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二章 孙子,你来了!  青铜老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傻柱回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

一边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一边是关系好不错的兄弟,这让他如何是好?

床上躺了半晌后,他终于还是起身,出门把秦寡妇叫出来合计了一阵,然后在秦淮茹哭哭啼啼的自责声中去了前院。

楚恒此时正在炖肉,一块块炒了糖色五花三层肉,咕嘟嘟的在锅里翻滚着,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馋的院里好些人都偷偷咽着口水。

傻柱进屋后,又是一阵大呼小叫:“你这伙食够可以的啊,见天都吃肉。”

楚恒笑着摸出烟递上,热情邀请道:“赶早不如赶巧,在这吃吧,正好咱哥俩一块喝点。”

“你就是不让,我也不带走的。”傻柱一点不客气的走上前,撅着屁股看了看锅里的肉,满脸的嫌弃:“我说,这好玩意儿可是让你糟践了,瞧着糖色炒的,给狗叼块饼子都比你强。”

这嘴是真损啊。

楚恒直翻白眼,没好气的道:“我跟你这厨子能比么?嫌不好你别吃。”

“得回我来了,不然可真糟践了。”傻柱抢过锅铲,在锅里扒拉了几下后,扭身出了楚恒家,很快又跑了回来,就见他从怀里摸出一包白色粉末,将其撒了进去。

霎时间,锅中的肉香味更浓了几分,被炒焦了的冰糖味也被掩盖了下去。

“成了,等着吃吧。”他笑呵呵的拍拍手,点上烟坐到楚恒身侧,微微犹豫了下,便将五块钱掏出来放到桌上:“兄弟,这钱你拿着,鸡蛋那事就过去吧。”

楚恒瞥了眼钱,碰都没碰,怪笑着问:“怎么的,你跟秦寡妇睡上了?跟弟弟说说,润不润?”

“瞎说什么呢你。哪跟哪啊。”傻柱瞪了他一眼,有些差异的道:“合着你知道怎么回事啊。”

“我又不傻,除了棒梗那兔崽子,还能是谁?”

楚恒冷哼一声,狠狠嘬了口烟:“我就是没证据,不然非把他送派出所去不可。”

“不至于,他还是个孩子。”傻柱赶紧劝,生怕他真去派出所,那样这孩子可就真毁了。

“孩子怎么了?犯错了就得负责任。”

楚恒弹弹烟灰,拿过旁边的酒瓶打开,一人倒了一杯,又端来一盘花生:“不说这个了,菜还得等会,咱先喝着。”

俩酒鬼嚼着花生米喝了二两酒后,锅里的肉也就好了,然后一人抱着一碗米饭,狼吞虎咽的把菜跟饭吃个精光。

送走了傻柱后,楚恒又做炉子边上听了会收音机,见时间差不多了,才钻进了被窝。

夜里,他梦见了秦淮茹,狠狠地惩罚了这个教子不严的小寡妇一顿。

翌日。

楚恒准时醒来,尴尬的换了条裤衩,摸黑出了大杂院。

也不知怎么得了,他这一段时间特别费裤衩。

尤其是在单位见到倪映红的时候,他一天都的尊敬人好几次!

不得不说,那小妮子可是真馋人,不仅模样好,身材也出众的吓人。

可惜那女人的防备心太强,不给他一点撩骚的机会,实在是太难追。

今天楚恒不打算去德胜门了,昨天他跟附近摊贩闲聊的时候,知道了一个更大的鸽子市,位置在朝阳门外,他打算去瞧瞧。

不到半个小时,他便来到地方。

打眼一看,这规模确实要比德胜门那块的鸽子市强不少,楚恒收起自行车后,熟门熟路的带上东西开始摆摊。

人多卖东西就是快,再加上他卖的都是紧俏的吃食,没一会的功夫,他带来的那点东西就被抢购一空。

等折腾到七点的时候,他足足卖出去二百块多快,比在德胜门那多出了将近一倍!

“今儿可没少赚。”

楚恒眉开眼笑的收好钱,溜溜达达的逛游起市场。

好东西还真不少,鸡鱼肉蛋全都有得卖,票贩子也个顶个的肥,他这一圈转下来,单单茅台票就弄了十多张,罐头票、奶粉票之类的紧俏东西更多。

光买这些票证,他就花掉了小四十块,再加上一些紧俏的吃食,他花出去足足八十多!

从市场里扫完货后,楚恒就径直离开了,不过他不是去单位,而是去了街道办。

他这个月的票据啥的都还没领呢,前两天发票的时候他嫌人多没去,昨天他特意跟连老头知会了一声,今天晚来一会,去街道上领票。

一路风驰电掣,没一会就到了地方。

因为还没到上班的时候,他便跑旁边早点店吃了些东西。

热腾腾的一碗豆浆,金黄酥脆的三根油条,吃的他甚是舒心。

等吃饱喝足,街道办也上班了。

楚恒拿着自己的证件过去,没一会就带着一大堆票走了出来。

粮票、肉票、菜票、布票什么都有,甚至连工业卷都有一张,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不过楚恒并不缺,连老头那存了一大堆工业票没地用呢。

把各种票塞进仓库空间,楚恒便骑车回了粮店。

罗阳今天来上班了,因为挨了一拳头,半张脸肿的老高,看起来很滑稽。

见楚恒进屋,这家伙眼睛都红了,可终究还是没敢放一个屁出来。

昨天那一顿揍,算是把他打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