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7.踢馆  那必须是我了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瑟提和黄俊仕继续在老地方摆擂台,只不过今天的名额限定成了十五个,并且之前参与过的挑战者都被排除在外。

才打下去几个挑战者,宁荣荣那个臭丫头又来了,她一来就死死的盯着瑟提,话也不说,魂技也不放,捣乱也不捣乱,就只是盯着瑟提。

十几个名额很快结束,其他围观的人都纷纷散去,瑟提的魂力等级也提升到了此时的界限20级,并且累积了2级魂力,只要获取魂环之后就可以直接提升。

打完之后,两人到了昨天的酒楼中点了几个好菜,大快朵颐起来,吃到一半,宁荣荣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他们这一桌。

“大哥……”黄俊仕用手肘顶了顶瑟提的手臂,“她这是干什么?”

“不知道,本大爷又没有带过小孩,哪里知道这小丫头闹什么别扭,不用管她就是了。”

瑟提随口说了两句,继续大吃大喝起来。

等到桌上的食物快吃完,宁荣荣才吞了吞喉咙,然后恨恨的说道:“我不是小孩子!”

“啊对对对,知道知道,你是大人了。”

瑟提边吃边点头,敷衍着。

气得宁荣荣一拍桌子,对着他怒目而视。

“还说不是小孩子,这就生气了。”黄俊仕小声念叨,但是声音仍旧传进了宁荣荣耳中,让她拍在桌子上的手一顿,放着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行了!”瑟提将最后一口肉塞进嘴里,端起海碗将其中酒水一饮而尽,畅快的吐出口气。“之前你给我捣乱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也别缠着我们哥俩了,该去干什么干什么,你去过你大小姐的生活,我们也得过我们的生活,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完,瑟提便起身,黄俊仕也跟着一起离开。

他不是不打女人,只是对宁荣荣这种战五渣没有兴趣而已,但凡宁荣荣是个战魂师而不是辅助系魂师,那她要迎接的就不是瑟提这些敷衍而是两只能够打爆人脑袋的大拳头了。

看着两人走远,宁荣荣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打又打不过对面,身边又没有帮忙的人,偏偏这两个……尤其是这两人中的大哥压根都不正眼看她,让她感觉就像是她不管怎么样都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那般难受。

下午,瑟提给黄俊仕喂招,帮他找了许多破绽和问题,让他有所成长。

第三天上午,重复了第二天的十五个名额,让瑟提又累积了三级魂力等级,到现在为止,已经累积了5个魂力等级;下午继续给黄俊仕喂招,他的成长也很快,两天将魂力消耗殆尽的训练,晚上修炼时又提升了一级魂力,魂力等级达到了23级的程度。

第四天上午,继续重复,不过剩了一级,只让魂力累积到了7级,瑟提突然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叮!当前累积魂力等级上限为9级,请宿主尽快获取魂环。”

也就是说系统的任务所获得的魂力最多只能够累积一个阶段,多了就不给了。

修整好之后,瑟提便招呼黄俊仕。

“走了,两天时间他们已经招生完了,今天还多给了他们一天时间,该是我们踢馆的时候了。”

“大哥,真踢啊?”

“屁话,老子有闲工夫逗你玩吗?踢!”

“出发!”

两人一路走一路问一路找,花了一小段时间总算是在一个小村庄里找到了这所谓的贵物学院——史莱克学院。

忽悠看门的人说是来找人的,也不管这人阻拦,瑟提直接带头狂奔,黄俊仕跟在后面,两人强行‘闯’了进去。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人多的地方跑,于是两人跑到了操场上,迎面正好遇到了哇的一声哭出来的宁荣荣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咚!

瑟提不躲不避,被宁荣荣一头撞进了怀里,他倒是什么事也没有,只有宁荣荣撞疼了额头,连哭声都停下来了,疑惑的抬头看向了他。

“哟,真巧啊,这不是大小姐吗?怎么一天不见,还哭起来了?”

“怎么是你?”宁荣荣后退两步,仔细看清楚了这个‘撞到她’的家伙,下意识问道。

“放心,说了不跟你计较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不会打架所以一边去,”瑟提一把拨开她,“今天我来这里,是来踢……挑战这个学院的学生的,就是你们了吧?”

“嚯,还有几个熟人啊!”

瑟提一眼看过去,那边除了一个戴眼镜的奸诈中年人之外,剩下的六个人里面,朱竹清和戴沐白他认识,另外两个好像是叫唐三和小舞来着,至于剩下的胖瘦头陀他就没见过了,七个人里面认识四个,还真是有够巧的。

“看起来你就是这里的老师喽?我的挑战,你们学院接不接?”

瑟提望着中年人,直言不讳的说道,随后也不等中年人回答,就伸出手来朝着六个人中的四个人指了指。

“他,他,他,她,他们几个,来跟我打一场吧,至于这两个……”瑟提看了朱竹清和戴沐白一眼,“反正已经打过了,都不是我的对手,可以不用浪费时间了。”

“你!”戴沐白脸色难看,下意识上前一步,但是却又没有直接动手,因为他怕再一次在自己的未婚妻前面丢脸。

听到瑟提的话,不只是那胖瘦头陀和宁荣荣,甚至是那个中年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戴老大,你居然输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你可是三十七级魂力的魂尊啊!”

一胖一瘦虽然是下意识的惊呼,但是却是接连两次戳到了戴沐白的痛处。

“哼,大意了而已,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输。”表面上强硬的说着,但是戴沐白却给人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赢,或者说就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很大的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