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4章 裴照的腿被治废了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苏半夏把洁白的枕头推过去,挤在了另一个绿色枕头边上。

白色的毯子也被她,折成了歪歪扭扭的豆腐块,斜斜的靠在裴照的绿色‘豆腐块’上。

就仿佛娇娇软软的人儿,靠在壮汉的身上。

裴照突然感觉,眼前的事物都具像化了一样。

本就泛红的脸,更是直接烧到了耳根。

苏半夏半点没有撩人的自觉,笑嘻嘻的说:

“我们一起睡吧,这床够大,你看,睡三个我都不成问题,还能滚来滚去呢。”

裴照不敢再想,偏开目光说:

“不好,我们还没成婚呢,叫外人知道,对你名声不好。”

苏半夏瞪大眼:

“难道你以为,我们共处一室了,对人家说我们没睡一个床,人家就会相信吗?

再说了,我们不是明天就领证吗?早一天睡一块,也不行吗?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般迂腐的老头子!

还是说……你怕你……控制不住,会对我做什么……”

苏半夏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裴照的大掌捂住了嘴。

“唔……”

他的手掌很大,明明是盖在她的嘴上,可是那下半张脸,都全部给盖住了。

只露出她那双秋水般动人的杏眼,此刻不解的对他

眨巴着。

忽闪忽闪的,那双羽毛般的长睫毛,就像扫在了他的心尖,令他止不住的轻颤。

“不要再说了。”

他的大掌一触即放,手心里还残余着她嘴唇的柔软和余温。

“不能再说了……”

苏半夏适可而止,笑嘻嘻的拿出衣服,推门去洗漱。

“我不说就是了,那我去洗澡,一会见。”

洗澡……

噌,麦色的肌肤上燃起了火烧云。

裴照手心里都是汗。

等苏半夏走远,缓了许久,他才从床底下拿了脸盆面巾,去院中打井水,回房里慢慢擦洗。

他腿受了伤,不能弄到水,所以现在洗澡只能是擦洗。

擦洗完毕,心头的火热被冰沁的井水一冰,瞬间冷静不少。

但是,当他回头,看到那挨在一起枕头和毯子,心里又重新升起暖意。

想到晚上会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

二十几年母胎单身的裴照,紧张的手脚都不知该放到哪里。

等苏半夏回来后,就看到裴照像只呆头鹅,局促的坐在床边。

苏半夏放好洗漱工具,就抚上了他的腿。

顿时,裴照就像是触电般弹开。

“你躲什么?我给你上药呢!”

苏半夏嗤笑,转身拿了药膏,细心的给他

换了伤处。

“你忘了,六个小时换一次呢。”

她恶作剧似的绑了个蝴蝶结,故意拍拍裴照的膝盖。

仰起头来:“快睡吧,一觉醒来,我又该给你换药了。”

裴照翕动着嘴唇,想说谢谢。

又想起之前苏半夏不让他道谢,说谢谢那是把她当外人了。

于是那句谢谢重新咽了回去。

他缓缓躺下,右侧留出了床的三分之二。

他壮硕的身子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手臂和半个肩膀都悬空在外面,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苏半夏在另一边躺下后,发现裴照身子出去了。

她翻身坐起,纤长的手臂,弯着身子去够裴照的臂膀。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裴照的脸上。

最难捱的是,台灯是亮着的,把苏半夏的眉眼脸庞都照得清清楚楚。

裴照就算想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没瞧见,也太刻意了。

愣了三秒,只憋出来一句:“你,你做什么?”

苏半夏无所察觉,她的注意力都在裴照那漏出的半边身子上。

“我想让你睡进来,你睡那么远做什么?

要是晚上摔下去了,那岂不是真要摔成瘸子咯,到时候哪怕有了生肌方都没用的。

我苏大神医治不好你,全世

界的医生也都没办法咯!”

裴照被她那骄傲的小模样逗乐,闷笑着说:

“小苏神医,那我的腿就全仰仗你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摔下去,行军的时候,我连绳子都睡过,这么宽的床,我绝对不会摔下去。”

苏半夏好奇:“睡绳子?!我勒个豆,真厉害,你们不会连睡觉都要保持军姿吧。”

裴照看自己不挪进来,苏半夏是不准备起身,干脆朝里面挪动了一线位置。

苏半夏这才放开手,满意的在他边上躺下。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