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1章 软成一汪春水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苏半夏嘴角弯起,笑得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那就找个借口……”

她娇嗔的笑着:

“就说人事局暂时没有其他的岗位,只能让你去钢铁厂,锅炉工是你自己选的。

原本还有保卫部门和文职部门的工作,但你觉得自己腿脚不利索,没有能力担任保卫部门的工作。

文职部门,也是觉得自己能力不够。”

裴照有些懂了苏半夏让他这么做的意思。

只是,他不明白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结果。

苏半夏看出他的犹豫:“我知道你不想撒谎,可是……

我想让你看清楚,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怎么看你的。

在你风光时,自然个个都对你好,但在你落魄时呢?

原本我也不想叫你这样试探家人,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和亲弟妹们,我怎么能怀疑他们呢?

但刚才在外面,你也听见了,你爸妈说的话,实在是寒了我的心。”

苏半夏的眼泪说掉就掉,眼圈泛红,看起来真是楚楚可怜。

“他们说,要是,要是……我把你治残了,就不会管你了!

裴照,我只是想知道……在你落魄时,他们到底会如何对你,我是真的很在意你……”

裴照眸

光闪动,微微张开唇想说话。

苏半夏却突然伸出食指,放在了他的嘴唇上。

她那欲说还休的眼神,仿佛击中灵魂般,让他不觉愣在原处。

苏半夏是生怕裴照不答应,于是又加了一把火。

“其实……我也不光是为了你,我也是在担心我自己。

我……本身就不得他们喜欢我,要是知道你落魄后,他们又会怎么对我呢,会不会对我……”

苏半夏故意没说下去,留给裴照一个遐想的空间。

“裴照,对不起,是我有私心了,我只是想我们以后在一起,能过得舒心一些。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当我……当我没说过吧。

还请你别怪我自私自利试探你的家人,好吗?”

一番声情并茂的倾诉下来,裴照的心肠早就软成了一汪春水。

哪里还会怪苏半夏半分呢?

裴照握住她,抚在自己唇边的食指。

“傻瓜,我答应你,你这样做不叫自私。

是我没考虑到你,以后我会多为你着想……

我裴照何德何能,能遇到你这样为我着想的爱人。

我又怎么还能怪你呢,你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我……”

在苏半夏身上,裴照感受到了从未在家里人那里

得到的重视。

这种把他放在心尖上爱重的感觉,让他的心灵都在为之震颤……

只可惜,小夏对他的好,对他的爱重,都是因为救命之恩,她并不是出于爱恋。

裴照脸红到了耳尖,饶是他一副铁骨铮铮,想到这两个旖旎的字眼,也忍不住羞意蔓延。

他按耐住心头的悸动,不敢再去看苏半夏那双水润湿漉的明眸。

苏半夏勾唇轻笑,露出洁白的皓齿,眼中透着狡黠。

搞定了!果然,男人至死是少年,得顺毛摸,哄着来。

苏半夏收拾好屋内,就把带来的草药,当着裴家人的面,研制好后,然后再给裴照消炎伤口,换上蕴含生肌草的草药。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迟滞感,仿佛这种事她已经做过千百遍般熟稔。

晚饭时间,张玲花过来,想叫裴照去做饭。

被苏半夏借口上了草药,需要休息为由拦了下来。

“好啊,那么多个人在家呢,就非要个病患去做饭?

他刚上了药不能去!

真要让他去的话,将来腿残了,我就怪你哈。

到时候就告诉别人,都是你这个亲妈,奴役他造成的!”

苏半夏笑得好看,‘亲妈’两个字咬得极

重。

张玲花最怕的就是听到这个。

她也清楚,看裴照那样子,应该是苏半夏没告诉他,他不是裴家亲生的事。

不然以裴照的性子,肯定要质问她和裴建明。

张玲花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痉挛:“哼,牙尖嘴利……”

张玲花就这么走了,裴照都觉得稀奇。

而站在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裴艳更是惊疑不定。

她连忙出了屋子,跟在张玲花的身后进厨房。

“妈,你怎么好像很怕那个苏半夏呀?”

张玲花眼珠子转动:“她邪性的很,我是不跟她计较。

你哥也真是的,还真信她的,让她给上了药呢,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