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章 请勿挂念,你的半夏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裴照杵着拐杖朝外走去。

“你去哪?”裴建明沉声厉喝。

“我去找公安……”

找公安抓苏半夏,那她岂不是要暴露裴照不是亲生的?

裴老娘差点急得跳起来:“你,你找什么公安啊,她肯定是跑路了,家丑不可外扬啊!”

裴照得神情坚决:“妈,别再说了,我相信小夏绝对不是那种人!她肯定是遇到了危险!”

裴照不顾父母反对,踉跄着出门,直奔公安局。

一直到深夜,他才带着满身的露水回来。

下巴上冒出的胡渣,令他看起来分外憔悴。

找了一夜,城里城外都没见到小夏的身影。

小夏,你到底在哪?你到底在哪?!

他拿起床上的绿军装,准备穿上去求部队帮忙。

却发现,一张信纸赫然出现在军装底下。

苏半夏留给裴照的第二张字条,终于到了他的手里。

“裴照,见字如晤,展信舒颜。

为尽快治疗你的腿伤,我要回玉溪乡一趟,两日后回城。

请勿挂念,你的半夏。”

字迹清丽,如她本人。

裴照一夜的无助和彷徨,在见到简讯的这一刻烟消云散。

“她没事就好……”

裴照快速穿好衣服,把桌上那张写着地址的白纸条

看了又看,郑重其事的贴身放好。

不等她了,他要去找她,确认她真的安全无事!

并且亲口告诉她,他的工作单位批下来了,房子也已看好了!

……

苏半夏身上还有些钱,是逃来城里时,从她亲爹药箱里拿的。

除此之外,全身上下最宝贵的,就是胸口暗袋里的存折。

摇摇晃晃的山路中行驶了两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

苏半夏的家,玉溪乡。

她爹苏良开着一家医馆,平时靠给乡亲们瞧个头疼脑热的,挣点养家糊口的钱。

她没打算回家,准备找家饭馆填饱肚子。

再备好上山用的工具,就直接上山采药。

悬崖陡峭,生肌草生长的位置偏僻,她估摸着没个一夜的功夫,下不了山。

苏半夏吃完东西,直奔乡镇市场,买好蛇药,绳索。

钱不够,就用苏良的名头,赊了一把匕首。

她前脚进了云雾山,苏良后脚就被人找上门要债。

苏良莫名其妙:“你们被骗了吧,整个乡里谁不知我女儿跑了快一个月,怎么可能去你们那赊账,买什么匕首呢!”

“对呀,苏半夏都一个月没回家了,我看是早和人私奔了,怎么可能回来自投罗网呢!你们肯定

是搞错了!”

苏良新娶的媳妇童美英跟着帮腔。

“什么私奔!”苏良呵斥:“半夏她长到这么大,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摸过,跟谁私奔?她就是贪玩,跑城里找她妈了,瞎说什么。”

童美英翻了个白眼。

老东西,要不是乡里供销社的高阳,愿意出高价彩礼,你能这么维护苏半夏的清白。

是怕苏半夏名声坏了,高阳不要了吧!

不过,她偏要嚷嚷。

好不容易把苏半夏忽悠走了,可不就是为了给她自己的女儿黄莹铺路嘛!

她轻笑着:“哎哟,老苏,你别生气,我知道你疼女儿,听不得别人说实话。半夏她是乖巧,但要说她没摸过男孩子的手,就太夸张了。她一个女大夫,走街窜巷的,什么三教九流的人不认识。早前我还看她跟个男娃在田埂上手牵手呢。我看呐,就是情窦初开,和那男娃跑了!”

苏良脸色阴沉。

周围讨债的众人吃完瓜,见这情形纷纷表示:“要么……要么我明儿再来收。”

出门后,几人就把苏半夏跟男娃私奔的事传得满天飞。

苏良气得打人:“童美英,你个蠢货,半夏的名声毁了,对你能有什么好处,要被高阳知道,那两千

块彩礼不是鸡飞蛋打了嘛!”

童美英攥住他的手,冷哼道:

“你就想着你的亲女儿,就不想想我的莹莹。半夏跑了,不是还有我的莹莹嘛!这两千块彩礼,嫁哪个女儿,不是进你的腰包呢?”

苏良脸上的怒气渐消:“你是说,让莹莹代替半夏,嫁给高阳,人家高阳会同意吗?”

童美英神秘一笑:“怎么不会同意,只要感情到位,换人只是小问题。”

“你什么意思?”

“等明儿你就知道了。”

童美英不肯说,扭着屁股往屋里去。

童美英死了丈夫,黄莹是她和先夫生的女儿,改嫁给苏良后,便带来苏家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