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为她披上他的绿军装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裴老娘表情一愣,精光毕露的眼珠子,难得露出心慌。

她怎么知道裴照不是亲生的?

杨家的事,她知道,裴家的事,她怎么也知道……

裴老娘恍惚间回过神,老眼涌现狠辣。

该死的小蹄子!差点被她带得阴沟里翻船了!

裴老娘瞪着苏半夏:

“你胡说什么,胡说八道!全是胡说八道!你个该死的小蹄子,你才是后妈呐!

我就是裴照他亲妈,亲亲的亲妈,你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她越说越激动,拍着胸口,唾沫横飞的强调。

苏半夏秀眉微蹙,正好捕捉到了裴老娘这幅表情,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裴老娘这幅表情,明显是心虚,她在心虚什么?

难道被她说中了,裴老娘不是裴照的亲妈?

裴照是裴老爹前头的媳妇生的?可也没听说过裴老爹是二婚啊?

不过,苏半夏此刻更忧心裴照的伤势,不愿和她过多掰扯。

裴老娘是不是裴照的亲妈,以后自有机会试探。

现在她开口逼问,以裴老娘的性格打死都不会承认。

瞬间,苏半夏心中已有一个计划。

一个能试探出裴照是不是裴老娘亲生的计划。

只待日后和裴照通过气再实施,

到时结果自见分晓。

苏半夏不理她,越过挡路的她,朝裴家厨房去。

裴老娘见自己被无视,火冒三丈的起身。

“哟”了一声,把嘴里的瓜子皮往地上一呸,正想骂死苏半夏。

却被苏半夏撞了个趔趄,差点没摔个屁墩,好容易站稳,发现那死丫头直接去了厨房。

裴老娘追过去开骂,就见到裴照站在门口,一双剑眉严肃的皱着,静静的凝视着叉着腰的她。

想到刚才苏半夏的质问,裴老娘没来由的心虚。

她目光飘向别处,来了一句:

“我,我就来看看饭好了没有,那个苏半夏第一次做饭,你盯着点啊。

别让她倒多了油,碗里的油,可是咱家半个月的油量呢。”

也不等裴照回她,扭着身子就走了。

把裴照弄得一头雾水,他莫名的转身,脸色尴尬的朝苏半夏解释:

“别听她的,油该放多少就放多少,我来弄,你去外边……”

说完想起自家难缠的老娘,裴照连忙改了口:

“还是在边上坐着玩吧,这些活我一个人就行。”

苏半夏夺过他手里的锅铲,不由分说的解了他身上的围裙:

“不行,你休息,我来做饭,正好叫你尝尝我的手

艺。”

苏半夏轻快的把围裙系在自己的身上,系带绑紧后,勾勒出她盈盈不足一握的蛮腰。

她弯下腰去刷锅,浑然不知胸口露出小片春光明媚。

这姿势真是显得她前凸后翘,媚态天成……

裴照的视线下移,不敢多看,脸色倏然泛红。

“怎么了?”

苏半夏见他侧过脸,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没什么……你……”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苏半夏才发现领口破了一块。

站着的时候没影响,但只要一弯腰,便叫人大饱眼福……

她轰然红了脸庞,无措的拿手捂着领口。

裴照看出她的窘迫,脱下身上的军装衬衣,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背心。

他杵着拐杖,走近她身边。

苏半夏望过去,只一秒,便再也拔不开目光。

原来,他军装下包裹的,是这样的一番风景。

肌肉健硕,腹部紧实,手臂的线条流畅。

完美的好似米开朗基罗刀笔下的大卫雕塑。

橙黄的夕阳照在他的身侧,古铜色的肌肤泛出金色的光泽。

魅惑得像是涂了层层甜蜜的蜂糖,让人忍不住想浅尝一口……

他还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呢,就这么惑人想入非非,简直不敢想

他脱掉后,咳咳……

苏半夏鼻血直冲脑门,脸上火辣辣的烧起来。

忽然,那件绿色军装衬衫轻缓的披在了她的肩头。

他大掌轻拂过女孩单薄的肩头,紧紧为她拢住了领口。

“去换件衣服吧,这顿饭我来做……”

苏半夏看向他的腿,羞涩的脸上,满是担心。

“别跟我争,等以后我们……我再吃你做的饭。”裴照红着脸,示意她看旁边:“我坐凳子,你总能放心?”

苏半夏这才露出笑容,她拢住领口,为他搬来长凳:

“那你等我,换好衣服,马上来帮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