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东荒北域,造化惊吓  鸽子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放心,药叔,我们都不会死的。你得给我的孩子护道,我要生俩个,都要要你护道,你跑不了的。”太岁脸上出现一丝笑意,想到了什么。

太药大圣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刚刚还神采飞扬的气势消失,绝口不提这话。

他照顾过涅凰天尊的三个子嗣,看着他们成长,十几岁后被封印进后世。

本意为再也见不到三个小家伙了,想不到数十万年后出世为长子护道数百年,前不久被太岁拉出来护道,要是再给太岁的量个孩子护道,他这辈子可就没了,最多落一个最佳护道人,虽然他早就是了。

看着微微耸着脸的药叔,太岁笑道:“开玩笑的药叔,我可是会成仙的凤凰,以后请叫仙凰。”

“你要是成了仙凰就好了,已经自己带孩子。你和太始都不是什么好鸟,一个个麻烦得很。太血那只血凰也是一样,光惹祸。”太药大圣喃喃道。

少年的头瞬间黑了不是一个度,这药叔什么都好,就是长了一张嘴。

一道信息传送给神凰旗,神凰旗抖动,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张开,包裹住了太药大圣和太岁。

东荒北域。

这里没有似锦的繁花,没有熙攘的人流,没有生机勃勃的草木。

大地一片荒凉,赤色的土壤,红褐色的岩石,一片萧索与枯寂。

无垠的大地,极度空旷,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只有一些光秃秃的石山零星的点缀地平线上。

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没有一点生机,看不到人烟,一派死气沉沉。

北域,无边无垠,源矿遍布,天下闻名。

成也源,败也源,北域因源而繁荣昌盛不用为衣食担忧,也因源而飞来横祸战乱不止。

太岁看着眼前的荒凉,叹道:“很多人都说是因为斗战圣皇化战仙失败,北域因此被诅咒从此生机不显,他们可能还需要感谢斗战圣皇。”

太药大圣点头,表示同意,这就要涉及到另一个猜测了。

太古时代,北域水草丰盛,精气浓郁,生机勃勃。

斗战圣皇化战仙失败固然给北域留下了厚重的影响,但北域也变成了一个盛产源的宝地。

北域依然是宝地,但生活在这里的生灵就要看怎么利用了。

平凡和平庸在哪里都是被吃的命运,不会因为环境不同而改变。

源矿的众多也是对生灵的造化,是许多平凡生命崛起的第一桶金。

北域在太古时代神话时代都是修行圣地,无数的传承在这里辉煌而后消亡,无数的造化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要么化作飞灰,要么沉封在地下。

一道莫名的气机荡过,太药大圣警觉升起混乱镜,一道细微的神力注入催动,混乱镜发光,淡淡的仙辉波纹似的扫向四方。

沉浮在太岁苦海内的神凰旗微微发光,淡淡的波纹护住太岁。

能让一位昔日的准帝和苏醒的仙器警觉的是什么,有关帝与皇。

太岁和太药大圣对视一眼,这里有东西,关于古皇的东西。

两道白光闪过,两把圣剑出现在太岁手上。

太岁手一挥,一把圣剑丢向太药大圣,太岁单手反握住圣剑,一个眼神示意,挖。

太药大圣无语,你一个有天尊父亲与古皇兄长的还缺这些。

太岁一只手催动神力注入圣剑开挖,另一只手快速捡起石块,光一般的迅速丢掉,那速度感觉跟单身了几百万年的单身狗一样,都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太岁一边挖,一边认真的说道:“药叔,很多东西我不缺,族里缺,你没注意到北斗族长一个大圣为自己儿子太晴的补充本源的东西都凑不出来么。”

太药大圣一想,也是。自己做过古皇的护道人,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知道资源的竞争有多恐怖。

两人一边想着,一边期待,他们俩的见识和财富都是世界顶级的,能让他们有欲望的东西肯定不错。

一个时辰后,一座深千米,方圆万米的巨大坑洞出现。

坑洞呈现椭圆形,中间地带,一块巨大石块屹立在哪里。

石块高达数百米,通体漆黑,造型奇特坑坑洼洼,散发着神鬼勿近的气息。

石块上面有着一堆的混沌色泥土,散发着淡淡的血气,血气气息淡泊,但有着一种威压天下的感觉。

太药大圣神色诡异黑色的石块里面有什么不知道,那堆土他可认识,那是混沌土,人世间土灵物的极致之一。

那不是普通的混沌土,那种淡淡的血气威压,那是古皇才有的,且没有一丝杀气,这是被炼化过的古皇血侵染的混沌土,

血也是水的一种代表形式,古皇血无疑也是人世间最好的水灵物,要知道每一滴古皇血都是古皇力量和寿元的代表。侵染了古皇血的混沌土,是走神话天尊们推演的五行灵物铸道宫的珍宝。

“药叔,我是不是走狗屎运了,水灵物是很难找的,神话时代很多天尊成长都没有用到过水灵物。”太岁神情诡异,他对于水灵物原本一直打的是原文姜婷婷的太阴本源化水,想不到有了更好的。

太药大圣牙齿都要咬碎了,袖子下的锭子捏得吱吱作响,他当年这种事情都不敢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