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第一次走穴  臧福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下午一上班,张凡准备好消毒材料就去给巴音换药。推门进去发现巴图也在,”院长好。“张凡也没多话,就把东西放到了巴音脚边。

”我也来看看,你换你的药,不用管我。“巴图怕干扰张凡就说道。

”好的,巴音我要给你换药,伤疤可能结痂,有点疼,坚持一下。“院长在不在的也影响不了张凡,张凡自从有了系统,所有的医疗技术在系统中训练的非常标准。无菌操作是外科的基础。

”好的,张哥,你轻点啊,我都怕疼了。“巴音现在见到医生护士就发杵。

”应该让张医生手重一点,不然你没记性。“巴音妈妈虽然这样说,可看着张凡,张凡哪能不明白呢。

“放心,没事的。”

伤口恢复的不错,没有红肿热痛,张凡轻轻的压了压,没有看到液体流出。然后就开始消毒包扎,包扎完后抬头一看,巴音一头的汗,“疼吗?”张凡问道。

“没事,他就应该多锻炼,男子汉一点疼都受不了。”巴图说完,就问张凡,“伤口长的还不错吧。骨科手术就怕感染,以前努尔他们经常出现术后感染,先不说手术水平了,就术后感染都弄的我头痛。”

“应该没事的。”张凡说完,就准备告别回医生办公室。

“下午忙不忙,不忙来趟我的办公室。”

“好的,我收拾一下就去。”

院长办公室里,巴图特意和张凡坐到会客沙发上,对张凡说道:“这几天你受点累,多看顾一点巴音,虽然他和你年纪差不多,可就是长不大,像个孩子一样。任性的不得了,这次受这么大的罪,希望他能成熟起来。”

“院长,你放心,我会的。”

“大学扩招了。以前别说我们县医院了,就是市区里的医院也很少能招到大学生。虽说其他大学生和你没办法比,可总体水平还是可以的。前段时间自治区组织了进编考试,我们医院也考进来几个大学生。这边的宿舍住不下,我们在县委家属院租了一个大套房子环境不错。我让办公室主任给你留了一个小卧室,你一个人住。看书学习也方便点,没人打扰。”

“院长,现在住的地方也不错,我一个人住一个卧室,这不太好吧。”

“没事,你安心的住,我都安排好了。明天正好是周末,我让王主任带着你用120给你搬家。这两条烟,就算给你乔迁贺喜了。”说着扔给张凡两条红雪莲。

“谢谢院长了”张凡也没客气。

虽然是租的房子,巴图把小卧室分给张凡,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感谢,他作为医院院长不会刻意的去感谢一个医生,可有好事的时候,绝对会想到张凡。

最近几天手术特别多,大雪封山有病也只能在县医院看。要是封山一年,张凡的创伤骨科就能毕业了。张凡刚回办公室,又被院长打电话叫了回去。

“苏牧太乡有个被马踩伤的孩子,锁骨骨折而且并发了气胸,情况比较严重,汽车没办法送到县城,他们打电话给卫生局,卫生局上报了县委,县委下命令让县医院派医生过去。骨科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你了,骑马两个小时,有没有问题?”巴图神情也比较严肃,看情况县委很重视。

“情况不清楚,我也不好说,可我不会骑马啊。”

“这样,让石磊和马丽华陪你去,让保卫科排三个人再联系县公安局骑马带爬犁拉着你们去。现在能去那边的医生就是我们县医院了。不管行不行都得去。”

“陈医生也去吧,他也是骨科。多一个人多份保障。”

“行,不过你也别指望他,他滑头的很。”

张凡赶紧回去准备,又从保卫科借了一件军大衣,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这一路两个多小时,没件厚衣服能冻死在路上。在县委的协调下,县医院六人,公安局两人半个小时内就出发了。县城的道路还能开车,120拉着人和器械,后面跟着一辆大卡车拉着马匹,车过不去的时候就得骑马坐爬犁了。

苏牧太乡海拔接近两千多,比县城冷的多,大多数都是牧民。坐车走了半个多小时后,就无法前进了,公路上的积雪太厚。第一次做爬犁的张凡一眼望去,冰雪世界,除了白色没有其他颜色。

“石主任,每年都有这种情况吗?”

“也不是,今年雪大,以前还没遇到过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

“苏牧太乡早就要搬迁了,结果牧民们不愿意,就这样拖了下来。我下乡来过几次,乡镇医院药品倒是齐全,就是缺医生。那边的孕妇生孩子就在家生,一旦出现难产就是一尸两命。”马丽华紧了紧大衣说道。

“我还担心你没大衣,专门又找了一件,你穿上吧,等会太阳下山气温更低。“石磊拿了一件皮夹克。

“我有军大衣,让马姐穿上吧。”

“我们早习惯了,你就穿上吧,而且我里面穿的厚,专门弄的狗皮棉袄。”马丽华帮着张凡把皮夹克穿上。

太阳渐渐的落了下去,风也大了起来。幸好有皮夹克和军大衣,就这样张凡都被冻的流鼻涕。“快到了没。”他快受不了了。

“快了,过了前面那个转弯,就到乡卫生院了,坚持一下,晚上让他们弄一顿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