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上,可老头不愿意  臧福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医路坦途

卢老头经过一群弟子们的巡回会诊,精神明显一天天比以前好了起来。就算没有张凡在,老头也不缺好的医生来给他瞧病。

更何况,有了张凡,更是不一样了。特别是内科,说实话,内科书就那么厚,学完了以后,就没啥可学的了。

但,很多医生的水平天差地别。

而且,内科医生相对外科医生来说,感觉玄幻一点。

外科医生,往往是会就是会,做不下来就是做不下来。

不管你找什么客观主观因素,这台手术,欠缺一点技术,做不下来,这个和不会做没啥区别。

就像是有的医生说的,「当时手术马上要成功了,结果助手啊,麻醉啊,护士啊,都没见过这样的手术,都跑来围观,然后手术室乱了起来,手术失败了,人死了!」

这话,真有人给当年还在微末的张凡说过,一点都不夸张的,当时那个医生就感觉好像自己是天才,遇上的团队全是医学院肄业的同事一样。

张凡听到耳朵里,心里其实在骂人,你不会就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心里不光没一点负担,还有点炫耀,尼玛这是一条人命,不是待宰的肥猪。

而内科医生,站在那里如果年纪差不多,职称一样,别说病号了,就算是医院内部其他的科室的人都分不出谁的水平高下。最麻烦的是,平常疾病也分不出谁牛逼,一个科室常用的药物,也就十几二十种药物,这点药物拉来一个初中毕业的学生,压着学半年,感觉也和高年资主任医生差不多了。

但正儿八经遇上疑难杂症,或者仔细看医生用药的时候,就分出上下了。

最简单的,一个孩子发烧。

给了退烧药,就说给了布洛芬。

但还是退不下来。

年轻医生就和上级医生问,老师老师怎么办?

上级医生如果是个糊糊,只能说哎呀,赶紧给抗生素……

而有的医生,看了看胖乎乎的孩子,再听听心肺,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再给3。

这就是水平的差距。

卢老头刚开始的时候是拒绝其他人给他瞧病的。

不是说卢老头不放心别人,而是老头对自己有信心。

觉得自己不说是什么院士不院士了,也勤勤恳恳仔仔细细给别人看了一辈子病了,到了自己头上,还需要求别人?

结果,老头差点给自己瞧病给瞧走了。

张凡一看不对头,才不管老头骂人不骂人,几个内科主任带着来以后,按着老头就开始体检。

小护士,利利索索拿出针头,对着血管就是抽。

然后,这才对症下药,老头才慢慢恢复了起来,病去如抽丝,年纪有这么大,底子有那么差,自己还爱显摆。

这都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大夏天的清晨晚上还要穿着张凡给弄的羊绒毛衣。

而远在魔都的卢老头的师哥,还一天硬邦邦的能上一两台手术。这尼玛就是差别。

「你身体最近怎么样了,年轻的时候就不爱惜身体,也不锻炼,才多大岁数就已经不行了。

你要听话,不要倔强,按照茶素内科医生的医嘱老老实实吃药。」电话里,吴老头说了几句卢老头。

卢老头还不得不听着,谁让人家不光是师哥,身体还帮帮硬呢。「张凡最近好像也没啥事,他一听能忙啥,东一榔头西边一棒槌的,最近听说不知道从哪里弄了点钱,弄了一个运动康复中心。也没弄个啥眉头出来,我瞅着就是胡嚯嚯,还有就是想弄个骨科的外支架,结果弄的一包糟。

听说项目又下马了,乙肝弄到一半又交给别人了,他就没个定性,啥都想干,啥都干

不好。」

吴老头听完,心里说了一句,「年轻的时候就爱显摆,现在气都喘不匀了,还在显摆。」

「行了,你也别说他了。有个事,这里有个患者,四岁的小姑娘,发现的时候已经肝脏肿大的快衰竭了,而且不立刻手术,我估计用不了多久患儿就会出现腹水。

家属带着孩子到我这里了。我有点拿不下来这台手术了,孩子太小,其他医生,我也不放心。

所以,我就想问问张凡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孩子家里不太富裕,他张院长的飞刀费能不能给免了,飞机票我报销。」

卢老头听到师哥说了一句,我有点拿不下来这台手术的时候,忽然有点哽咽了。

当年自己的师哥做的幼儿肝癌手术,到现在还是世界记录的保持者,可现在,老头竟然要开始求人了。

他自己的身体都和柳絮一样了,还在这里悲别人。

「我给你问问,我给你问问,他能有多忙,他的这个医院,还没我当年你的医院大呢。

师哥,该休息就休息吧,年纪也不小了。」

挂了电话,老头楞了好几分钟,也没想啥,就是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