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6章 腿伤痊愈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娇羞的眼波,流转如月下春水。

眸中倒映着繁星无数,又荡漾起层层涟漪……

白皙的脸庞,氤氲着绯色烟霞。

纤细的玉指,猛然勾住他的前襟。

分明没用什么力气,却勾着他不住的往前倾去。

裴照浑身火热,只觉此刻的小夏,好看的不似凡人。

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来到床前的。

等回过神来,就发现小夏娇靥如花的脸,紧靠在他的胸膛。

“小夏,小夏……”

他嗓音暗哑,唤了两句。

苏半夏支起眼皮,嘤咛一声。

声音细弱又妩媚,带着钩子般搔得人心痒痒。

接着,一枚温软的唇,印在了裴照的脸侧。

温软的触感,闪电般劈中心间的禁锢。

裴照是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可不是什么柳下惠,能做到坐怀不乱。

更何况,他怀里抱着的,是他的新婚娇妻,又不是别的女人。

眸色逐渐幽暗,喉头干渴的滚动。

裴照抱紧眼前人纤细的腰肢,缓缓俯身下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一度春风过去,已是天色大亮。

宁静的小院里,没有叽叽喳喳街坊的议论声。

更没了张玲花指桑骂槐的叫骂声。

只偶尔有小鸟落在窗台,发出几声啾鸣。

裴照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极其瑰丽的画面。

娇美的脸庞如雨后芙蓉般,颤巍巍的立在枝头,丝绸般的长发铺陈在他的手臂间。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动作,怀中的女孩纤长如羽毛的眼睫轻轻睁开。

那双湿漉漉雾蒙蒙的眼睛对上他,带着懵懂和茫然。

和裴照一样,一时间,苏半夏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昨晚的春宵,就像个夯长又炙热的美梦。

“早。”

苏半夏露出餍足的浅笑。

裴照不觉收拢手臂,轻轻的吻在她的额间,音色沙哑:

“媳妇……”

一声媳妇,唤得苏半夏浑身震颤,忍不住在他宽阔温热的胸膛拱了拱。

小手轻轻攀在他线条流畅的腰腹,她也娇声唤他:“照哥……”

本该下床准备早饭的裴照,抱着苏半夏在怀里,美好的感觉,让他都舍不得撒手。

他猿臂伸长,干脆轻轻推开床边的窗。

院子里的枣树,嫩生生的绿芽立刻就探进了屋子。

夏日早上,微微的风吹进来,吹得洁白的窗帘鼓起,淡金色的阳光落在床榻上,又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苏半夏享受的眯起了双

眸,她这小日子真是妙不可言呀!

直到裴照该换药了,苏半夏才依依不舍放开裴照,让他下床。

今天是第四天,腿上的腐肉已经全部褪去。

伤口新肉长出了一大半,完全看不到之前的腿骨。

包扎好之后,裴照拿掉拐杖,在院子里走上一圈。

欣喜的发现,他的腿已经能正常走路。

只要不使大力,就不会感觉到疼痛。

“再有两天,就能痊愈了。”

“太神了,小夏,你这药方太神奇了!”

裴照想起他有个战友,情况和他一样。

不过战友不是伤在腿,而是在手臂。

“我有个战友叫叶飞宇,他伤在右手,和我一样的情况。

我和他不属一个军,回来后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小夏,我想打听打听他的情况,如果他的伤还未治好,你能不能帮忙治疗?”

苏半夏神情一凛,马上点头:“当然可以。”

叶飞宇,当然可以!

前世,苏半夏能帮裴照报仇成功,少不了叶飞宇的帮忙。

叶飞宇和裴照是生死之交。

他找到裴照的时候,裴照已是一捧黄土,而叶飞宇彼时也截肢,成了独臂侠。

哪怕没有前世的事,仅为了他们的交情。

苏半夏也

愿意治好叶飞宇。

裴照感慨的搂住苏半夏:“小夏,有你在,真好。”

他心里惦记着叶飞宇的伤势,怕耽误叶飞宇的病情。

于是想趁这半个月,还未去新单位报道,到邮局发电报,联系原来的战友,让他们帮忙寻找叶飞宇。

最好能在这半个月就把他找着。

叶飞宇是海城人,不是江城人,和裴照不是一个部队,寻找起来有难度。

找了几天,叶飞宇还未有消息。

却已是裴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