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九章 战备  板斧战士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望山,

“……擦!你说的还挺有道理,可老子到哪里给你搞五十万的货?你让我交一车垃圾给你吗?你当税务局是傻子吗?补消费税,都不会上网查价钱的?”

扫把头,

“这简单……不过你网名居然叫望山?太文艺了吧。闷骚啊?”

望山,

“擦!我不想被扫把头说啊!别废话!说重点!”

扫把头,

“行吧,我发你个临时雇佣合同,你做远程狙击支援,帮我把这个地方抢了,风险我担着,收获我们平分,你的那一份再走我公司名义,转一手内部价收购,这生意就算做成了,你的账也干净了。超出五十万的部分,全算你的额外报酬,做不做?”

望山,

“想不到你这穷鬼还真是个公司狗……好吧,这主意听起来可行,但这个,秋山道馆,真的有价值五十万的货?”

扫把头,

“当然了,你看这刀不错吧,人家送的,再抢他个五六把就够了。”

望山,

“别人送你还要抢?大小有点毛病……”

于是李蟠和三头犬的狙击手望山达成协议,签了合同,联手搞秋山一票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不管K是出于上位保护者的姿态,还是身为夜之都的仲裁者,抑或单纯馋他身子。

这次她都确实帮李蟠担保,摆平忍者和三头犬,给他解决了后患。

看在K动了面子果实的力量,自己也铲一只蛛,爆一个头,确实现在还干不过三头犬,那挨人家两枪和解,也算公平。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李蟠可以不和望山计较。但他和秋山家这个过节,可没有那么容易解开的。

因为不是他要盯着秋山家搞的。

和三头犬那边自己惹来的报复不一样,秋山家问题的根源可不在他身上。

不是李蟠去找秋山家的麻烦。也不是秋山家有多看得起一穷二白扫把头。

归根结底是秋山家先出的手,偷公司的东西,做贼心虚。

而对方对7号仓库下手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虽然这次被李蟠找上门了,紧急把彩子丢出来转移视线,明哲保身,但早晚都会和怪物公司正面冲突。

何况李蟠也得了解上一届公司全灭的真相,才能防护于未然。而作为公司全灭后,第一个对怪物伸手的势力,于公于私,秋山家都绕不过去了。

所以无论他私底下拿了人家多少好处,挨了多少大棒,尝了对少甜枣,迟早都有一天要动刀的。

李蟠在军校倒也不算全混日子的。他至少知道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与其等人家准备完全打过来,不如趁着对方没准备好的时候攻过去。

而现在,刚刚一百万到账,土下座跪完,对方以为暂时事情摆平的当口,就正是对方最松懈的时候,此时不干,更待何时?

于是总公司也认可了他的意见。

是的,真当公司傻吗啥都不知道?你一个代理总经理,账户突然大额入账,流水偏差到把税务局都引来了,他公司能不问一句?

这要真是李蟠为了区区一百万就把公司给卖了,那他妈安全委员会不要笑掉大牙啊!

干,早知今日一百万,何必当初两千五……

总之那边都发传真过来问了,李蟠也就东拉西扯添油加醋浑水摸鱼趁火打劫挑拨离间祸水东引得,洋洋洒洒一篇申论交上去。当然他和三头犬的事就略过不提了,你管我赚了钱怎么花?

总之中心主旨就是论证秋山家的有多欠干,竟然不给公司的面子!

不错,见识到K扯着虎皮做大旗,用夜氏集团的面子威压五车学院一群老弱妇孺之后。李蟠也懂了。

怎么原来你们公司出来赚钱,还想要面子的啊?

那就好办了啊,毕竟李蟠和秋山家的又没有什么谈钱过不去的私人恩怨,还收了雅子一把童子切,尝了她一盏海藻酒呢。

但你怪物公司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这事情到目前为止,对方只赔偿了李蟠的精神损失费不是吗?

公司的份呢?

堂堂安全委员会成员,诸天万界怪物公司,0791总经理(代理)!被人堵在家门口砍!

手续齐全,正经纳税,定期消防检查的仓库被人掀个底朝天!

公司不要面子的吗!

公司的精神损失费呢!?

李蟠这可是在给公司出气啊!你能没点表示?

好你没表示老子也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