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医生不只是个职业  臧福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盖着白色布单的英雄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过道中的警察几乎同时给这位同事敬礼。没有哭声,这群铁铮铮的汉子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流。”通知家属,去请,派我的车去请。“书记红着眼对警察局长说道,张凡坐在手术室的地上,脑袋都要塞进裤裆里了。

大半年的从医经历,拥有系统的张凡过的顺风顺水。院长哄着、老医生捧着,虽然没有飘飘然,但也让他有了错觉,觉得这个行业很简单,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想得到,只要加油就没有拿不下来的手术,有种坐进观天的感觉,可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死去的时候,他迷茫了。”走吧,干这一行总会碰到这一天的,我们去送送他吧。“老陈一直陪着张凡,高世军和护士、麻醉师送着哪位去世的警察出去了。

两人走出手术室后,张凡彻底泪崩了。手术车就停在过道中间,两位女警扶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妻子,可是她泪水满面,身体在抽搐。两边成排的警察在行礼,一位老警察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孩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爸爸还有血迹的脸庞,”爸爸睡着了吗?“

”睡着了,他累了,宝宝再看看爸爸,他是个英雄。“老警察哭着对孩子说。

”爷爷不哭,爸爸就不喜欢宝宝哭。“小手拭去了老警察脸上的泪水。

“所有人都有,敬礼,给我们的兄弟、我们的英雄送行。”警察局长喊道。一面党旗轻轻盖在了他的身上,轻轻的像是不愿打扰他安静的睡眠。

高世军走了,明天医院还有手术,临走前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尽力了,就不后悔,医生不光是一个养家糊口、升官发财的职业,还是一种信仰。”张凡连着做了好几天的梦,梦中全是一个小孩子在叫爸爸。这是他第一个送走的病人,眼睁睁的毫无办法。

“他的家天塌了。哎!”半夜惊醒的张凡点了根烟。他尽力了,可是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哪天的场景。“希望你在天堂幸福,再也不要有病痛、伤害。”窗台边上放了一根点着的香烟,这是给哪位,未曾相识的警察敬了一根烟,青烟中张凡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面对生死,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你自己都过不了自己的关,怎么去和死神比赛怎么去救死扶伤?行了,去休息几天,散散心。”巴图怕张凡垮掉,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开导。

冬日的阳光让人产生出微醺的迷醉感。张凡上门诊,看病人的不多。休息了三天周,夸克县逛得的也实在无聊,边境小城异域风光熟悉了也就觉得不过如此。手术数据刷不上去,打不开新系统,张凡也强迫不来。每天翻翻书,看看课本,过完年就得报考执业医师考试。

病房里面病号不多,李亮也很无聊。他不像张凡已经在外科确立了地位。老家伙们对他谈不上冷淡,但也不热情。索性溜达着找张凡聊天去。

外科门诊半开着,全开风大太冷,关上门吧医院领导又得叨叨。进门看见张凡看书呢,李亮也不好意思打扰,也就拿了本书坐对面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李辉就问道:“张哥,眼看着快过年了,你今年回不回老家?”

“可能回不去了,等天热了再说吧。“张凡头也没抬的回话道,大学的时候没好好学习,虽然有了系统,但是很多基础性的东西张凡一知半解。现在吃喝不愁,工作不忙,重新学习以前的课本让张凡收获不少。

内科、妇科和儿科在没有系统的帮助下,张凡看的异常痛苦,记不住看过就忘。可没办法,必须得看。好在进入临床后对医学有了一定的了解,可以有目的地进行学习。

自从上次看到张凡开车后,陈露露有事没事的就给张凡打个电话,弄得他不厌其烦,又拉不下脸来拒绝,好几次都没接她电话,可对方有股子坚韧不拔的精神。

目前张凡对恋爱还没心思,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妹妹马上就高考了,系统的要求又高,执业考试也在眼前,他压力不小。

进入十二月以后,天气更加的冷。医院发了点年终奖3000多,巴图特意把张凡叫到办公室,又多发了两千!

今年过年张凡不准备回家了,一来一去要十来天,索性等考试完了再说。

医院发了钱,张凡上街准备给家人买点衣服邮寄回去。给钱老两口绝对舍不得花,索性直接把衣服邮寄回去。又给妹妹打了三千块钱,她学习紧张,花钱的地方多,他可不愿意妹妹在吃穿上克扣自己。

康桦快有一个疗程了,再做一周就结束了,十来天下来,到是和她的秘书唐晶晶熟悉了。挺不错的一个人,没有一点领导秘书的架子。有时候还和张凡开玩笑,周末本来张凡打算去市里的新华书店买点考试用书,结果接到唐秘书的电话。

“你周六能不能去市里,领导这周要回家,要麻烦你去市里做治疗了。需不需要让领导给巴院长说一声。”

“不用了,这周我正好不轮班。可以去市里。”

张凡就是来报道的时候路过了一次市区,再就没去过。路途不熟悉,做班线路车要花钱,而且他又特别喜欢开车。那就得找个导游。医院的肯定不行其它人他认识的又不多,所以他又问到“:唐主任,你周五就回市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