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5章 你们滚作一床了?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她的叫嚷声,把裴建明和裴艳都给吵醒了。

裴艳打着哈欠出来,看到裴照的腿黑乎乎的一片后,她也尖叫起来:

“啊!全都烂了!哥,你的腿全都烂了!”

裴建明眼睛瞪得老大:

“不得了,这是真残废了!哎呀,我就说不能让那个小贱蹄子给你治,你非是不听呀,这下好了,一个晚上就全成了烂肉。”

张玲花推着裴艳:

“你还愣着干嘛,你昨天不是说你那个什么同学,是县医院的骨科医师吗,还不快去把人找来,你难道真要看着你哥成为废人,拖累我们全家吗?”

裴艳反应过来,连忙往外面跑去,连睡衣都来不及换。

“不,我这就去找章平!”

裴照都来不及喊她,她就跑得没了影子。

屋里的苏半夏也被吵醒,她揉着惺忪的眼从屋里走出来。

把裴家父母看得愣住了!

张玲花怪叫着:“你,你怎么从裴照的屋里走出来?你们两个!你们……”

裴建明脸色铁青:“裴照,你和她滚作一床了?”

裴照皱眉,要说没睡在一起也不对,昨晚上那确实是睡一个床了。

就在这时,左邻右舍听到动静,纷纷进了院子围观。

“哟,

老裴,你家一大早的,吵吵嚷嚷是做什么呐?”

“是呀,我们正睡得香呢,张玲花你嗷一嗓子,就给我们都吵醒了!”

有人看到裴照那糊着药膏的腿。

“哎呀,裴,裴营长,裴营长的腿怎么了?!”

“这,这是烂了吧?”

“前几天,我们瞧着也没这么厉害呀,怎么现在烂成这个样了,那岂不是要烂穿骨啦!”

“不对呀,昨天那个小夏不是说要治好裴营长的腿吗?怎么,怎么越治越烂了呢!”

张玲花瞪着苏半夏:“苏半夏,小贱人,你还敢出来!”

她撸起袖子本想薅住苏半夏的长发。

想到苏半夏的邪门,她最后还是没敢。

只是双手叉腰对着众人吆喝起来:

“大家快来看呐,就是这个小贱人,没结婚就爬男人的床,倒贴的贱货,没家教的小畜生!

吹牛皮上了天,还把我家裴照的腿都给治坏了,她就是个撒谎精,不要脸的贱货!”

邻居们哗然。

“啧啧,真不要脸,还没结婚呢,就和男人一床了!”

“裴营长肯定就是被她床上功夫迷住了,不然咋敢让她一个江湖骗子治腿呢?”

“难怪人都说狐狸精会害人呢,她不就是

只狐狸精!”

唾骂声让苏半夏沉了脸。

裴照的脸色更是冷得能滴出水来。

“住嘴!”

他大吼一声,没杵拐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的腿是好,是坏,我能不比你们更清楚?

我的腿没烂,是好的!小夏没有治坏我的腿,反而……

是她保住了我的腿,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不是什么烂肉,而是她给我特制的药膏!

她更不是什么没结婚爬男人床的小贱人!

我们两昨天之所以会睡在一个屋,妈,你应该心知肚明!

要不是您把房门都锁了,我们能没法子,只能睡一个屋吗?

而且,昨晚上……我,小夏她是打地铺的。

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的,容不得你们侮辱!”

张玲花愣了一下,想起昨天她一时气愤,就把其他几个屋子上锁了。

她就是等着裴照来找她,给她认错。

谁知晚饭的时候,裴照说出他去当锅炉工的事,把全家都震傻了。

张玲花便一时没想起来锁门的事,导致裴照和苏半夏一个屋睡了一晚。

张玲花顿时后悔的舌根都酸了!

这都叫什么事,她竟然差点让他们生米煮成了熟饭,还好裴照当众承认,苏半夏只是打了

地铺。

她张张嘴正想说话。

裴照又继续说下去:

“何况,我和小夏今天就会去领证,从今天开始,我和她就是合法的夫妻,睡一个屋里,谁也不能说闲话。”

男人声音洪亮而沉稳,他站在那里朗声说着,就自带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一时间,院子里都被震得安静下来。

苏半夏唇角微扬,心里暖暖的。

真好,都不用她出去说什么,裴照就站在她的身前,想法子替她挡住了那些流言蜚语。

“来了,来了,章医师来了!”

裴艳一路小跑去找来章平,章家住的离裴家不远,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