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章 002 决定读书  远上天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章

“贺哥儿,你说的可是真话?”

纪娘子并不把柳义的酸话放在心上,她只听着了柳贺那句考秀才之言,自柳信过世后,她头一遭听柳贺说这样的话。

柳信在世的时候总拘着柳贺读书,但纪娘子也听柳信说过,柳贺若想进学怕是艰难,但读了书、大略识几个字的话,娶个得体的媳妇,总归能把家守住。

柳信和纪娘子二人是真想过楚家姑娘嫁过来之后的日子的,可惜天不遂人愿,还未等柳贺成家,柳信便撒手去了。

“娘,自然是真的。”

母子二人一问一答,直接把一旁的柳义晾着了,他便又抬高了声音:“大嫂,礼哥的病可拖不得。”

纪娘子这边正要出声,院外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下一刻,只听一道尖锐的嗓音响起:“拿银子的人死到哪里去了?”

来人一双细细的三角眼,偏偏颧骨极高,这两样出现在同一张脸上显得极不和谐,柳义见了来人却仿佛老鼠见了猫,直接往纪娘子身后躲。

“当家的,银子可借到了?”来人正是柳贺的二婶。

“嫂子正要拿呢。”柳义嘿嘿一笑,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纪娘子。

“他二叔,你哥哥走后,家里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家中确实没有多余的银两了。”

“嫂子哄谁呢?下河村谁不知道柳秀才的大名?大哥考中秀才后,你们夫妇二人又是买鸡又是买米,成日吃得满嘴流油,到了侄儿生病的时候却一两银子也不肯掏,我晓得,你越抠就越有钱,越有钱就越抠,你别的地方舍不得撒钱也就罢了,礼哥可是大哥的亲侄儿啊,大哥尸骨未寒,嫂子你就见死不救……”二婶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就伏在地上又哭又嚎,可惜嚎了半天只打雷不下雨,一颗眼泪珠儿也看不见。

论撒泼打闹,他娘从来不是二婶的对手。

二婶却不只是闹,她一边闹一边还冲柳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往里屋里翻翻找找。

楚家上门的事下河村都传遍了,楚贤中了举人,绫罗绸缎一身光鲜地上门,就连县城里的知县老爷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他既要退了和柳家的亲事,怎么会一两银子都不留?

想到这里,她瞥了一眼柳贺,心里只觉万分痛快。

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柳信上进又孝顺,纪娘子嫁过来之后衣裳都未洗过几回,柳义却是个混不吝,成日里不着家不说,家业还要她帮着算计。

不过柳信这一走,大嫂这好日子总算到了头。

柳义接了信号刚要往里走,还未跨过门槛,就见平日里一贯软弱的侄儿挡在了他身前:“二叔,您要往哪儿去啊。”

柳贺身量还未长成,加上刚刚病过一场,自然挡不住人高马大的柳义,柳义刚把柳贺撞开,就听身后传来柳贺轻飘飘的声音:“二叔,依《大明律》,窃盗已行而不得财者,笞五十,免刺。”

“小孩子瞎说什么呢?我当叔叔的,来侄儿家看看也犯法?”

“像您这样的,《大明律》里叫亲属相盗,您现在一文钱没拿,侄儿还能当看不见,若真拿了,衙门里官差上门,您这胳膊可要遭罪了。”

“柳义你怕什么?”看二叔被柳贺两句话唬住了,二婶大叫一声,却见柳贺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一双黑黢黢的眼睛好似把她看透了似的。

“二叔,二婶,您二人与其在这边闹,不如回去看看礼哥,下晌我见他在通济河边上晃,他年岁小,这几日村里又下了几场雨,别惹出前村那样的祸事才好。”

二叔二婶闻言脸都白了。

礼哥是两人的独子,柳义成婚的年纪比醉心学业的柳信要早,他和二婶婚后几年才生下这么一颗独苗,今日两人都以为礼哥由对方照顾周全了,谁曾想,礼哥竟一人偷偷玩水去了!

通济河是县内大河,绕着下河村一圈,附近的几个村里,每隔几年就有谁家孩子在河岸边被找到,找到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二叔二婶慌慌忙忙跑出去,纪娘子连忙起身也要去找,却被柳贺拦住:“娘,我唬他的,礼哥已经被我叫回去了。”

柳贺揉了揉额头,二婶的嗓音又尖又刺耳,来一趟真叫他吃不消。

纪娘子也是烦不胜烦,柳信还在的时候,柳义敬畏长兄不敢上门,可近几月,柳义已上门数次,今日虽被柳贺唬住了,往后再来谁也受不住。

“娘不必担心,二叔我来对付就是。”

“贺哥儿,怎能事事让你烦心?”纪娘子握住柳贺的手,“你若一心向学,我这当娘的也该立起来。”

纪娘子本以为柳贺考秀才的念头是为了哄柳义,可第二天一早,柳贺竟已捧着书,在小院内看了起来。

柳贺读书的念头也不是刚刚兴起的,他思考了足足好几天,上辈子他学的是理工科,但是当年也是top2计算机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在读书上多少还是有点优势的,而且他文科并不差,各门成绩比较平均,加上自明朝开国起,科举取士就已经是基本国策,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从童生到进士,进学的层次基本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上所处的地位。

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哪个朝代如此看重读书考试,也没有哪个朝代的考试结果那么立竿见影。

柳贺自认没有经商的天赋,当兵的话,他又不是军籍,只是普通民籍,加上只要考上秀才就能免丁役,一个秀才能免二丁,他爹如果还在的话,柳贺的差役自然可以免了,可柳信偏偏不在了,他这副身子骨恐怕也扛不住繁重的差役。

可以说,柳贺别无选择。

何况,他爹还给他留下了不少财富。

如果他只投身到一户普通农家,想读书习字恐怕会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