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她揣着你的钱跑路啦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她人呢?!”裴建明就要去找苏半夏算账。

裴老娘扯住他:“别,别去,她会邪术,她还知道了……裴照不是我们的儿子,你别去惹她!”

“她怎么知道的?”裴建明大惊失色。

“我不清楚,她邪性的很,昨天在杨家,她就是这样。连杨大成家的海外关系都清楚,还说……还说杨雪梅怀着孕。我当时就是因为这个,看杨家情况不对头,心一软才让裴照把苏半夏带回来了。”

裴老娘捂着噗噗乱跳的心口,低声对丈夫耳语。

忽然,她想起什么,哎哟一声叫起来:“糟了,糟了,那小蹄子把裴照的存折偷走了!”

都怪日头太晒,足足晒了两个小时,让她头昏脑胀,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

“什么,这还得了!”裴建明脸色黑如锅底,扔下裴老娘,冲进裴照房间打算翻找。

却看到桌上放着一张信纸,他高小毕业,算不上文化人,但认几个字没有问题。

信纸上的简讯只有短短两行,大意就是苏半夏回乡下了,两天后回来。

裴建明捏着信纸去找裴老娘:“你看,小蹄子拿着钱跑了,呵,还写封信准备忽悠裴照呢。

走,咱们去杨家,找李秋菊,让她交人!赔钱!”

裴老娘拖着虚弱的身子,撑着一口气跟上。

两人找到杨家的时候,杨家大门紧闭。

煤矿宿舍里的家属们,见两人来了,忙开口说起:“你们还不知道啊?昨晚上,那个李秋菊就叫杨会计打进了医院。啧啧,抬出来满脸都是血呢,她家雪梅被吓得连夜躲回单位宿舍了!几个小崽子也被杨凤琴一早接去了,要说还得是姑妈亲呐,实在亲戚,有事是真能靠的上!”

“杨大成呢?在哪家医院?”裴建明打断妇人的啰里八嗦,直接问道。

“应该在医院吧,至于哪家医院,我就不清楚了。”妇人见裴建明脸色不好,哎哟一声问:“老裴,你们两夫妻这是怎么了?怎么瞧着一副火上房的模样?不会是你家也出了什么事吧?”

裴老娘急得直拍大腿:“可不是嘛,苏半夏那个小贱蹄子,卷了我家裴照的部队津贴,人跑了!”

“这可不得了啦,部队津贴,那可得是多少钱呀!赶紧的去找公安报案呐!”

“想不到那小姑娘人瞧着娇娇弱弱的,竟然是个小偷。我说呢,昨天怎么就那么不

害臊,当着大家伙的面,嚷嚷着要嫁给裴照呢,打量她就是个骗婚的!”

“哎呀,你家裴照知不知道呀?”

裴老娘叫苦不迭:“他哪知道呀,一大早就去人事局报道啦,这会还不见回来呢。”

“别扯了,赶紧跟我上人民医院找李秋菊吧,她肯定晓得苏半夏那小蹄子去了哪。”

裴建明扯上裴老娘,两人着急忙慌的往人民医院赶去。

裴照从人事局办完事,回到家却发现半个人影也没。

“半夏?小夏?苏半夏?”

“爸,妈……”

他从屋里喊到屋外。

街坊邻居见到他,忙开腔说:“裴营长,你可算回来了,不得了了,你爸妈都快要急死了,你昨天带回来那个叫什么夏的小姑娘……”

不等邻居说完,裴照沉声打断:“小夏她怎么了?她出了什么事?”

霎那间,裴照脑海里想了很多,他想是不是他不在的这几个小时,苏半夏被爸妈欺负了。

“她揣着你的部队津贴跑路啦!!”

这话不亚于平地惊雷,把裴照炸得愣在原地。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说到底她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乡下丫头,哪里见过这么

多钱,哎哟哟,听你妈说,那可是大几千块呢!”

正午的日头晒裴照头晕目眩,耳边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在嗡嗡作响。

不可能,他不相信……

明明她说过,要一辈子粘着他的,让他甩都甩不掉。

她还说,喜欢他。

说,他是她的夫,说,从今往后,他的每一处伤口,她都要亲眼看到……

裴照跌跌撞撞朝家里奔去,铁质的拐杖东倒西歪。

推开卧室的门。

只见房间整洁如新,没有苏半夏的丝毫痕迹,仿佛昨晚根本没有一个娇艳如花的小姑娘在这里睡过。

就连那件他亲手披在她身上的绿军装,也被一丝不苟的叠好,放进了柜子的格间里。

就连小夏的包袱也不见了。

裴照顿时慌了,小夏……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门外父母的声音传来。

“李秋菊那贱人真是活该,杨大成怎么就没把她打死呢,哼,非要我们给她两巴掌,才肯好好说话!”

“幸好那小蹄子没跟裴照乱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