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7章 037 府试开始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柳贺在客栈住了一夜, 不知为何,他这一夜住得不太安稳,楼下似乎一直有什么在在响动, 及至后半夜柳贺才觉得睡得稍稍沉了些,可还未睡多久,楼下已响起了梆子声。

柳贺只得起床, 找伙计要了些热水,洗了把脸,才觉精神稍稍足了些。

此刻才过寅时,天还黑漆漆的,可客栈中的士子大多已经起了, 来大明朝最让柳贺诟病的就是这一点, 干什么都得起早,若是在现代,早晨三四点还有不少人没睡呢。

柳贺喝了些粥, 将馒头撕开搭配着粥喝, 客栈端上来的粥都是极稠的,若是稀了,伙计们不免被士子们多说两句。

柳贺一边喝粥一边打着盹, 趁着进考场前再补一会儿觉, 客栈中诸士子也与他差不多,都安安静静的, 没有说话。

说实话, 这气氛称不上妙, 明明还未开考, 却让柳贺有种已经落榜的悲壮感。

“此次已是我第五回参加府试了, 我纵有一身抱负, 却连区区府试都难过。”

“李兄不必如此,眼下府试还未开考,何故说这丧气话?”

“不怕祝兄你笑话,我少时还以为考秀才举人易如反掌,如今却连个童生都未考取,成日读书读书,也不知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诸士子的视线此刻都被说话之人吸引了过去,却无人出声嘲笑。

童生功名看似易得,可惟有亲自考过才知晓其中艰难。

今日是这士子在此长叹,过几日出了龙门,默然不语的又会是谁?

功名二字牵动人心,身处其中,谁都难称洒脱。

……

柳贺将考凭等物件收好,出发前又将笔墨等仔细检查了一遍,便与同客栈的士子一同坐上马车,向府学的方向赶过去。

车资自然也包含在房费之中,价钱称不上便宜,但眼下府城中聚集了三千士子,除非家有马车轿子或是住得近的,在这夜路上到达府衙也不容易。

此刻天还未亮,路上却车马声匆匆,一片喧闹之声。

柳贺在黑暗中眯了片刻,稍后便听车夫在帘外道:“各位公子,考场到了。”

掀开帘子,视野之中却是一片明亮,此刻考场前的四处巷道,无处车流和人流朝此汇聚而来,点点火光将黑暗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这便是星夜赶科场。

府试的考场与镇江府学建在一处,府学原先是孔子庙,后经柳开与范仲淹重建,又于本朝景泰年间迁了新址,至今已有百年历史,因而府学名气虽比县学大,可环境却不如嘉靖初新修的丹徒县学,更比不过丹阳金坛二县,这两县天高皇帝远,比附郭的丹徒县更自在,花钱也更大手大脚。

眼下龙门还未开,柳贺在人群中辨认丹徒县考生们所在的位置。

好在各县都有人引导,柳贺循着人声站进了队伍中,过了片刻又听有人在喊:“提堂坐号的站在前头!莫站错了位置!”

柳贺又默默从队伍后排移至前排。

他发现施允已在前头站着了,不由埋怨道:“施兄怎么不叫我?”

“你不还是来了吗?”施允瞥他一眼,“站好,过会就要入内了。”

柳贺于是乖乖站到了他旁边。

县试前十方可提堂坐号,柳贺往前站时,站在施允四周的几位士子还未关注他,待柳贺站定了,几人才知,柳贺竟也是此次县试前十之一。

施允的面孔这几人并不陌生,可柳贺便不同了,不仅脸是陌生的,柳贺这个名字也是县试长案公布后几人才听说的。

在县试之前,柳贺不过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但能从两千多人中杀出重围,柳贺实力恐怕也是不凡。

……

卯时一过,龙门终于大开了。

考生们如县试时一样等待着搜检。

经历过县试一遭,柳贺已经习惯了,脱衣解袜一系列流程行云流水,反正无论快慢总要脱的,与其慢不如快,减少在空气中的暴露时间,也能略微减轻他的羞耻感。

兵丁们的搜检堪称粗暴,这种状况被历代参加科试的士子们吐槽过,可是状况始终未得改善。

柳贺长衫内外被仔细翻看了一通,考篮内的笔墨及吃食也被翻了一圈,连馒头都没被放过——倒也并非兵丁严苛,柳贺捱搜的时候,一位考生被翻出了异常——他竟将一整个馒头掏空,用文卷填上。

连经验丰富的兵丁也被他的操作惊呆了:“有这等本事,状元也该考得了!”

另外还有将纸条塞进毛笔、砚台甚至腋窝里的,柳贺不禁感慨,县试已经让他长了见识,和府试作弊的本事相比,他觉得县试也不过如此了。

柳贺等一众提堂坐号的士子先被引进了堂内,公堂之上,一名身着绯袍的中年官员静坐在高背椅上,知府是正四品,可着绯袍,在大明一朝,绯袍是一品至四品官才可着的服色,四品官服上打着云雁的补子,和着青色鸂鶒官服的黎知县相比,唐知府身上一方诸侯的气度更足。

一众士子齐齐向唐知府作了揖。

待众士子入了座,和县试流程相似,唐知府也向诸生严明了考试纪律,他语气中颇有几分训斥之意,厉声之言惊得考生们不敢抬起头来。

这便是为官的威风。

在场士子从儒童读到白首,便是为了这一刻。

……

待考场内梆子声响起,考卷终于下发了。

府考的内容与县试相似,不过县试第一场考了两道四书义并五言六韵诗一首,府试第一场则是四书义一道、五经义一道及五言八韵诗一首。

柳贺夜里没睡好,虽在场外候考的时候闭目养了会神,可精力还是不如县试时充足,但考卷到手的那一刻,柳贺却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

府试第一场的第一道四书义,他在家温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