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小夏是天上的明月  喜盈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你看她,存折一到手,就藏得那么深。

你还跟她商量什么?这不明摆着么,到她手的东西,她就不会再掏出来。

不像我家雪梅,大方又孝顺,你要是和我家雪梅成了亲。

你在就放心工作吧,她给你把大后方照顾的稳稳的。

什么你弟妹的学费啊,你爸妈的四季三餐呐,她都搞的定。

她有工资,能跟你一起分担,不像苏半夏光吃不挣。

实不相瞒,你杨叔我啊,早就看中你做我的女婿了。

我家就雪梅一个女娃,我给她嫁妆都备好了。

喏,西边那屋的东西,都是给她的,还有四百块嫁妆钱呢。

苏半夏拿什么跟我家雪梅比呀?

裴营长,你可不要选错了对象,耽误了自身呐!”

杨大成本来还担心裴照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但见裴照进来后没提雪梅怀孕那事,又听他说人是刚到的,便以为他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那既然裴照不知道,杨大成便放心的继续打如意算盘。

裴照眸光泛着冷意。

真拿他当傻子了?

给杨家脸面,才说没听见的,杨大成倒好,蹬鼻子上脸,想让他来接盘呢。

裴照不再客气:

“是啊,娶妻不贤毁三

代。

小夏和杨雪梅确实没什么好比较的……”

裴照语气停顿了下,勾起讥笑。

杨大成以为裴照改了主意,脸上露出喜色,催促道:

“哎呀,裴营长就是通透,苏半夏确实比不上我家雪梅一根手指头。

改了主意就好,雪梅啊,还不快过来,去苏半夏那,把存折拿回来。

现在你才是裴营长正儿八经的未婚妻!

某些妄想攀高枝的啊,那就是个笑话!”

杨雪梅眸中泛出贪婪,欢喜的朝苏半夏跑去。

就在她要抓住苏半夏衣领的时候,只见裴照脚步轻移,不着痕迹的挡在了苏半夏的面前,挡住了杨雪梅伸来的手。

他缓缓开口,清冷的声音中带着嘲讽:

“在我心里,小夏是天上的明月,而有的人则是地上的杂草,确实没有可比性。”

唰!

瞬间,杨雪梅的脸色变成好似猪肝,脸色忽青忽白,煞是精彩,一双眼睛怨愤的看向裴照。

这个瘸子!

竟然把她比喻成地上的杂草!

凭什么苏半夏这个乡巴佬就是天上的明月了!

真是眼瞎!明明她才是镇上一枝花!

裴照无视她愤恨的目光,继续说:“杨叔,你们可知道欺骗军婚是什么

下场吗?”

杨大成一愣,不知他这话是何意思。

只听裴照的声音继续幽幽响起:

“欺骗军婚是重罪!那是要坐牢的!我虽然瘸了一条腿,但我眼不瞎。”

说着,目光意有所指的看向了杨雪梅的肚子。

又抬头看了杨大成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明明他的眼神很平静很淡漠,杨大成却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压迫感。

对方的眼睛深邃,沉寂如水,仿佛可以看穿一切,洞悉他们的心思。

“坐、坐牢……你不是说你刚才没听……”

杨雪梅被震住,瞳孔猛然放大,就连呼吸也急促了几分,心中慌乱无比,刚才的话他是都听到了吗?

杨大成呼吸一窒,气息慌乱:

“裴照,你,你别相信那些瞎话,什么怀孕啊,那都是苏半夏血口喷人的,她就是故意陷害我家雪梅,好拆散你们的良缘,她自己嫁给你!”

苏半夏轻笑:

“良缘?我看,是孽缘吧!

杨大成,就你一个家庭历史不清白的人,怎么好意思说的出,让裴照放心工作的?!

你大伯家是海外关系,你忘了?你家这种情况,裴照怎么放心工作?

我就不一样了,根正苗红

的三代贫农,政审往上查八代都清清白白,我和裴照才是良缘!”

裴照震惊,他还真不知道杨家有这样的亲戚。

裴老娘也呆住了,什么怀孕,杨雪梅怀孕了?

杨家还有海外关系?!

她是想给儿子娶一个不用花彩礼的儿媳妇,但没想过要断了儿子的前途啊。

杨大成这老不死的,竟然隐瞒这样的家庭关系!

“杨大成,你什么意思?你想害死老娘一家啊!”

裴老娘朝杨大成冲过去,两人扭打在一块。

杨大成毕竟是男人,三两下脱身后,盯着苏半夏,眸光警惕又阴毒。

他不清楚苏半夏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