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八章 上火  青铜老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回去的路上,楚恒非常郁闷。

倒不是心疼那点东西,只是心疼今天的未完成的营业额。

少赚五十多块呢,搁谁能不心疼?

拿着钱跑那些比较穷苦的农村去,都能买十个小媳妇回来了!

不过他也没郁闷多久。

到单位见到倪映红,他就瞬间就把早上的事情丢到脑后,贱丝丝跑过去撩骚去了。

“啪!”

楚恒把昨晚上翻出来的一本武侠小说丢到姑娘面前,也不说话,就抱着膀子笑吟吟的站在那。

倪映红拿起来看了几眼,顿时就想起这家伙昨天说的话,俏生生的给了他一个好看的白眼,忍不住发笑:“给我这个干什么?”

“让你学学里面女侠的境界,争取早日让自己得到升华,懂得什么叫感恩。”

说完他从兜里摸出两块奶糖放到桌上,然后就背着手回了办公室。

倪映红气鼓鼓的拿起奶糖就要扔,又有点舍不得,旋即装回兜里,准备留着给弟弟妹妹吃。

她又拿起武侠小说,还是没舍得扔,这年头能看的杂书不多,留着解解闷吧。

可这口闷气总不能不发泄啊。

倪映红脸上突然露出俏皮的坏笑,把手伸进挎包,从里面摸出一只刚织了个手指头的毛手套,非常利落的就给拆了,然后又拿出毛衣针,开始给他弟弟织袜子。

就不感恩了,你能怎么着!

没脸没皮的家伙就不配拥有手套。

旁边的罗阳脸都绿了。

她笑了!

她竟然对着那狗日的笑了!

在他看来,如果昨天没有楚恒的捣乱,享受这个待遇的人就应该是他。

此刻,一种被人带了绿帽子的耻辱感突然涌向罗阳心头,一曲陌生的bgm莫名浮现心头。

“碰!”

他一脚踹翻身边的空油罐,狠狠瞪了低头织袜子的倪映红一眼,气咻咻的走出了粮店。

“这孙子喝傻老婆尿了?大早上发的哪门子疯!”孙梅恼怒的走过去扶起油罐,黑着张脸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好几个来买粮食的都跟着遭受了无妄之灾。

吵吵闹闹中,忙碌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楚恒家里昨晚上没开火,所以就没带午饭。

因为怕单位里的大姨们说闲话,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饭店吃,只能偷偷摸摸的拿着饭盒去饭店要了个溜肉片跟一碗米饭装进饭盒,拿回来装作是自己带的饭。

一共花了他八毛一分二,三两肉票,一两细粮票。

齁贵!

等吃午饭的时候,这厮抱着饭盒跑到前屋铺子,见倪映红的午饭是窝头配白菜片,便把自己的肉给她夹了满满一大筷子。

“这白菜不错啊,咱俩换换。”

他也不管人姑娘愿不愿意,放下肉就夹了点白菜塞进嘴里,扭身跑去孙梅那些大姨跟前进修车技去了。

倪映红垂目看着饭盒里都快有一两的肉片,又抬头瞧了眼楚恒挺拔的背影,抿着红润的嘴唇犹豫了下,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

真香!

她满足的眯着眼睛,细细的咀嚼着嘴里的肉片,直到已经碎的不能再碎,才依依不舍的把肉咽进肚子。

而吃过这一片肉后,她就没有再去碰其他肉,把窝头跟白菜片吃完,她就将盒饭盖上,打算把肉带回去炖一下,给家里人也解解馋。

把饭盒重新放回挎包,倪映红又翻出刚织了一点的毛袜子,更加熟练的拆开,接着织手套。

这毛线都快让她给拆秃了!

下午。

忙完了工作的楚恒终于得闲,于是摸出棋盘,准备杀连主任这臭气篓子几盘。

不过呢,作为四九城隐形土大款,下棋之前的准备得充足。

搪瓷杯子打开,放几个鸽子市收的金丝小枣,再拿出一瓶装满了枣花蜜的酒瓶子往里面滴上几滴,暖壶里开水一冲,满屋都是沁人的蜜香跟枣香。

可惜没有枸杞,要不然就更完美了。

励志五十岁以后也要浪的楚恒现在就开始保养了。

省的以后空流泪。

连主任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又看不过眼了,瞥了眼满满一杯子的红枣蜂蜜水,忍不住开始说教:“你小子就不能仔细点过日子?天天顿顿吃肉,喝点水还得冲点蜂蜜,可没你这么糟践东西的。”

“您这话说的,东西不就是给人吃的么?我这是了进肚子,又没喂猫喂狗,怎么就糟践了?”楚恒立马就不服了,晃了晃手上的蜂蜜瓶子:“本来还想问问您喝不喝呢,得了,咱就别糟践东西了。”

“赶紧拿来,就许你这兔崽子糟践,我这老头子就不行了?”连主任一把夺过来,学着他的样子放上小枣跟蜂蜜,滋溜溜的喝了一口。

这玩意儿还挺好喝的。

爷俩喝着水,下着棋,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

连主任临走还顺走了那瓶的蜂蜜。

“为老不尊!”做完交接的楚恒莞尔的笑了笑,挎上包回家。

在院门口,他正好跟秦淮茹撞上。

“哟,秦姐,今儿吃上馒头了么?”楚恒朝笑嘻嘻的停下脚,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