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远山  板斧战士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远方是一片巍峨的高山。

而那山的尽头似乎还是山,山一直往天边延伸过去,不知是紫色月亮的光芒,还是深沉星空的原因,连绵的群山呈现淡淡的深紫色,并一直向天地的尽头延展。

巍峨高耸的山颠似乎隐藏在一片深沉的灰色雾霭之中,只隐隐约约露出层层叠叠,无穷无尽的山岳险峰,就仿佛是海面掀起的波涛,仿佛无穷无尽的山峦和大地,都在海浪般起伏翻滚着,并随着雾海的波浪,随时都要倾覆拍打下来似的。

有那么一瞬间,李蟠置身在这片紫色的世界中,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心中生起一阵阵莫名的颤意,下意识想要仰倒过去。

忽然,“嗷呜!”得一声狗叫让李蟠回过神来。

他退了一步,还是站住了脚,扭头看到一只大黑狗蹲在脚边。

这看起来是一只黑熊犬,头大嘴宽,有一双乌黑的眼睛,肩高足有一米,毛发又黑又厚,尾巴上卷,结实有力,胸前亮亮的,看起来好像是脖子上挂了什么似的。

李蟠蹲下来,伸出手摸摸狗头,看到从厚实颈毛间露出的银钥匙,逐渐回过神来。

哦,现在大概是在做梦。

首先肯定不是虚拟机模拟的超梦,身体实感不一样,也没有听到系统哔哔是否快进,是否增加真实感,是否跳过广告,是否续费会员。

显然也不是药物酒精,麻痹大脑诞生的幻觉,因为他的意识,依然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嗷呜!”那黑熊犬又吠了一声,呼得朝着山脊上蹿去,远看着像一团黑云。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李蟠大概会迷茫得在这片梦境中徘徊游荡。

但之前被Mr007提醒,还看到了狗脖子上的钥匙,李蟠也知道,这现在大概就是所谓的,‘正装/守护者的试炼’了。

现在李蟠也多少了解了一点怪物公司的尿性,而且一只大狗可比插眼的钢笔让人安心多了,于是他也不再慌张,便跟随那只黑熊犬的引领,顺着山脊往上攀爬。

于是一人一犬,迎着群星,向着那拢照在雾霭中的,深紫色的山峦攀登。

黑狗时不时得停下脚步来等等他,等李蟠赶到了,摸摸狗头,再继续蹿出去领路。

不知道这黑狗要带他去找什么,但这片山真的很怪。

不知道是不是梦境中的错觉,但李蟠仿佛觉得在登山的时候,仿佛天上的星辰也在随着他们移动。

在这个诡异的梦境里,时间和空间漫长得令人难以置信,李蟠觉得自己一直在走走走,一直在走,起码走了十几天,沿着光秃秃的山脊攀登,却始终走不出迷茫的灰雾,更望不到远山的尽头。

还好黑狗一直陪伴着他,有时候狗真的比人更可靠,更忠诚,更值得信任。

大概‘公司狗’在某些人耳朵里听着其实是个美名吧?

其实他自己也差一点被公司训成狗的。

毕竟这年头家庭富裕到可以自费完成学业拿到文凭的只有极少数顶层,绝大部分人都得申请公司的助学贷款,并且去公司开的技校和大学,以后毕业自然也是公司的社畜蓝领白领。一部分较贫困的家庭连公司技校都上不起,会去把子女送去学费相对较低的军校,虽然毕业以后都算作预备役,遇到公司战争会被应召入伍,生还几率比九死一生稍微低一点,但至少军校包吃包住,而且有机会实现阶级飞跃,比如最近打了舰队会战,死得都没人开船了,每年就会有一定名额下发,招募炮灰咳咳,步兵预备役升格为星舰兵。

李蟠记得在军校的时候,他就曾经被一群人半夜从宿舍床上拖下来打,就因为他的综合分最高,而当时是和平年代,公司战争刚刚结束,大量军人被强制退伍,当期的星舰士官名额只有一个。甚至他差点被骇客搞死那次,大概也是他的这些好同学们在暗中下黑手,把魔偶带到军校内网给骇客开了后门。

而更搞笑的是,和这些渣滓斗智斗勇卷了好几年,最后笔试第一名的李蟠还是在面试中,因为‘仪容不整’落选了。毕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从将军到征兵办主任也都有儿子的,所以懂的都懂。

好吧,星舰兵虽然‘已经躺在棺材里了’,但至少不用参加平流层空降作战,穿着机动兵装扛着便携核弹,像扑火的飞蛾一样用肉身去撞星堡要塞不是么。

于是最后,李蟠忽然得就失去了认真做狗的机会和兴趣了。

扯远了,总之很可惜,在夜之都这种地方,养宠物早已是极少部分人的特权了,毕竟东京都都十三次全灭,核战公司战争不知洗地多少遍,0791地球的生态圈早特么崩溃N次了,现在这么多人好死赖活得挤在夜之都这破地方,也是因为整个地表除了少数几个都市圈,和那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