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章 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苏半夏从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一本红色的小本本。

呈现在裴照面前,‘户口本’三个烫金大字,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晃得裴照心儿发烫。

“你居然把户口本拿出来了。”

“对呀,裴照,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裴照嘴角的笑意淡下来:“要么挑个黄道吉日?”

“挑什么日子呀,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好日子。”

苏半夏牵住他的手,十指紧扣,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就明天了,你不是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

原来你都是说来哄我的。”

裴照眸色深深:

“好,明天就明天!

只是,婚礼,你得听我的。

要让我好好准备准备,我不能什么也给不了你。”

苏半夏甜笑着应声:“好!”

果然不出苏半夏所料,两人离开盛家没多久。

本来对两人还有所怀疑的盛况,就彻底放下了戒心。

他语重心长的对盛露说:

“露露啊,本来爸爸还怀疑他们两个,是贼喊捉贼,在爸爸面前演戏,从而得到咱们盛家的帮助。

不管是钱财也好,还是利用咱们盛家的势力,达到他们什么目的。

所以爸爸第一时间拿钱出来,是想用钱来打发他们的。

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不为所动,就在我以为他们要提出什么要求时,他们就那样干脆的离开了。”

盛况感慨着:“哎,等他们跑了之后啊,我才发现。

小夏的名字恐怕是假的,谁家好端端的女孩,会取名叫夏半呢?

那个小裴更是直接都没报名字,看来,真是我小人之心了!

他们救你啊,是真的什么都不图。”

盛露翘起嘴角:

“爸爸,这回我不会再看错人了,小夏姐姐是个大好人呢,我真的很喜欢她,要是……她是我的亲姐姐就好了。

她比几个堂姐对我都好得多呢,又温柔又体贴。

小裴姐夫嘛,虽然性格冷冷的,看起来不咋地,根本配不上小夏姐姐,但他人……也还行吧。

爸,小夏姐姐的名字未必全是假的,小裴姐夫也这么叫她的,也许她的名字里就有个夏字。

您可不能真的什么都不报答小夏姐姐,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早点找到他们吧。”

盛况赞成:“之前他们不是说,是玉溪乡人嘛,一会我就派人去查访。

这件事,爸爸会好好办的,你学校那边,爸爸也会搞定。

再就是,绑架你的人贩子,童家,童才英等人,还有你说的那个同学李洁

,爸爸都会派人一一调查。

凡是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

你现在赶紧去上药,好好休息,等你身上的伤势好了,爸爸带你回京一趟。

你爷爷奶奶听说你失踪的事后,急得差点病倒,咱们还是要去看看他们,安安老人家的心。”

盛露努努嘴:“好嘛,去就是了。”

她并不喜欢去京城,京城伯伯和姑姑家的几个孩子,每次都把她比到尘埃里。

两人牵着手,回到裴家小院。

这次裴照是带着苏半夏从前门进去的。

裴建明正蹲在地上修车,看到两人一起回来,那手还紧紧的牵着,脸色顿时黑了。

裴老娘张玲花比丈夫动作还要快,她一眼看清是苏半夏后,就从凳子上弹射而起,朝着苏半夏冲了过去。

“小贱蹄子,偷了我们家的钱就跑,你还敢回来?!看我不打死你!”

等到了苏半夏身前,接触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张玲花又想起昨天那噩梦般的两小时。

她吓得浑身打个激灵,往前的动作顿住,来了个急刹车。

同时,裴照身子微动,把苏半夏护在身后。

高大的身影挡在苏半夏娇小的身子前方,就像是一道铜墙铁壁。

“妈,半夏没有

跑,更别说偷钱了,她是回玉溪乡给我采药去了!”

“采药?采什么药?她骗鬼呢?”

靠苏半夏太近,张玲花条件反射就想跑。

她慌乱中往后一跳,活像只呱呱乱叫的癞蛤蟆。

“她就是被你抓住了,才扯谎来骗你的……”

苏半夏从裴照身后探出脑袋:

“裴大妈,我确实是回去采药了。

我走的时候,可是留了两份字条的,就是算准了你们不会对裴照说实话。

另一张字条,裴照已经看到了,才会去玉溪乡接我。”

裴家就在街面上,三人的争吵,很快吸引了街区的邻居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