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四章 药香  板斧战士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最后李蟠还是感受到了雅子浓厚真挚的诚意,接受了对方认真的道歉,并额外宽限了几日。

废话,那他还能怎么样,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何况人家秋山雅子就差直接一个大字躺下了,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得摆烂,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凉拌喽。

说真的,大多数穷鬼反而格外有矜持和操守,要不然也不至于落得两袖清风,反而这些有钱人耍起无赖那是真的不要脸,李蟠也很无语的啊。

不过咱得有一说一,平心而论,秋山雅子这事情办得其实还挺地道,不愧是深谙公司规则,开企业文化培训的,对方不仅请了李蟠一顿大餐,各种刺身海鲜大饱口福,还助他一道修行,前前后后伺候好了,末了还很上道得送了点小礼品作为纪念。那款待的真是相当地道了。

对了,小礼品,这是一把秋山家祖传的名刀,号称是某代织田公所赐,鼎鼎大名的天下五剑之一,童子切安纲……的仿制品。

那当然正品在织田家的宝库里生锈呢,怎么能轻松。

不过织田家也知道刀是用来杀人的,所以喜欢仿制祖传古董名物,赐给手下人以示信任。一般武将忍者得力干将就送把刀,文官律师科学家就送个碗,或者茶壶什么的。还有专门的电视直播纪录片,一群老头捧着个碗感激涕零,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秋山家世代都是人家的兵术指南,剑道教练,贴身带刀侍卫,保安队长,当然也得拉拢一下,送你把刀用用怎么了。高天原的主宰织田氏家里赐下的东西,那当然是好东西了。

这一把童子切,外形就原样复刻了原刀,是柄刃长80厘米的古式太刀。且刀身材料也与时俱进,用军用合金打造,达到了刀匠技巧的巅峰。什么吹毛断发滴血不沾太没有挑战性了,你拿这把刀砍路边的垃圾桶,保管一刀一个。

干嘛,瞧不起垃圾桶啊,这年头路边的垃圾桶可都是回收太空垃圾融炼的咧!那这些年都踏马升级成战舰用合金版了好伐!

于是李蟠酒足饭饱,就和秋山雅子互换微信咳咳,通讯链接,联络以后再约,然后扛着太刀回家了。

所谓手持利刃,杀心自起,你还别说,抗把太刀,还真容易生出种拔刀砍几个路人洗刃的冲动。

不过李蟠还是克制住自己,毕竟用刀也太血腥了,太暴力了,砍到大动脉全身都喷满了,很难洗干净的好不好。何况都什么年代了,你拿把刀在路上走,就算精神鉴定蓝得拉稀人家都当你神经病,所以有什么事大家不能直接开枪呢?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这把童子切连垃圾桶都能砍翻,怎么着也算是五级刀吧?那大概黑市里也能卖他个万八千的,还贷就足够了,万一乱砍乱刺毁伤了刀刃,报价得少好几千呢。

于是李蟠喜滋滋坐地铁回到公寓,这一趟确实还算不虚此行,小小攥了一把刀还省了一顿饭钱,而且他还真感觉在雅子的大力配合下,九阴炼形的功力有所提升,体内残存的僵尸掌力都炼化了不少。说不定每天都按照这个节奏修炼,这个月底九阴炼形也可以升级一转了呢。

不过想到这个李蟠又发现了新问题。

如果《九阴真经》可以找人帮忙,一起修行。你不挑的话,找个人一起修行确实不难,有钱就行了嘛。但想找‘尸’助力修行恐怕就难喽,这年头哪里还有僵……

哦哦!不知道僵尸的远亲行不行呢?

于是李蟠发短信。

扫把头,“睡没?”

K,“?”

扫把头,“来。”

K,“又来了!?”

扫把头,“没,想你了。”

K,“滚!”

李蟠耸耸肩,看来K没心情约啊,那下次吧。

熟门熟路掰电梯回到家,公寓被修好了,看来只要打款到账,物业反应还蛮快的么。

可就在李蟠识别了身份,正要进门的当口,他突然闻到一股非常熟悉的幽香。就是雅子身上的味道,这不是香水,也不是什么体香,似乎是某种调配的草药,虽然对方刻意掩盖,起初也闻不大出来,但因为气味独特,和楼道里工业气味清新剂味道迥异,还是能嗅得出来,大概,是练武之人擦拭包养身体,专门调配的汉方秘药之类的东西吧……

李蟠下意识反应过来,猛一个激灵,把扛在肩上的童子切一支,往侧上一拦。

果然下个瞬间,白刃一闪!刷得一道刀光从门后闪出!当他面就落下来!直照头劈开!铛!一声劈碎了护鞘刀铣,搁在童子切刃口上,打得火花四溅!接着去势不减!刀锋一转!顺着刃口噼啪噼啪拉下来!把昂贵的刀鞘劈散破如乱麻,双刃相加擦出一溜火星!直照李蟠脖子上压来!

而在这一闪而过的花火中,李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