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别不识好歹  青铜老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傻柱的厨艺可真不出吹出来的。

就这么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他楞是用有限的食材给做了六道菜一个汤,而且每一样都是色香味俱全。

菌汤豆腐锅,糖醋鲤鱼,凉拌鸡丝,麻辣兔肉,小酥肉,醋溜木须,溜肉段。

虽然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可经过他的手一加工,比楚恒上辈子吃过的那些国宴大师们做的菜都强上几分。

“柱子哥,炒菜这一块,你绝对是这个。”楚恒忍不住尝了一口豆腐汤后,不由得竖起了大拇哥。

“东西不全,不然哥还能给你露几手。”傻柱得意的笑着,食客的满意,就是对一位厨师最大的褒奖。

“你柱子哥的厨艺还能差了,人家可是正宗的谭家菜传人。”一旁的秦淮茹喜笑颜开的收拾着两个饭盒,一个里面装着兔肉跟猪肉,一个里面装的傻柱用楚恒家调料弄鸡杂、兔杂一锅烩。

都没跟楚恒商量,小寡妇自己就给做主了。

“得了,我这任务也完成了,估计你战友也快来,就先撤了。”傻柱看了看时间,便摘下套袖,背上祖传的厨具箱子,准备离开。

“等会。”

楚恒连忙把剩下的一些兔肉端起来:“这点菜你拿回去下酒,回头弟弟单请你一顿。”

“用不着,你们这帮人饭量都大,别一会在不够吃。”傻柱摆摆手,疾步出了他家门,楚恒追都来不及。

按理说他是该拿点吃食回去的,可秦寡妇都拿了那么多了,他在往回带吃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谢谢你了,恒子,我家都好几个月没见荤腥了,这回可够他们吃个饱了。”秦淮茹娇滴滴的朝他展颜一笑,也扭扭搭搭的出了门。

“回见,秦姐。”

楚恒淡淡的看着小寡妇离去背影,心里已经打定主意。

如果这小寡妇以后还来占他便宜,那可就别怪他不讲武德了!

他可不是傻柱那憨货!

别人摸得,他自然也摸得……

想到这里,楚恒竟然还莫名其妙的有点小期待!

这该死的躁动期!

俩人走后没多久,楚恒的战友们就来了。

他刚把收音机打开,准备听听曲解解闷,外面就响起了乱哄哄的呼喝声。

“小恒子,还特娘的不出来接人,有没有点规矩了!”

楚恒一听见动静,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慌慌张张的跑出门。

大杂院门口,四个精壮汉子鱼贯而入。

当先那个稍显福态的中年男子叫卫超英,是原主的老连长,现在是物资局第一管理处的副处长。

他身后左侧那个傻大黑粗的青年是何子石,在棉纺厂保卫科当副科长,也是卫超英手下的兵。

右边那人则是郭开,跟在几人后面的那个蔫头巴脑的小年轻则是胡正文,是原主当班长时带过的兵,现在单位是轧钢厂,二级钳工。

楚恒大笑着迎上去,先是很很拥抱了下老连长卫超英,揶揄道:“您可胖不少啊,还能不能带我跑十公里了。”

“你特娘的,见面就揭短,一会罚三杯再说话。”卫超英摸了摸大肚腩,想起来曾经带着这帮小崽子翻山越岭的回忆,不由得一阵唏嘘。

“那可不成啊,狗日的买了茅台,他罚完三杯咱喝啥?”一边的郭开不干了。

“就特娘的知道喝,当兵那时候就天天因为喝酒挨罚,怎么现在一点记性不长!”卫超英上去就是一脚。

“丫就欠抽。”楚恒越过卫超英锤了何子石一下:“你小子还是那么壮实。”

“你也不差啊。”何子石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会找地摔一跤,试试你成色。”

“滚球。”

楚恒横了他一眼,他又没疯,跟这大黑牛摔什么跤,找罪受呢。

旋即他又放开何子石,一把揽住最后面胡正文的肩膀,笑骂道:“特娘的,见到老班长不知道打个招呼,闷驴一个!”

“班长。”胡正文咧嘴傻笑,还正儿八经的敬了个礼,然后就讷讷的站在那不再说话。

楚恒顿时一个白眼,懒得在逗这个闷葫芦,招呼着众人进屋。

几人一看屋里的几道菜,口水顿时就下来了。

也不客气,上桌就开吃。

等吃的差不多了,正戏才开始。

战友会战友,就是喝大酒。

别的都不提,先一人来一杯茅台润润嗓子,等喝完了再开始忆往昔,看今朝。

一边喝一边聊,足足到晚上八点,酒宴才结束,最后没有一个说话恩能利索的。

前院这帮邻居可倒了大霉了。

闻着酒香菜香,大人小孩全在那流口水,脑子里就剩两字。

真香!

有小孩忍不住了,哭着喊着要吃肉,还惹来好一顿打。

“时候……不早了,散了散了,明……明个还得上班呢。”

老连长卫超英站起身,制止了拉着楚恒还要喝的郭开,招呼着大家一同离开。

已经有些头重脚轻的楚恒起身相送,等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中后,才晃晃悠悠的回屋。

他强忍着不适,给炉子封上火,然后才钻进被窝。

一夜好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