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大雪满天 进入冬季  臧福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饭吃了一半,张凡就被召唤回了科室。吐逊是副高,副主任的竞争中落败于石磊是有原因的,好财而无担当。院长巴图看不上他,他也不鸟院长,所以在科室中也是一个混日子的。

“小张,这病号是你们骨科的,你给院长打电话转院吧。”吐逊见到张凡后说,他这就是欺负张凡新来不懂医院的潜规则,准备坑一下张凡。如果张凡给院长打电话,先不说院长的态度,首先石磊就不高兴。石磊满身的心眼,吐逊都被收拾的灰头土脸,别说一个新来。

“吐老师,这病号我们收住了。”

“收住?好吧,你看着办。”吐逊张了张嘴,想到努尔对张凡的评价,也再未出声。

张凡他们已经来医院两个月了,工资是一个月一千九。奖金两月发一次,一个月八百多一点。中午的时候努尔把陈启发喊到他的主任办公室,关上门对他们两说道:“这两个月我们干的不错,手术量还可以,我们要齐心合力的把工作干上去。”前面一句是对两人说的,后面一句明显就是对陈启发说的。

然后拿出了两个信封,分别递给两人,“这是上两个月的耗材费,一人九百,我们三个人都是一样。”耗材费就是各种器械的回扣。以前骨科重一点的外伤手术就转院了,自从张凡进科后,创伤手术就被他包圆了,虽然多了一个人分钱,可手术量上去了,钱也多了一点,老陈也高兴。

夸克县属天山北麓,进入十月后天气就开始极具降温,到了十月底远处的山峰上就开始变白。张凡从肃省带的都是单衣,这几天的温度就坚持不住了。归拢了一下两个月的收入总共6300,自己用去了一千多,剩下五千多。暂时先不给家里打钱,等妹子考上大学后再说。

夸克县城不大,就县中心的大十字稍稍繁华点,出了十字都是城乡结合部。现在工作了,而且天气也冷的渗人,必须卖点体面保暖的衣服了。张凡骑着李辉的自行车花了一千多从上到下置办了一套。

张凡买衣服后没几天,就下了一场雪,而且是大雪。一个晚上积雪就有十厘米厚。在边疆下雪就等于吹冲锋号,各个单位必须提前半小时上班扫雪。肃省的冬天虽然也冷,可也没夸克县这种冷法。穿上羽绒服在外面转半个小时,直接冻透,怪得不这边的人大多都穿着皮夹克。

陈启发现在和张凡关系不错,他知道自己明显不如张凡就刻意的接近张凡,而张凡又很给他面子,两人现在是琴瑟和谐。“张大夫,冷吧,这边羽绒服不顶事,还是要穿皮夹克。带皮帽子。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最冷的时候零下二十多度,才叫冷呢。”

晚上下班,张凡就让古丽堵在了门口,“弟弟,今天我们家过宰冬节,姐姐我邀请你去我们家做客。”边疆的少数民族每当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就开始宰杀牛羊,储备冬天的食物,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节日,宰冬节。过节的时候要邀请亲朋好友去家里做客。

古丽的腰经过张凡的治疗,已经不疼了。真拿张凡当自己的弟弟对待,少数民族大多数人比较豪爽,对你认可以后是可以交心的。这几天过宰冬节的多,邀请张凡的不少,见天的大鱼大肉,气色也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夸克县大雪连续不断的下了四天,屋子外面已经是素白一片。

周末,李辉和张凡两个人也没地方去,就在宿舍看看书聊聊天,李辉女友王莎值班,他也成了孤家寡人。就在张凡洗漱完毕后准备上床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院长巴图的电话,“院长,”

“张凡你在哪,快来医院急诊科。”张凡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在宿舍,我马上过来。”

雪大路滑,巴图的侄子醉酒后不小心从三米多高的桥上给掉了下去。幸好一起的人多,急急忙忙的给送到了县医院。人已经休克了,拍片子一看股骨粉碎性骨折。巴图第一时间的让医生纠正休克后,就坐着120往市区赶,结果大雪封山出不去,又折返回来了。

外二科正好是陈启发值班。巴图看着陈启发一脸要死的样子就知道他做不下来。“现在怎么办,你是骨科医生,你要拿出办法来。”巴图大声的对陈启发吼道。

“不行让张医生看看?他从大城市来,见多识广,”陈启发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话没说完。巴图就转身去打电话了。他也有点后悔,一着急把张凡给忘了,光顾着往市区赶,这一来回耽搁了不少时间,希望没有耽误治疗吧。

张凡三分钟就跑到了急诊科,走廊里面全是各科的医生病人的亲属不少,毕竟是院长的家属,能来的医生几乎都来了。不过张凡没见努尔的影子。“必须马上进行手术,病人还在出血,光靠补液休克纠正不过来。”张凡看过片子和病人后对巴图说道。

“有把握吗?”巴图靠近张凡悄声的问道。

“手术有难度,但是可以做。”张凡坚定的说。

“需要什么,你现在口头下医嘱,我们全力配合。现在一切归你指挥。”巴图影像科出身,医学是个及其专业的学科,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就是巴图几十年的经验。张凡的语气也给了巴图希望。

“抽血测血型,准备1000ml血浆,麻醉科准备,我、石主任、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