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章 把酒话桑麻  梨子甜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

“咳咳咳咳咳——”

许怀谦倚靠在一个木架子床边,瘦得青筋暴起没有一丝血色和肉的手里拿着一条帕子,弯着腰都快把心肝脾胃肾给吐出来了。

心底把老天骂了又骂。

他不过就是下乡扶贫的路上,顺手救了两个溺水的小孩,结果被人拉起来就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呗,现在电视剧小说,穿越题材屡见不鲜,不说把他穿成个王孙贵族,世家巨贾,就说把他穿成个健健康康的普通人,他都能当赶了趟时髦。

谁知道,这个老天爷,直接把他穿到一个就剩一口气的病秧子身上!

还真是好人没好报。

要是他是哪个杀千刀的作者以他为原型写的小说,迫使他穿越到这里就好了,等他死了以后,一定要化成厉鬼,天天去吓作者。

许怀谦在吐槽的时候,从他醒来,就一直跟在他身旁的老婆婆的嘴也没有闲着:“你看看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想不开去跳河,这给人当赘婿总比你现在半死不活地活着强吧。”

“再说了,这陈烈酒凶悍是凶悍了些,但他长得漂亮啊,这十里八村就没有长得比他还要漂亮的哥儿了,况且他家还有钱,你看看,你这一跳河,人家又是救你,又是请大夫的,还怕你嘴里没味儿,特意给你端了盏蜜饯来。”

“哎哟喂,红婆婆我,做了大半辈子的媒,还没见过哪家的夫郎有这般体贴的,给这样漂亮又体贴的人做上门夫君,那点不好了。”

“你再瞅瞅你自己,爹娘都过世了,你爷奶和大伯一家都不待见你,你又是个病秧子,家里又没什么钱财,不是红婆婆我嫌弃你啊,像你这样上没亲人,下没钱财,还没个好身体的,别说娶个媳妇了,就连个夫郎也难娶,现在有个现成的便宜捡,不捡白不捡是不是。”

“你往好里想,跟了这陈烈酒啊,你这是夫郎有了,亲人有了,依靠也有了,多好,”红媒婆说完见许怀谦不再咳嗽了,忙端起桌上的蜜饯给许怀谦递了过去,“听婆婆的话,吃点蜜饯甜甜嘴,往后的苦日子都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你呀,以后就好好在这陈家享你的福,别听外面那些碎嘴子说什么给人当上门夫君脊梁骨都是弯的话。”

“他们啊——”红婆婆说着甩了甩手里的帕子,一副不屑的样子,“这是嫉妒你有这好福气呢!”

都咳出血丝来了的许怀谦要不是嗓子不舒服,他真想回她一句,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不愧是当媒婆的人,一张嘴,白的都能说成红的,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什么坏事到了她嘴里都成好事了。

许怀谦穿越的这具身体是个架空朝代的农家子,由于早产,生下来就五劳七伤,体弱虚瘦。

干不了地里的活,为了养身体,也是为了让他以后有个出路,早早就被父母送去学堂读书了。

原主倒也争气,十四岁就考上了童生,只待考上秀才,改换门楣,就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只是还不等原身考上秀才,父母上山去砍柴,双双被狼咬死。

原主得知消息,心焦如焚之下吐了一口血,身体也跟着垮了,没有办法操持父母的丧事,只能委托大伯一家帮忙。

想着父母好歹是他的亲弟弟,不至于太过糊弄。

谁承想,爹娘刚下葬,大伯一家就以办丧事欠了十两银子为由,把他抵给了同村的恶霸哥儿陈烈酒当赘婿。

这个世界跟许怀谦所认知的世界不一样,除了男人女人外,还有一种性别——哥儿。

他们外表与男人无异,却和女子一样能怀孕生子,只是子嗣不丰,一生可能只能孕育一胎,或者终生不能孕育,地位屈于女子之下。

所以时下男子择妻,一般都不会选择哥儿,除非是自己喜欢哥儿,或者是家里穷得娶不上媳妇,迫不得已才会去娶一个哥儿回来。

这陈烈酒是村里出了名的恶霸哥儿,十岁就敢出去跟着镖局走南闯北,十七岁回村重新起了房子,在村里落了脚,本以为安分了,没想到,他又带起人干起了收账的活。

只要是他出面收的账,就没有要不回来的,嚣张跋扈起来比男人还要男人,被村里人认定为恶霸。

原身虽出生农家,但好歹读过几年书,在他的预想里,择妻怎么都不会往哥儿里挑,更别说让他去给一个恶霸哥儿当赘婿。

一气之下,直接跳了河,一了百了。

他倒是解脱了,却把所有烂摊子留给了许怀谦。

首先许怀谦是不抵触哥儿的,受现在各种耽美剧和耽美小说的荼毒,在他看来,这个哥儿,就是一种天生的受,这对生来就不太直的他来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令他抵触的是,他不喜欢包办婚姻。

还是这种强买强卖下的包办婚姻。

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还是个公务员的许怀谦,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自己的未来伴侣是个生于古代,思想迂腐,信奉皇权,以要账为生的恶霸。

只要一想到,电视上那些上门去要账,往欠债人门上泼油漆,给欠债人送花圈,还剁人家手指头的凶残黑|涩|会|老大是他以后的老婆,心里一阵恶寒。

尤其是再想到记忆里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数都吃不饱穿不暖,个个面黄肌瘦,长满虱子,浑身脏兮兮,补丁垒补丁的乞丐模样,不说洁癖但起码要保持干净的他,就浑身难受。

所以不管这个红媒婆如何舌灿莲花地夸那陈烈酒如何如何,他始终不为所动。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要他去当赘婿,他没有意见,但要他给一个人品恶劣,长满胡须满脸横肉的肌肉大汉当赘婿,他一万个不同意!

何况这赘婿一说,完全就是一场强娶强嫁的闹剧,哪有大伯欠了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