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 下班  板斧战士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总算下班了。

是的,就算是在赛博朋克世界财阀宇宙,也是有‘下班’这个定义的。

毕竟每年五天带薪假期,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的义务工作制已经是踩着劳工社畜们的生理极限了。

虽然也有一些企业工厂是两班倒的,白天一班晚上一班,当然这种主要是为了设备持续生产不停机,可没有加班费的。

而且要是所有人都住公司,房子还卖给谁?房地产生意还做不做了?而且你住公司你交房租吗?下班!都给老子下班!谁管你通勤几个小时,下班滚蛋!

于是李蟠入职的第一天就这么乱糟糟得结束了。

和一群社畜一起挤在地铁上,李蟠和所有人一样,呆若木鸡得瞪着从车窗上倒映出的影子。

当然,其他人的义眼瞳孔里是五光十色,色彩绽放,正沉迷于QVN网络刷短视频,玩游戏呢。而李蟠是真的对着镜子发呆。

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穿越。

穿越前是工薪族,穿越后还是工薪族,要是这辈子死了以后,下辈子还是工薪族可怎么办?这该不会是什么诸天无尽加班地狱吧……艹突然好恐惧……

李蟠不敢想了,赶紧联网上限,用电子海洛哔麻痹自己。

不过这年头虚拟网络上的沉迷方式实在太多了,随着科技的进步,你真的可以在网络上遨游,虚拟世界已经被构造得和真实世界几乎无法分出差别。

而虚拟主播,游戏玩家,网络艺术家,各种职业都可以在线工作。

而只要有钱,搞个生态舱,或者直接住到酒店式网吧里,把肉身泡在营养液里,就会有人专门照料你的躯体,字面意义上,成为‘永久’活在电子海洋里的电子幽灵。

其实李蟠前世就是游戏玩家,这一世又没有父母管着,差一点就沦落到那种点电子幽灵的地步。

但QVN是不安全的。

虽然公网上有公共安全系统监管一切,但总有人架构非法的深网服务器,而安全系统也不能阻拦你自己作死。

可能只要一步踏错,连入陷阱中,你就会失去一切,破产都是轻的,直接变成一具受人操控的电子僵尸都有可能。

而李蟠就是被人耍了,他在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想在学业之余,做个游戏主播,专业玩家的,起初还挺顺利,小小攥了一笔。但是后来被专业骇客黑了。要不是当时他在军校内网,对方没敢做的太过分,只怕小命都没了。

但他倾注热情的游戏账号被盗了,而且被骇客的魔偶攻击时,一瞬间不仅从公共网络断链,甚至直接失去身体控制,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就好像被关在一个密闭的电梯里,无限坠落的无助和绝望,实在吓到他了。

从此以后李蟠也对那些大型虚拟网游,或者说对整个QVN深网区都产生了心理阴影。因此现在基本上,也就看看公网和浅层的电视节目。

每次他凝视那无数链接代码,都觉得在繁华绚烂的五彩光影幕后,藏着不怀好意的骇客,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那无尽的虚拟网络,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虚无的深渊,一旦陷进去,跌入虚无中,就永远都爬不出来。

有时候连李蟠都不知道,到底是这电子的深渊更可怕,还是这现实的地狱更令人绝望。

他只能在一边快撑不住的时候,逃到另一边,如此反复在悬崖两侧横跳。

而这年头普通人的处境和他都一样。疯狂只在一线之间。

“啊啊啊——!”“吱——!”

尖锐的刹车声猛得把李蟠从小电影中惊醒,一个激灵启动刑天战斗模式并链到安全网络,防止有骇客攻击,并留意四周的状况。

原来前头站台有人卧轨自杀了,血沫从地铁车厢的门窗门缝中渐进来,把一群人都溅成粉红色。

唉,这倒霉地铁,郊区环线么就一堆瘾君子嗑药拉屎,市区内线就各种跳轨自杀。地上永远都是褐色的,不是血,就是屎。

于是地铁被迫暂时停运,要等维修机器人把绞烂的人骨和内脏清理出来。

李蟠也只好先跟着人群出来等候,找了个地方蹲下,擦拭皮鞋上的血迹。

这个时候,他的眼前跳出公共安全网络的警告。

‘区域安全偏差值升高’

李蟠登时警觉起来,伸手按在腰间手枪终夜的保险上。

安全偏差值,虽然他非常讨厌这个麻烦的设定,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是可以保命的。

安全偏差值,顾名思义是一种基于公共安全网络的安全算法参考,安全网络基于整个夜之都,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