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8章 048 开考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柳贺在客栈安定下来之后, 便与施允二人一同温书,距离院试只有短短几日,柳贺并不期待自己的文章能再上一层楼, 这时候也只是依平日的习惯在行动罢了。

随着考试临近,客栈中各地的士子也越来越多,柳贺耳中听着的都是各地方言, 考试前,士子们有闭门读书的, 也有乘坐画舫游历秦淮河的。

柳贺和施允都没有那等闲情雅致,施允带了一副棋, 两人闲暇之余便在楼上对弈,等放松够了, 院试之日便也到来了。

虽然经历过县试和院试, 柳贺依然不太适应大半夜爬起来考试这件事, 好在这次他和施允两人结伴而行,他可以稍微卸下心头重担。

“外面竟下雨了。”

听得门外哗哗的雨声, 柳贺也不由眉头一皱。

县试与府试俱是晴天,到了院试却下了雨,十一月气温原本就不高,风卷着门帘吹进来, 寒意分外明显。

可即便如此,一众士子仍是提起考篮,举伞踏进了雨中,掌柜寻了几件蓑衣分给众士子, 既能挡挡雨, 也能御御寒气, 柳贺将考篮用布盖好, 与施允一前一后沉默地走着。

雨下得不小,稍不注意便会踩一脚的水,考生们提着灯烛行在雨中,烛光将地上的水坑照得透亮。

“快到贡院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众士子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

此刻天仍未亮,正是一日之中最冷的时候,可士子们惦记着即将到来的院试,倒没有谁多抱怨一声冷。

南直隶院试在江南贡院举行,柳贺他们刚刚走来的一路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夫子庙景区,这里既有一座江南贡院,应天府学以及孔庙也在此地,往外一圈便是整个应天府最繁华的所在,徐太傅园便在此处,去南京玩过的游客应当知道,这里是白鹭洲公园的所在地,眼下却是属于中山王徐家的。

若是平日,众士子还有空欣赏,眼下却只想快些进考院。

“应天府士子在何处?”

“镇江府与常州府士子一同入内。”

“凤阳府士子……”

雨声喧嚷,守在贡院外的衙役声音更大了些,士子们则纷纷探起头往外望,却只瞧见黑压压一片的人头。

终于,衙鼓敲了三下,贡院大门开了,考生们排好队,依次被放入门内。

柳贺举伞的那只手都快冻僵了,他手伸在考篮内,摸了两下后,自其中掏出一物递给施允。

施允:“……”

柳贺居然给了他一个还挺热乎的鸡蛋。

施允问柳贺:“哪来的?”

“我找掌柜要的。”柳贺道,“正好暖暖手。”

眼下虽然又冷又潮,院试搜检的速度却比府试要快上不少,不过兵丁们搜检的动作却依然称得上粗野,柳贺左手拿着笔砚,右手则拿着脱下来的衣服,等待唱名后方才入内。

“镇江丹徒士子柳贺!”

“镇江丹徒士子施允!”

柳贺只有一人,负责搜检他的兵丁却有两人,尽管搜检速度不慢,在雨中等久了却依然叫人腿脚发冷。

入了考场,众士子先见到的便是提学御史耿定向,耿定向身着绯袍端坐于公堂之上,正如传闻中那般严肃,柳贺按考场牌号找到了自己的号舍坐下,落座的一瞬,他赶紧用干布将身上擦干,之后便静坐着等待考试开场。

放眼整个大明朝,江南贡院的规模都是数得上的宏大,且江南贡院在洪武一朝乃是会试的场所,建筑环境比之县试府试时要更好一些,而且柳贺运气不错,没分到所谓的臭号。

柳贺没有再东张西望,等一间号舍被考生坐满,龙门渐渐关上,此次院试便正式开始了。

柳贺深吸了一口气,在座位上提了一会神。

院试与府试、县试的内容差不多,均是四书一道,五经一道,五言八韵诗一道,加上诏诰表判一道,柳贺上回府试便是差在试帖诗上,院试之前他着实磨砺了一番自己写诗的本领,不求笔落惊风雨,但也不能诗成考官泣。

考官泣了,他自己也要泣了。

考卷并非由士子们上前领取,而是由堂中书吏依次发放,待梆子声响起之后,就有一位教官开始读题,同时由书吏举着题板在考场内走了一圈,这是为了方便视力与听力不好的考生。

柳贺在题纸上抄下题目。

第一道四书题为“其为气也,至大至刚”。

这句话出自《孟子》,为孟子与与弟子公孙丑之间的对答。

公孙丑问孟子,老师你擅长什么,孟子答,我能理解别人的言语,我善于培养自己的浩然之气。

公孙丑进而问,何为浩然之气。

孟子说,这种气,极为浩大而有力量。

这就是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一句的含义。

这一篇文章中,浩然之气必须与仁义道德相配,必须心中有正义、问心无愧,为做到这一点,必须培养心中的正义,但又不能揠苗助长。

揠苗助长这个成语就出自孟子与公孙丑的这段对话。

柳贺停下笔来思索眼前这句。

不夸张地说,四书题他至今已答了超过千道,此时一看题目,他心中已有了成算。

不过南直院试士子数量众多,如他一般将四书翻烂了的士子恐怕不在少数,因而到了院试这一级的考试,重点已非能把题目答出来,而是如何将题目答得出彩。

柳贺蘸了墨汁,先在稿纸上写了一句,片刻之后他又停下笔,继续默默沉思。

考场中众士子的表情都与柳贺一致,均是埋头苦思,也有才思敏捷的考生迅速在稿纸上写完一篇文,再修改数遍,这才将文章慢慢誊写于考卷之上。

此时戊字号房中,武进籍士子唐鹤征心道,孟子浩然正气之说与他心之官本思的想法有契合之处,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