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还款日  板斧战士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什,什么?踢馆?”

“这是在拍电影吗……”

“难道是黑帮?”

学员们纷纷避让,把师范代扶起来,道场座馆的教练也匆匆赶到,

“你是什么人!再胡来我们可要报警了!”

李蟠笑笑,把上身正装脱下来,叠好放柜子上,把‘黑鸢’也放下。

“不是说了么,老子是来踢馆的,来啊,剑道的不在,你们教柔道的先来玩两把呗。宣传册上不也写了,秋山道馆是上古兵道,可以接受真剑比武,生死自负的么。”

这确实,虽然开了各种补习班做副业创收,但归根结底秋山道场是开武馆的,出来开馆少不了有人打擂挑战的,如果遇到事情就报警,那以后道上不要混了,何况这年头NCPA确实也没啥用就是了……

能应聘座馆的教练当然是专业人事,看块头至少就是95公斤级以上的专业柔道运动员,绝对是三级巅峰了。

专业人士办事也专业,先谨慎得观察打量了李蟠一番,确认对方不是纹身的黑道,似乎并没有使用什么夸张的义体强化,就手上有一个弹道处理器,而且也没有开枪的打算。单从体格来看对方也是标准身材偏高瘦,还是自己体重占据绝对优势,这才点头道,

“你要挑战,可以,那按照规矩来,出去,脱鞋。”

李蟠咧开嘴笑起来,

“玛德,都耳朵聋了是吧,脱鞋,脱尼玛哔呢小鬼子!呵——呸!”

李蟠一口痰吐到地板上,还踩住了碾一碾。

教练大怒,

“马鹿野郎!”

教练冲身而起,好像人熊一般扑来,上来就是一个右势起手,左脚一个箭步冲进来,试图以重量冲击逼迫,撞开李蟠的架势重心,同时双掌齐推过来,一手抓向李蟠衬衫左领,一手拿向他右中袖外侧,分明一上手就想使出浮落,把李蟠扯倒了按在地板上,大概想用他的脸把那口痰擦掉之类的吧。

不过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柔道高手,李蟠可没学过这些专业的,说白了他也就最近炼成《九阴炼形》,仗着对方看不出他是四级体能,故意来欺负欺负人。

何况平常他都是在军校和街头打架,哪儿懂得这种华丽的摔技格斗技,李蟠只知道,你根本没有施展地面技的机会,一旦倒地,周围就有一堆人围上来,扁得你爬都爬不起来。

于是被对方右手一把抓到左领的瞬间,李蟠双手一错一拿,一个折腕带臂,喀吧一声脆响,就把教练的尺骨卸掉了。

“啊——!!”

教练一声惨叫,由于错估了李蟠的身材体型,全身一撞之下竟然一步都推不动,而《九阴炼形》带来的绝对力量差距下,后头的连招一招都使不出来,就被李蟠双手铁钳似的,拧住桡骨高,接一个叠肘上托,使出一招标准的擒拿。

“嗷!!”

接着又是咔嚓一声脆响。

教练的右臂瞬间翻折过来,呈现一个扭曲的直角!

而不等教练惨叫求饶,李蟠猛得抽手一拉,托臂后带,将手里的壮汉,好似布娃娃般带飞起来,并顺势接了一击膝顶,一膝撞在教练的颈部动脉,踢得他整个人登时晕厥,咚得一头栽倒在地,一点声音都没了。

“嘶——”

围观学员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万万想不到道馆的教头一招就被秒了。

李蟠也有点意外,没想到一膝就把人脖子差点撞断,赶紧收住手刀,才没把人脑袋砍下来。

还不适应四级的身体啊。主要也是因为以前他都是一个人单挑一群,而且当初肌肉力量确实不够强,壮一点的对手,得打个十几二十拳才能撂倒。

而遇到打了半天,不能把第一个对手击倒的情况,就很容易陷入被围殴的局面,所以他也养成了习惯,一上来就找机会拆筋卸骨,就算不能击晕击倒,但折了对方手脚,打得骨折脱臼也能有效减少对手数量,再一个个处理。

后来他这么连招养成习惯了,就喜欢上手用关节技折人手脚,下手就是往死里打的,也没个轻重。

现在却没想到,九阴炼形以后,基础身体力量提升上来,一个膝撞就能把人击晕,而且力量有点没收住,手骨都折断了,森白的骨刺,血淋淋得从对方皮肉里裂开来,倒刺出来,看着伤口格外惨烈,确实有点过分了。

李蟠赶忙试试教练的脉搏。

咻,没事,还活着。只要没死就行,都赛博朋克的年代了,这点小伤随便治啦,大不了换装义体喽。

“那下一个谁?要不你们一起上?”

开玩笑,这三秒钟半条命没了,打个毛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