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6章 她是首富的女儿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她爹是何笙,是咱们汉昌县的首富!

你当高宏一个农家出身的玩意,是怎么当上主任的?

人家都跟我说了,那是靠他岳父!全靠他岳父啊!

你拿什么跟何秋月比?竟敢抢她丈夫,你……

你是要害死我们杨家是吧!”

杨大成之前有多支持杨雪梅勾搭高宏,现在就有多后悔。

后悔自个怎么生出杨雪梅这个祸害精来的。

杨雪梅睁大眼:“什么,她,她是首富的女儿!”

难怪高宏死活不肯放弃那母老虎……

得罪了何家,她还有活路?

……

苏半夏哼着小曲,买了早餐回家。

裴照起床后,到处找不到苏半夏,正在院里打扫卫生。

昨天他们搬过来,只是简单打扫一番,凑合睡了。

“小夏,你回来了,你去买早饭了?”

苏半夏走过去,抢过他手上的扫把:

“对呀,我去买早饭了,你先放着吧,咱们吃了饭,一起打扫。”

她甜笑着,把早餐摆在桌子上。

其实她刚才可不光去买了早饭,还顺便给李玲送了一封匿名信。

李玲是县中医院的医师,也是苏半夏前世从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中医院后的同事。

正是那时候,苏半夏

才晓得,李玲和高宏的妻子何秋月,竟是从小到大的闺蜜。

苏半夏知道何家一向是戒备森严,何家外围都有站岗的人员,去那里送信没法匿名,会被何家轻而易举的查出来。

于是她直接把信塞进李玲家门缝下面。

吃过早餐,苏半夏和裴照一起把家里擦擦洗洗。

新房子虽然不大,只有三间正房,外带一间小厨房。

但胜在院子够大,能有一百来平方,在里边骑自行车都使得。

原房主是搬去了外地,所以桌子,柜子,甚至连床都给留下了。

院子里装了自来水,屋里也通了电灯,出门就是正大街,离裴照的新单位粮食局步行不过五分钟,生活便利极了。

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两人一番收拾下来,不过半个小时,就把家里家外整得干干净净。

最后,裴照开始拔院里边边角角的花草。

苏半夏就去厨房给裴照熬制新的膏药。

昨天的膏药被裴艳扔了一地,她不得不重新熬。

看着锅里咕咚着的膏药,苏半夏就在想,该怎么整整那个裴艳。

前世,苏半夏对裴艳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她被高宏收买,经常帮着高宏和杨雪梅在家里幽会,跟个

拉皮条的似的。

还有……裴照死后没多久,裴艳就嫁给了煤矿厂黄厂长的儿子黄天宝,当起了阔太太。

也许能让裴艳害怕的,就是失去黄天宝这个丈夫?!

苏半夏心中有了主意。

膏药熬好,等晾凉就能给裴照重新换药。

把它们重新装在干净的罐头瓶中,苏半夏出去,准备提水进来刷锅。

却发现,两间卧室的窗户都大开着。

朵朵朴素的小雏菊绽放在窗台下的书桌上。

瞧着像是院里之前杂草里生长的,只用汽水瓶装着。

风儿一吹,格外的雅致好看。

裴照扒拉着一堆杂草,从后院扔出去。

房子正门外就是正街,但后门处却是一处风景绝佳溪流和农田。

见苏半夏的视线落在那些小雏菊上,目光欣喜。

他冷峻的脸庞,也露出羞涩的笑意。

“我瞧着挺精神的,扔了可惜,就给你放窗台养养眼睛。”

说完他才出了后门。

孙半夏莞尔一笑,这算是送花给她了?

明明是想对她好,送她花了,怎么说出来却总要不好意思的找借口。

这就是口是心非的直男吗?

把手里的膏药放在了小雏菊边上,苏半夏轻轻一笑。

等裴照扔了杂

草回来,她也收拾干净了厨房。

不知不觉到了半晌午。

裴照进屋拿上零钱:“小夏,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些肉菜。”

“我们一起去,顺便趁着你这几天没上班,给家里添置些东西。”

裴照单位安置是下来了,但考虑到他的腿伤,组织上让他再休养半个月去报道。

所以这半个月,裴照都能在家。

家里的大钱在苏半夏手里,裴照那里只有二十块零花的,买不了大件东西。

不过这年头,大部分人工资还停留在两位数,二十块零花也不算少了,就是和朋友下馆子搓一顿,也花不了这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