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2章 我哪里配做你大哥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晚饭做好后,裴照告诉父母,他和苏半夏在外面吃过了,不吃晚饭。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紧盯着裴艳的神情。

果然看到裴艳脸色僵硬,不悦的垮了脸。

这一刻,裴照都不需要再抓到裴艳现行,直接在心中就给裴艳判了罪行。

他失望的收回目光,在张玲花的叫骂声中回了房。

“真是的,不吃饭怎么不早说,这不是浪费嘛,这么热的天,饭菜哪里存得住!”

裴建明也是一脸烦躁。

他还准备在晚饭的时候,逼问苏半夏拿钱出来的,没想到他们两根本不吃晚饭。

裴艳更是抓肝挠肺般的难受,她好不容易投毒成功,怎么他们就不吃饭了呢!

那她岂不是还要投第二次?!

裴照回了房间,沉默的坐在窗前。

窗帘拉开一丝缝隙,他就着缝隙,盯着裴艳的一举一动。

原本在心里对裴艳还抱有一丝期待,现在只觉得心寒。

心寒到仿佛从不认识裴艳一样。

对裴艳来说……裴照这大哥,几乎十年不见,根本就是陌生人。

所以……

她才会毫不犹豫的对他下毒,选择章平,轻易放弃他这个亲哥哥!

难道她不知道他会死?

裴照握紧了

手心,被亲人背刺的痛楚,让他心如刀割。

苏半夏默默的陪伴着他,轻轻抚过他结满老茧的双手。

裴照也握住她瘦弱的指尖。

在她温柔的注视下,伤痛的眸光才渐渐好转……

裴艳着急到等不及晚饭结束。

只匆匆吃上几口,就借口回了她那屋。

等再走出来的时候,她的手上拿着一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

她第一时间朝裴照房间看来,见里面黑乎乎的,没有点灯,顿时想歪了。

嗤了一声,嘀咕着:

“哼,还真是迫不及待,腿瘸了都要那个啥。

苏半夏,呵,死贱人,也好,就让你尝尝先失身再离婚,被赶出家门的滋味!”

裴艳得意轻笑,蹑手蹑脚跑到水井边。

直接把一整包撒了进去。

“不吃饭就不吃饭吧,我就不信你不喝水!

等那贱人一走,哼,我哥的钱都是我的……”

裴艳也怕父母反对她下毒到水井,才提前借口吃好了饭出来下毒。

她正畅想着大哥把苏半夏赶走之后,把所有的钱都交给她保管。

突然,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猛然钳制住她的手腕。

“裴艳,你在干嘛!”

此时,天色已晚,院里没有点灯,水井

边伸手不见五指。

裴艳吓了一跳,没看清抓他的人是谁,大叫出声:“啊……”

听清楚是裴照的声音,她更是惊慌失措,就像见了鬼:

“哥,哥,你不是在那啥……你怎么在这?”

院里的动静,很快就把裴家父母招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

裴父打开院子里的灯。

亮堂堂的白炽灯照在裴艳的脸上,强烈的光线刺激的她,下意识拿手捂住眼睛。

却发现她的手被哥哥拿住,动弹不得。

“哥,你放手!”

“裴照,你又发什么疯?!”裴建明不问缘由,脱口而出。

他三两步冲到裴照面前,伸手就要打:“放开你妹妹!”

裴照另一只手利落的格挡掉裴建明的巴掌:

“爸,你怎么不先问问裴艳都做了什么?!”

“她能做什么,不管她做了什么,她都是你妹妹!”

裴建明还以为裴照还是为白天的事情生气:

“你一个大男人,对自己的妹妹这么小肚鸡肠,你还是男人吗?

她也不就是骂了你们几句,你至于吗?”

张玲花也红着眼开骂:

“裴照,你疯了吧,闹个有完没完?

刚才苏半夏当着那么多人面打你妹妹,你不

帮忙就算了,现在还揪着她不放,你……”

说着,她倏然瞪向苏半夏:

“你是不是被这个贱人撺掇的!裴照,你本来多听话一个人啊,自从她来了,整个人都变了!”

裴照已心如死灰,父母的态度,他不会再有一丝一毫的期待。

苏半夏表情淡然,丝毫没有把张玲花的暴怒放在眼里。

她悠然的站在裴照身后看戏,把主场交给裴照发挥。

她清楚的知道,已经觉醒的裴照,是不会让她失望的!

裴照牢牢的挡在苏半夏的身前,高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