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8章 028 备考县试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家里有了猫之后, 柳贺的生活又多了一桩乐子,就是逗猫玩,但他只负责玩不负责投喂,幸亏他娘把三叔叮嘱的事项都记下了, 每日喂得很认真。

小猫大概也知道谁才是真正靠得住的, 每日贴在纪娘子后面, 喵喵叫得殷勤。

由于这猫的态度差别太大, 柳贺反而有些嫉妒了。

然而柳贺陪猫玩的日子并不长,过了春节与元宵,他又得回到丁氏族学继续读书。

二月前, 县衙早早发布告示,告知考生们今年县试的时间与地点, 丁氏族学中有十数位弟子应考,便是与柳贺同一批入学的弟子中,田志成与刘际可等几位年龄稍大的也先赴考了。

“之前怎么未听他们说过?”汤运凤抱怨道, “如今他们先下场了, 我倒有些忐忑。”

柳贺读书虽读得安稳, 可听说同窗赴考的消息后也有些不镇定,刘际可与田志成的学问在诸同窗中排名很靠前,两人若是能通过县试, 他倒是也可以下场一试。

不过眼下还是把掌握的知识点再巩固巩固。

柳贺收了心, 继续投入到经史文章中去。

同窗们下场的多,先生们的精力便能投入到这一批留下的弟子中, 柳贺每日能多问几个问题,不过过了些时日, 族学招的新一批弟子入学, 柳贺他们便成了老生了。

无论谁来, 柳贺的读书习惯一直未改,《诗》经义丁琅已于四月前讲毕,之后便以时文为主。

柳贺的功课此时又多了几项,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写试帖诗。

乡试会试不考诗赋,童生试中却考试帖诗,五言六韵和五言八韵都要写,平仄上有要求,这也是柳贺目前面临的大问题,他写文章自认还不错,可诗赋一道却只是平平,可若想通过县试,第一场四书文两篇、试帖诗一首却是必考的。

纵然头大如斗,柳贺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柳贺自认为自己在写诗这一道上格外努力,可十数首诗作下来,能被夸赞的也就是对仗工整,其余都是平平。

但写诗耗费的精力却比写文章要大多了,每次怎么憋都憋不出诗的时候,他就深深希望自己白居易附体。

所以人家白居易敢写慈恩塔下提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啊,科举考场上试帖诗能写出“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这样的名句,他不在慈恩塔留名,谁还能留名?

光是自己写自己丑倒也罢了,柳贺的试帖诗是要交给先生看的,柳贺文章不错,先生对他的试帖诗自然也怀抱期待。

然后——

柳贺忘不了丁先生看到他所作诗赋那一刻的表情,就像面具被打碎了一般。

之后,丁显抱来厚厚一堆书给柳贺,虽未多说什么,可脸上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柳贺拿起书一看,《文心雕龙》、《乐府诗集》、《东坡乐府》……可以说是可以说是唐贤今人诗赋都具备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继续看了。

柳贺既然知道自己的弱点,就不会放着不管,他之后便如学写文章一般学诗,不求作得多么惊艳,但求不功不过,至少不能成为扣分项。

科场上的文章和诗赋毕竟不同于平时,自唐以来,能在科场留名的试帖诗,不过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和祖咏《终南望余雪》寥寥几首罢了。

除了写诗之外,柳贺也在练诏诰表及策问文章,去年至今年四月所学无疑是在打基础,以四书五经为主,读书的内容也偏狭窄,而在这之后,读书的内容愈发驳杂,只琢磨经义文章已是不够了。

不仅柳贺如此,他在族学中的同窗们也是一样。

众人原本约定,明岁县试一同下场,可眼下刘际可与田志成先行一步,其他人自然也有了焦灼之感,因此读书愈发勤勉。

不过就算时间再紧,柳贺依旧每日去书堂读书,眼下丁氏族学的书都被他读了大半,挑到后面,他找不出自己喜欢的书,连那些不喜欢的都勉强读起来了。

“柳兄,借文章一用。”

汤运凤在他身后喊,柳贺将文章递了过去,却将施允文章拿了过来。

这是几人近期的习惯,互相参考文章,以弥补己身之不足。

……

对整个南直隶的士子们而言,嘉靖四十三年最大的一桩事便是南直隶乡试主考不用本省人,这自是受吴情任南直乡试主考的影响。但受影响的不仅南直一省,北直顺天乡试也是一样的待遇,南人用北,北人用南,就连同考也必须用一部分进士出身的京官。

眼下倒是还影响不到柳贺他们,毕竟他们还是一群连县试都没考的小萌新,但未来他们若是有机会参加乡试,猜主考的几率就大大降低了,毕竟南直具备主考官资格的官员是可以数出来的。

八月乡试之前,柳贺仍旧专心致志地读书备考,他文章比之去年又精进了几分,这是几位先生都认可的。

至于试帖诗,他现下倒是能写出四平八稳的几首,可文辞却毫不出众。

丁显对他不擅诗这一点也很无奈,但他转念一想,柳贺在文章一途的进步已远超常人,诗赋一项略弱些倒也合理,有人擅诗有人擅书,若是样样精通,那得是在史书上留名的人物了。

“文辞上再精妙些,你县试必能取中。”丁显低声嘱咐道,“你眼下文章已有了火候,但切记不能自满,否则便是过了县试,府试也难以通过。”

柳贺自然也清楚。

县试是一县士子的争夺,而府试则是一府士子的竞争,到时候不仅是丹徒一县,丹阳、金坛这两个科举实力强过丹徒县的士子们都要加入竞争。

柳贺一点都没有小看科举的难度。

拿现代作比方,南直隶乡试三年一开,一科招手举人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