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章 赠予一千元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露露……我的女儿。”

中年男人紧绷的冷峻面庞,这一刻再也绷不住了。

他抱着浑身伤痕的女儿,哭成了泪人。

盛露也哭得不能自抑,几天来的惊恐和害怕,都随着眼泪喷薄而出。

“爸爸,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两父女抱头痛哭,哭了十几分钟才停下。

盛况看向盛露身后的两人。

盛露赶紧给父亲做介绍:

“爸爸,这两位是小夏姐姐和……小夏姐姐的未婚夫。

就是他们两个救了我,爸爸你可要好好的报答小夏姐姐。

是她打晕了童才英,才把我从魔窟里背出来的!”

盛况平复好激动的心情,充满感激的看向两人:

“两位小同志,感谢你们救了我家露露,快请进,让我给你们倒杯好茶,我要好好感谢你们!”

苏半夏不是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不管是前世还是这辈子,她救下盛露都是为了借她背后盛家的势力。

盛露的父亲盛况不是江城本地人,是京城人士,正儿八经的大院子弟。

他经历过十年动荡,十八年前,在下放的农场邂逅盛露的母亲,曾经的舞蹈演员路瑶。

两颗年轻的心,在孤苦的岁月中相互依偎,

诞下了爱情结晶盛露。

只可惜路瑶产后突发败血症,盛况为求一支抗生素,在农场到处求人,最终还是求救无门,没能给路瑶求来救命的药。

路瑶抱着女儿,死在了风雪交加的冬夜,爱人的臂弯里。

路瑶是盛况永远的爱人,永志不能忘却的白月光。

此后他独自抚养女儿,一路从农场回京。

大学毕业后,他先是被分配在汉昌县农业部门担任局长,三年后因功劳卓著,被破格提拔进汉昌县县委班子,如今已是汉昌县书记,名副其实的百姓父母官。

盛况细心询问了苏半夏是如何营救的盛露。

这一路走来,苏半夏也早就灌输给盛露一套新说辞,推翻了之前她见到盛露所说的,是盛况派她来的假话。

苏半夏告诉盛露,之所以那样说,只是情急之下,要获取她的信任,节省营救时间。

至于为什么认识他们父女,那是因为苏半夏亲眼见到盛露被人贩子挟持,盛露大叫着她的父亲是汉昌书记盛况,苏半夏这才一路跟踪,救下了她。

苏半夏就是欺负盛露被下了迷魂药,之前的事都记不清,这会是苏半夏说什么,盛露信什么。

有盛露帮着解释,盛况

就算有些怀疑,也不想再追究,毕竟疑点再多,人家两个小同志救了自己女儿是实打实的,他不能刨根问底,伤了救命恩人的心。

想了想,盛况笑着说:

“小夏同志,小裴同志,你们两个救了我女儿的命,盛某人感激不尽。

有什么要求,你们都可以开口提,只要是不违法不违规的,盛某人无所不从!”

苏半夏当然有,但此刻她不能表现出来。

而且她还知道,不久的将来,裴照将成为盛况的下属。

她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图的清纯模样:

“盛叔叔言重了,我们两个救下露露,只是举手之劳,我想当时那种情况,任何一个热血青年都会想办法营救露露的,我们两个真没有什么要求。”

说着苏半夏站起身,搀扶着裴照就要离开。

盛况这才察觉到裴照坏了一条腿,他眼中露出怜惜,叫住了两人:

“你们什么都不图,可欠下你们这么大个人情,盛某我心中难安啊,不然这样……”

盛况刚才已经听盛露提过,这两位小同志都是玉溪乡人,虽然两人长相十分不凡,但瞧他们穿着朴素,看来是家庭条件一般。

且男的还伤着腿,手里拎着几样补品,

想是顺便进城治疗的,那在经济上肯定是拮据的。

盛况进屋拿出一张存折来:“这里是一千块,是我攒下的,你们放心收下,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以后有事,也可以随时来家里找我!”

苏半夏不肯接:“盛叔叔,我和小裴不缺钱,真的不用你们的感谢,真的不用!”

苏半夏这回不等盛况父女追上来,拉着裴照就往外跑。

苦了裴照一路跟着差点摔倒,好在他大长腿步子迈得大,一直跑到家属院外面,也稳稳的没事。

裴照眸光流转,敬佩的朝苏半夏竖起大拇指。

他面带惭愧的说:“小夏,你的人品真是这个,冒险救出盛露,我还以为你会要盛家的报酬,却没想到你真的什么都不图。”

裴照看向苏半夏的眼神越发的明亮。

苏半夏在他的心里的形象也闪闪发亮起来。

她不慕虚荣,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