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01章 曹公有先祖之风!  历史系之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

嘉平六年,九月

阳平郡,元城县。

“我要状告束曲!这厮竟敢令其妻以诱我!”

“献妻之事,骇人听闻!”

“实毁人伦之操,坏男女之节!”

“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妄图败坏我的名誉!”

“请县令速速派人抓捕!”

县衙之内,一位少年笔直的站在县令面前,大声的训斥着。

而县衙内诸多官吏,此刻早已是目瞪口呆。

这少年郎身材修长,年纪不大,却已有成人一般高。

他穿着三绕曲裾,头顶戎冠,束腰悬挂着长剑,而那模样,白净如玉,剑眉星目,极为英武俊美。

在少年的身后,站着十几位凶神恶煞的粗衣壮汉,这些人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皆眯着双眼,不怀好意的盯着面前的县令。

而在少年郎的身旁,则是躺着一个美妇人,一动不动。

这妇人埋着头,看不到姿色,而身姿甚是妖娆动人。

县令束完看了看那美妇人,又看了看面前的少年郎。

那一刻,他的脸色铁青,额头几乎能看到暴起的青筋。

“曹公....这又是为何啊?”

“不为何,就是来告状的!怎么,大魏不许宗室干涉政务,总没说不许宗室告状吧?!”

县令束完留着山羊胡,身材清瘦,模样端正,神色孤傲。

可听到少年的话,他是瞬间破防。

有魏一朝,他就不曾见过胆大妄为的宗室!

“乡公,您可莫要自误啊。”

束完眯着双眼,冷漠的说道:“您贵为公爵,实在不该三番五次的前来县衙滋事。”

“高贵乡公或许不知道吧,大魏律法禁宗室交通宾客。”

“您以钱养客,结交氓首,庇护囚犯,拉拢游侠,指使匪类,勾结商贾,单是其中一条,就足以诛了。”

“我看啊,您还是回去吧。”

少年郎双手叉腰,脸色潮红,身上还弥漫着一股酒气。

听到束完的话,他忍不住仰头大笑了起来。

“谁说我养了门客?这些不过是我家里的奴仆而已,怎么,魏律还禁止宗室养奴仆吗?”

“至于什么庇护,拉拢,指使,勾结,这就是欲加之罪了。”

“我向来仗义疏财,过往的人有求于我,我必相助,这是乐善好施,是善举。”

“至于有求于我的人是什么身份,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做出诸多善举,这也是你个县令教化有功啊,当然,你也可以上书告我呀,哈哈哈,说不定咱还能同坐一辆囚车呢!”

束完看着面前这个肆无忌惮的宗室,双拳紧握,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胆大包天!!贼类!!

大魏对宗室向来管的很严,宗室一直都很感谢文帝曹丕的大恩大德。

他为大魏开辟了新的宗室制度。

大魏的宗室没有半点实权,不能征召,收税,更别说什么军队。

就是堂堂诸侯王,身边只有十余个老弱病残。

总是将最贫瘠的土地封给他们,不给他们俸禄,不许他们经商。

别的朝代都是派家宰来照顾诸侯,唯独大魏,居然设置了防辅令和监国谒者来监视诸侯。

不许他们超出府邸三十里,不许他们会见亲友,不许他们用奢侈品,不允许他们写信,地方官员都能管着他们,又有频繁的迁徙改封,不与他们安稳。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大魏的诸侯过的比狗还惨!!!

可就是在这么一群生活惨不忍睹的诸侯里,却出了这么一个奇葩。

他胆大妄为,压根就不将防辅令,监国谒者,乃至地方官吏放在眼里。

诸侯不能犯下的恶行他几乎都犯了一遍,如今还跑来县衙叫嚣。

“曹髦!!你到底想要如何?!”

束完质问道。

少年郎,也就是大魏的高贵乡公曹髦笑了起来,绕过了面前的束完,几步走到了前面,就在县令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而那些浪荡子们也纷纷跟了上去,站在他的身边。

他们旁若无人的大声交谈了起来,简直肆无忌惮。

曹髦这才看向了站在下方的束完。

“我要你审案!”

“去将束曲抓过来!”

“你知道他藏在哪里!”

曹髦皱着眉头,语气也逐渐暴躁。

束完只是微微抬起头,死死盯着他,不曾开口。

他知道曹髦这般行为的缘由,他就是不满意自己前几天对一起案件的判罚而已。

可是他不能理解,这厮为什么要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为那个黔首出头,前来找自己问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