返回第8章 有个贤内助的好处  九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站在偏厅外,王月婵听了半天,却也只听到两人聊的全是铁啊铜啊什么的。

压根儿就没有一句是关于要下聘的事。

这把原本就对柳尘有怨气的王月婵,直接气的扭头就走。

跟在她身边的小环见状,不禁暗暗替小姐着急,于是在离开时,急中生智的咳嗽了一声。

这让偏厅里闲谈的两人,立刻警觉的走了出来,没办法,毕竟两人聊的事情本就不能见光,若是被外人听了去,必定会招来诸多麻烦。

而当看到拐角处气冲冲离开的王月婵之后,柳尘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于是稍一思索,便扭头朝王行说道:“伯父,能借纸笔一用吗?”

王行听后,随即叫来下人,为柳尘准备了纸笔。

摆好书案,柳尘稍作回忆,便笔走龙蛇的写下了一篇词: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这是元代词人徐再思,写相思的一首小令,《折桂令》。

在重生前,这首词就曾一度风靡现代。

要知道,整个华夏传颂下来的诗词不下千千万,但能让见多识广的亿万现代人,产生共鸣,为之沉醉的,却如凤毛麟角。

而这《折桂令》,就是其中之一。

“嘶!好!妙!妙啊!”

做为文人的王行,在看了这篇小令之后,也不禁眼前一亮,大加赞赏。

柳尘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写的好,要不然怎么能让那么多人为之神往。

“伯父,这首词是送给大小姐的,还望伯父代为转交。”

柳尘折好纸张递给王行,说道。

王行一听这话,眼前也是更亮!

要知道,词这东西,不比别的,一旦传颂下去,就是流芳千古。

后世不管谁读到,都会对其出处进行考究,比如这折桂令,以后每当有人读起,怕是都要说一句,这是当年柳孝直赠王行爱女王月婵的小令。

能让后世传颂,成为美谈的一部分,这可不就是文人墨客一辈子都想企及的东西吗?

“还请伯父转告小姐一声,待孝直一切安顿好,便会差人下聘,告辞。”

柳尘留下东西,随即转身离去。

王行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略带疑虑的把话咽了回去。

回到王月婵的闺房。

此时她还正满腹怨气。

当见到父亲到来,也没有给一丝好脸色。

“怎么了?这是生谁的气啊?”王行不客气的坐下,然后笑着问道。

“没。”王月婵忿忿说道。

王行见状,莞尔失笑,接着从袖筒里拿出那首小令递到了她的面前,“这是柳家贤侄为你作的词,他还让我转告你,待他安顿好一切,便会前来下聘,我没同意,也没拒绝。”

王月婵一听,心里的怨气登时去了大半,原本鼓着的粉腮,也由白转红,“拒绝他才好。”

但嘴上这么说,手上却还是把那张纸拿了过来。

打开一看,瞬间便被上面那首词给吸引住了!

好生痴情的官人!

“真的吗?你真要为父拒绝他?”王行眉梢一挑,笑问道。

王月婵却羞红脸颊,低语道:“我……我不知道了!”

“哈哈哈!”王行大笑出声,也不再逗她,转而正经说道:“嗯,好,我看这柳家贤侄确实不错,若真能把你许给他,我也放心。”

“爹~”王月婵更羞。

不敢再谈此事,随即赶忙转移话题,“对了爹,他今日找爹是为了什么事啊?”

听到女儿询问,原本还笑容满面的王行,表情瞬间僵住,接着略带疑虑的解释道:“也没什么事,他就是想让爹帮他开个官凭。”

“爹开了吗?”

“这……”王行犹豫了片刻,“没开。”

“为何不开?”王月婵撅着小嘴儿不满道。

“不是爹不帮他,而是他要的东西都太凶险,若只是在本县采铁开矿,爹还能睁只眼闭只眼,但这小子硬是要把手伸到外头,买一些不该买的东西,甚至还要私改河道,你说咱们这儿洪水才刚退去,要是再因为这个出了什么事,上头怪罪下来,爹难辞其咎啊。”

王行无奈说道。

“他既然敢做,自然不会出事,爹也真是的,太胆小了些。”

王月婵不开心的说道。

“你……我说你这死丫头还没嫁过去吧,怎么这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王行郁闷说道:“总之这件事就是不行,越是自家人,我才越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