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章 027 过年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柳贺在外求学一年, 归家甚少,纪娘子嘴上不说,心里却难免担忧,腊八之后她便掰着指头数日子, 柳贺回来之后, 她才真正安下心来。

柳贺回家倒也不得闲, 年前家中要洒扫、除尘, 靠纪娘子一个人的力气做不了,还有几样旧家什需要扔到屋后,也是柳贺和纪娘子一起搀着慢慢挪过去的。

他还去古洞村拜访了孙夫子一趟, 至于其他时间,柳贺就都花在读书上了。

在学堂读书, 有勤恳的同窗激励,柳贺自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在家读书则全靠自己的自觉性了。

柳贺手头丁显列的书单还未读完, 又有从书肆买的几册, 他自然不愁没有书读。

有道是书读百遍, 其义自现,柳贺眼下于经史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握,倒也不必读百遍之多, 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读书方法, 对他来说,眼下最重要的课题是把书中所学变成自己的。

天刚蒙蒙亮, 柳贺就起了床,这是在学堂中养成的习惯, 大家都这个点起, 哪怕天冷时在被子里多待一会儿, 却也不可能睡得着了。

柳贺烧了些热水,将水倒进茶壶,茶壶用棉絮旧衣等裹住,这样保温的时间更久一些,在学堂里喝水就没有这样的便利,只有开饭前后才能去接些热水。

柳贺喝了口热水,又搓了搓手,待墨化开,方才在竹纸上写起字来。

时间太早,他若是出声读书,必然会影响纪娘子睡觉。

晨起这一阵最清醒,柳贺干脆把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拿出来修改,一进入状态,他别的便不多想了,只专注于文章,很快一张竹纸就已写满,柳贺将纸举着,对着光线亮处看。

有一处他写得不太满意,就又改动了一遍。

“贺哥儿,吃饭了。”

柳贺一篇文章正好改完,听纪娘子在叫他,就关了门去吃早饭。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吃饱了再读书也不迟。”

柳家的饭桌上有粥有面点,桌上一碟酱咸菜,里面还有几颗酱油豆,因为柳贺回了家,所以又多了一条腌鱼,柳贺的粥碗稠,纪娘子的则米汤居多,粥煮完后稍稍放凉一些,就着咸菜直接喝,好喝倒在其次,主要是喝得舒服,全身都暖洋洋的。

纪娘子把年糕也放进粥里煮,柳贺年糕吃得少,只吃了一块。

吃完早饭,他倒不急着回书房了,而是绕着院门慢悠悠地散步。

太阳到这时候已经完全出来了,下河村不再是寂静一片,鸡叫声、狗叫声,邻居间彼此打招呼的声音都听得清楚,河畔人家的烟囱里正冒出青烟,但地面踩着仍是硬邦邦的,等到了中午化冻就难走了。

“娘,我进去读会书,你有事叫我。”

“你读你的。”

纪娘子握着鸡毛掸子除尘,够不着的地方柳贺便过去帮她,眼下柳贺已比纪娘子高出一头了,屋檐的边角纪娘子踩着凳子也够不着,柳贺倒是很轻松。

“别耽误你读书。”

“就这一会儿,误不了的。”

柳贺觉得,他读书之后纪娘子像是把他供起来似的,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辛苦的活反倒背到了她自己身上。

这是纪娘子一片爱子之心,柳贺却做不到当甩手掌柜,他娘一个人处理家中大小事务本就已经很辛苦了。

……

柳贺按丁显所列书单读,读得字字响亮,朱熹说,读书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最重要的还是用心,柳贺带着目的性读书,心神自然只在读书上,注意力没有丝毫分散。

读完唐宋大家文章,柳贺又去看新买的那套《五经正义》,他看书时记忆力甚好,看上一两遍就能将内容记住,他虽未刻意关注,但平素看同窗们读书,他的速度绝对是比旁人快出许多的。

《五经正义》是唐人孔颖达奉敕所撰,柳贺重点看其中《毛诗正义》的内容,其余几经他看也看,却不如看《诗》一经时那般专注。

孔颖达将《毛诗》与《郑笺》结合,并确立了风、雅、颂是《诗》的三种不同的体裁,而赋、比、兴则是《诗》的三种表现手法,他的理论到嘉靖朝时已经不是科举时的主流方向,但柳贺不怕多看,在他看来,《诗》集选西周至春秋的诗歌篇章,自春秋时起,无数大儒对《诗》都进行了研究,科举虽尊朱熹《集传》,可理论本身就是发展着的,就算朱熹做学问也不可能平地起高楼,必然也是在前人理论上发展而来。(注1)

就算是最枯燥无味的书,柳贺细细读来也不觉得平淡。

他读《五经正义》,也看程文集,加上写文章和练字,春节这几日他过得格外充实。

但除夕这天,柳贺还是放任自己玩了一整天,要说玩,其实也是无事可做,他倒是想钓鱼,但这零下的气温还没到河边估计就被风吹皱脸了,他宁愿缩在被子里当咸鱼。

唯一算得上乐趣的,大概就是春节的吃食更丰盛一些,纪娘子请人杀了鸡,将肉炖至烂,还卤了一点鸭肉,这样滋味更浓郁一些,一整天,柳贺只闻到家中弥漫的肉香。

不止柳家如此,春节到了,整个下河村都是这般,家家门口都飘着香。

稚童们倒是在村口路上跑来跑去,追鸡撵狗,二叔家的礼哥就是,拿着串好的糖球跑来跑去,美到鼻涕泡都冒出来了,二婶一边追着他,一边跟着吼道:“别戳着眼睛!”

二婶自也看到了柳贺,冲他露出阴阳怪气的笑来:“贺哥儿回来了,这一年倒是难见你一面。”

柳贺冲二婶拱了拱手:“二婶过年好。”

两家眼下关系不睦,柳贺的礼仪却仍旧做得很足,丝毫不给人留下话柄。

见柳贺这副模样,二婶反倒有些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