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鲜廉寡耻的东西  九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柳尘锻的枪有多强,只一个冲刺,便能将一指厚的铁板贯穿!

这要是用作打斗,任凭你镶满铠甲,也决计挡不住一刺!

而试过枪的王月婵,显然也对其十分满意,此刻更是枪手不离,爱不释手!

回去的路上,王县令看着自家女儿对百花枪钟爱有加的样子,也不禁一阵苦笑:“原以为,你平日里疯疯癫癫,这辈子都不会有人要了,没想到这次让你随行剿匪,反而歪打正着了。”

确实,在大宋朝,几乎所有人都重文轻武。

就连女子也是,精通琴棋书画,方显情操。

像舞刀弄剑的,给人的印象往往都是粗鄙不堪,让人敬而远之。

“那些整日里只知风花雪月的酸书生,哪算得上真丈夫,我还看不上他们嘞。”王月婵小嘴儿一撅,不屑道。

“哦?那你觉得柳家小子可算得上真丈夫吗?”王行不置可否的笑问道。

“他自然是……不算的!”王月婵话说一半急忙改口。

“原来婵儿看不上他啊,这样的话,下次见着了,我可得跟他说清楚,免得生出什么误会来。”

王行一本正经的嘀咕道。

王月婵听后,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只是撅起小嘴儿很不开心的说道:“哼!随你跟他说去。”

之后,便策马扬尘而去。

王行见状,无奈一笑,随即追赶了上去。

反观柳尘这边,有了趁手的兵器之后,闲暇时也开始再次学起了枪法。

倒不是说他蠢,不知道枪械比这好用。

只是他并不打算在枪械方面从零开始。

比如突火枪和火铳,这些东西都太容易仿制,一个弄不好,就会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所以他打算把有限的好钢,用在更为先进的单发步枪,以及火炮上面。

当然了,更重要的,还是要先把工业基础打造起来,因为要想彻底不被仿制,那就必须要从无烟发射药,以及底火的制成开始。

无烟发射药的最大好处,就是威力更大,且基本无残留,前者影响射程,后者可以保证武器使用寿命。

只要这些科技断层一出现,别人想仿制和赶超就难了。

至于目前庄内使用的常备兵器,在没有遭遇巨大威胁的情况下,使用新炼出来的铁打造,就足以应付了。

“庄主,你要的铁桶我们已经浇铸成了,底下的人要我来问问,咱们什么时候开始造那个什么水泥?”

就在柳尘正耍枪的时候,王铁匠忽然跑到了院中。

“不忙,你们先把运来的石灰岩放里面研磨成粉,之后再把黏土煤渣,和炼铁时筛出来的矿渣也研粉备用。”

柳尘随口说道。

至于调配比例,柳尘并未公开,毕竟现在庄里人多眼杂,在没有挑出类似公孙拓那样吃里扒外的败类之前,很多事情还是保密的好。

正说着,又有人来报,说是在茅厕附近抓到一个,鬼鬼祟祟偷窥女厕的人。

听到这话,柳尘便立刻跟随庄丁一起往茅厕走去。

刚一到地方,就见几个妇女此时正揪着一人按在地上。

柳尘皱着眉头走上前去,仔细一打量,那人可不就是公孙拓!

而此时的公孙拓,也是异常的狼狈,不仅身上衣服被扯破,脸上肩上也全是被妇人抓破的血痕!

“你!你真是……”柳尘摆出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地上的公孙拓,“太让我失望了!”

“表兄,表兄救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公孙拓如抓救命稻草,赶忙大声哀求道。

一听这公孙拓居然叫柳尘表兄,周围几个妇人脸上顿时一阵惨白,暗道这次算是闯了大祸!

没想到抓到的登徒子,竟是庄主的亲戚!

“住口!别叫我表兄!我没你这样的禽兽表弟!”柳尘皱眉怒喝道。

而一旁心惊胆战的妇人,这时候却赶紧上前,“庄主,我们不知道这是庄主的外戚,要早知道的话,我们肯定也不敢……”

“不敢什么?”柳尘皱眉打断道:“我有说过你们做错了吗?他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难道不该被抓吗?莫说他是我表弟,就是我亲儿子,我今天也饶他不得!”

说罢,就朝旁边庄丁喝令道:“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带下去,鞭一百!然后在粪坑旁打上木桩,将他吊在坑旁七日!若是死了,便就地埋了!”

庄丁闻言,却小心的走上前讨好的劝说道:“庄主,要不算了吧,我看表老爷也是无心的,怪这几个泼妇不通人性,还污蔑表老爷,该罚的是她们。”

很明显,这庄丁也是在自作聪明。

以为柳尘只是做做样子,不会真的惩罚自己亲戚,如果这时候能给他台阶下,以后必定会被重用。

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