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章 049 考完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柳贺写文章时注意力往往能十分集中, 一写到试帖诗,他的思绪就开始往各种地方飞。

他此刻想到了谢灵运的名言,天下才有一石, 曹子建独占八斗,我一斗,天下人共一斗, 放到他身上的话,那至少得是小数点后六位。

不过此刻毕竟是在考场上, 即便不擅长试帖诗,柳贺仍在专心致志地写。

耿定向所出这道五言八韵诗, 题为《赋得野竹上青霄》。

“野竹上青霄”出自杜甫诗《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一》中的“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一句, 这一句柳贺并不陌生, 他虽然没有李白杜甫的诗才, 对两人写的诗却可以说是倒背如流。

如果让柳贺用一个词形容他此刻的状态,他可以说是抓耳挠腮。

但府试之后的训练多少还是起了些效果的, 柳贺憋出了十六句,从文辞优美上来说,这首诗比起府试时强了不少。

最后一道题,耿定向出了一道判语, 盗贼窝主。

判语考的是士子对律法的了解,盗贼窝主在《大明律》中有明确规定,柳贺只需照写就行,从某种意义上说, 判语题就是送分题, 但士子须得熟记《大明律》五刑、十律、八议及刑律户律礼律各卷的内容, 多花心思是很有必要的。

背书柳贺向来在行, 他提笔就写,“凡强盗窝主、造意、身虽……”洋洋洒洒一遍写完,再照抄到题纸之上。

到现在,院试的四道题柳贺已全部写完,速度比之县试时又快了不少,考县试府试的时候,柳贺心中还是很紧张的,下笔时常常犹豫不决,而到现在,文章写多了,好与不好自己心中很有数。

科试揭榜的时候,常有考生在衙门外哭号,言道考官不公出题不公等等等等,然而自己文章写得究竟如何考生心中其实是有数的,侥幸心理要不得。

当然,若是一味觉得自己写得好,而拒绝来自旁人的否定,这便是过于自信了。

……

和县试府试不同,院试的文章士子们需要糊名,因而就不会有考官当场取中的事情发生,柳贺考完后便中规中矩地交了卷,在龙门内等待开门。

他与施允此次不在一个考场,但因两人都主《诗》经,考场离得很近,柳贺在龙门外稍候了片刻,就见施允神色冷淡地出了考场。

和施允相处久了,柳贺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冷脸,甚至能从对方的冷脸中判断出对方心情的好坏,此时一看他就知晓施允心情不佳,他也没有多问,只轻轻拍着对方的肩膀。

龙门处聚集的士子越来越多,有相熟的士子聚在一处讨论起了题。

“这次四书题储兄是如何破的?”

“《诗》一题有些难,考的那句我平日从未练过。”

“‘君子万年’一句在《既醉》一文中出现多次,大宗师却只选了’景命有仆’一句,实在叫我思量甚久。”

考生们喧哗的声音大了,便有兵丁前来阻拦,众人明明有许多话要说,却也只能憋到考过之后。

等了许久,龙门才打开,此刻天还未黑,柳贺与施允提着考篮往客栈的方向走,晨起时下的那场雨此刻早已停了,地上却仍是潮潮的,风刮在脸上反而更冷了。

施允忽然道:“我五经那题答得不好。”

施允向来不会说谎,他说答得不好,那必然就是不好。

柳贺也觉得有些无奈,因两人约定了要同赴乡试考场,但柳贺却不好在施允面前说安慰的话,这多少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在,虽然按施允的性格应当不会在意,但柳贺把他当朋友,朋友之间,伤人心的话越少说越好。

柳贺点点头:“你也不必想得太糟。”

相对府试,院试的录取率其实还好,何况柳贺对施允的才学很了解,他自认为答得不好,但在前来赴考的一众士子中,施允已是十分出色的了。

……

柳贺和施允在客栈中等待放榜,而府城及苏松等地出身的士子们则奔向秦淮河,一睹画舫之中佳人芳容,或是一夜纵乐,或是吟诗作对,此刻院试上的紧张都被众人抛在了脑后。

柳贺和施允兜里无财,名气又不足以成为某位大家的座上宾,干脆就绕着秦淮河走了一圈,第二天又去紫金山晃了晃。

回来之后,二人听说还有不少士子在秦淮河上包了船,此刻都不禁摇头。

客栈掌柜却劝二人:“二位公子何不趁着放榜前一乐,等过了放榜之日,取乐的兴致便没有了。”

柳贺默然不语。

客栈中如两人这般的士子也有不少,毕竟并非人人都家境富裕,来住店时,富裕的士子们选的是上等房,柳贺与施允则挑的下等房,即便如此,住店的费用仍是不便宜,若是再去画舫消费一夜,他与纪娘子一年的饭钱都能花光。

掌柜为何非得力荐?实是因为秦淮河上的画舫与各家客栈关系都不错,若是能推荐一位才华横溢的士子(冤大头)前去,客栈这边还能拿些提成。

值得一提的是,应天府中不少青楼都是官方所设,属于南京礼部下属的教坊司掌管,礼部是清闲衙门,教坊司可谓其中最大的收入来源,官员们一边将乐户归于贱籍,一边花起妓/女们的血汗钱,实在是大明朝一大讽刺景象。

柳贺和施允没听掌柜劝导,在掌柜眼中,两人自然是穷书呆的代表,当下便少了几分热情。

二人也并不在意,只听窗外丝竹声阵阵,士子们熏得满身酒气从画舫中出来,空气中似乎都飘着胭脂水粉的气味。

……

院试之后,尽管眼下还未张榜公布名次,士子们却在纷纷猜测谁能入前十,谁能入选五经魁,各府的府试案首皆是榜上有名,如姜士昌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