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会笑的月亮  土豆丝盒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

黄鳝将衣领又紧了紧,似乎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挡住呼啸的寒风。

黄鳝并不是他的真名,而是名号。他人如其号,手上练的有走歪道的绝活儿,还非常滑溜,是江市道上很有名气的高手。

前两天他接了一单活儿,很肥,在他看来很容易,但雇主强调一定要小心,要紧盯住目标,还要他等着动手的信号。

但时间过了两天,这条路他两天里来回走过很多趟,对目标房屋观察的很细,并没发现什么危险或奇特之处。

他是一个讲“信用”的人,为了报酬,不惜在大冬天的寒风中受罪。

这边的风比城区里的风要冷。

不远处的大江,和这三栋房屋上的小青山,使吹过来的风带上了很重的湿气,温度更低,那股寒意往衣服里透,让人难以忍受。

黄鳝两根指头捏住燃到最后烟嘴,狠狠地再吸一口,将烟头踩碎,准备从下面的路绕一圈。

这时,路的尽头出现了两批小年轻,并很快动起手,叫喊打斗很热闹。十几分钟后,那些小年轻和周围看热闹的人散去,却并没有人报警,看那些人的神色,似乎是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黄鳝跺跺脚,步伐快了些。

他习惯地又看看四周,包括电线杆高处,都没有摄像头,心里莫名其妙地放松了好多。

这里是窝屯区,有可能是江市唯一没有开发的地方。

路是新铺的路,但房子还是四十年前的房子,与远处的高楼大厦和繁华完全不搭,看着像两个世界。

有两栋楼都是五层高,据说楼里面的住户很多都搬走了,后来有些人图便宜,也是赌拆迁,买下了空出来的房子。

但这些人注定要期望落空,一直以来没有任何关于拆迁的传闻传出来。

最里面的那栋楼只有三层,听说现在只有五户人住,最边上的一楼正是黄鳝这次任务的目标。

他刚走了一半,手机上收到了来信,写着:今晚。

黄鳝笑了,冻僵的脸皮扯的有点疼,他不顾得搓一搓,转身跑向路边停着的车。

天气预报说江市这几天要下雪,气温会持续走低,要广大市民注意保暖。

入夜后黄鳝换了身衣服,不是为了保暖,而是为了行动灵活。

黑夜里,窝屯区更加寂静。

两栋五层楼里只有三家有灯,目标楼里没有一丝光亮,在黑夜中不细看还以为就是后面的小山。

黄鳝将车停在外围,用望远镜时不时观察那栋楼。

直到午夜之后,窝屯区除了路灯再没有一处有灯光,他下车半跑着来到小楼前。

不到一分钟,一楼这间房子的防盗门被打开,黄鳝像主人一样推门走进去。

然后,他返身轻轻地将门带上,只留了一道缝。

但他再回身,却有些疑惑。

开门的时候,屋里面一片漆黑。怎么现在可以隐约看得见东西了?

没有灯,没有发光源,这是怎么回事?

他四下看看,又听听有什么动静,却没有任何异常。

雇主要他偷的东西是大包的调料,所以在稍微停顿后,他向厨房摸过去。

他很小心,很仔细,脚步很稳,步子很轻,在这幽寂的寒夜里只发出微微的脚步声。

但他走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着就拐了个弯,进了屋里的一个门。

那感觉好像不是他拐弯,而是房子转了个方向,他直直地走进了门!

如果在进门时黄鳝对看得见东西的现象没注意,那此刻他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他想起来了,这种看得见的情况他见过,在电视里见过,就是房间闹鬼时那种阴森的光线,只不过这里比那种情景更暗,看得不清楚。

黄鳝脑后冒了一丝冷气,身上毫毛倒竖,从腰上拿出了一把小匕首握在手里。

谁都知道这玩意儿对那类的东西没有用,可手里有东西,胆气就要壮一些。

黄鳝此时就是要壮胆,按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

下一秒,他再一看房间里,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使他想走到房间里面去细看。

因为。

这个房间里面的物品很小,他在这里按比例是个巨人!

墙对面是一张巴掌大小的床,还有同样小的衣柜、桌子、椅子、等日常用品,看着不像是玩具,从他的感觉上绝对不是玩具。

可是,他越向里面走,那些家具就越大,短短几步就可以走到的房间里面,他走了十几步看距离还没有一半!

黄鳝停下来,身上已经被冷汗湿透。

他脸色惨白,微微发抖,嘴唇有点哆嗦。

这时候身体怎么样他还真没注意,他一边转着身往回退,一边查看四周。

人惊恐起来,确实是草木皆兵。

黄鳝总觉得什么在他背后盯着他,随时可能会扑上来,然后.....

他越想越怕,那种瘆人的感觉越强烈。

但是他不敢动作大,不敢发出大声。

这是他最后的理智,除非真有什么抓住他,要不然他不想惊动任何什么东西!

猛然地。

黄鳝抬头看向了上方。

这个时候他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