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章:诸夏破徐淮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许邑,这座横亘在颖水东岸的城池宛如一颗钉子般,牢牢的将淮夷人的大军钉在了这里。

不拔掉这颗钉子,没有人敢跨过颖水去进攻洛邑。

总说残阳如血,洛仲数却觉得比不上现在的许邑,城中的士兵们,私下里都叫它血邑。

从攻打许邑到现在,洛仲数不知道自己打退了多少次淮夷人的进攻,光是他自己手刃的淮夷精锐就不下百人。

这么多年来淮夷人积攒的底子是真的厚,这么重的伤亡竟然还没有退却,这是一定要乘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彻底将邦周车翻。

洛仲数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淮夷的精锐只有洛国的精锐才能扛得住。

所以这些时日以来付出的伤亡很大,这都是年轻的劳动力,也都是洛国最精华的一批人,再这么下去,洛国至少要数十年的休养生息才能恢复过来。

至于那些贵族,如果不是这些贵族的子嗣已经送到洛邑之中,而且一旦逃跑就是夺爵除国全族族灭的残酷后果。

这些贵族只怕已经纷纷逃走了。

洛国的精锐越战越勇,同袍族人的伤亡只会让他们更加凶狠的对待淮夷人,尤其是洛国的敢战士,整片战场之上最强的士卒,他们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让淮夷人都感觉害怕的地步。

又一次打退了淮夷人的进攻,听着执法官在自己的耳边泣声道:“将军,又有十三个敢战士战死了,您的……庶长子也在其中。”

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些的汇报已经听了很多次了,他在心中对着素王祈祷了无数次,祈求祖宗保佑。

听到自己的庶长子阵亡,洛仲数心中悲伤,有些无力的挥挥手,“按照旧例抚恤。”

洛国敢战士阵亡,除了洛国从国库中划拨的抚恤金,公室还会额外给一份。

而且敢战士的子嗣会直接进入公学之中,吃住全免,基本上解除了所有敢战士的后顾之忧。

但是至亲之人伤亡所产生的悲痛是无法忘却的,他已经战死了三个儿子,他大哥的庶子也已经战死了两个。

公室嫡系成年的本来就不多,实在是承担不起这些伤亡,因为老祖宗曾经严格规定一定要保证至少同时有五个嫡系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洛成将自己的嫡长子和亲弟弟派来就已经是他的私心。

应国传来消息,洛国下一代的继承人洛仁受了重伤,高烧了数日,现在还卧床不起,生命垂危。

实际上如果不是姬昭花费气运点使用祖宗保佑,洛仁大概率已经没了。

洛仲数也是凭借着强横的身体素质才撑到了现在,但是精神已经很疲累了。

这些公族之中身份最高的人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战况到底有多么惨烈可以想象了。

“将军,洛邑来信!”

洛仲数霍得坐直身子,以为是洛邑支援的人和物资又到了。

这些时日能坚持下来,不仅仅依靠士兵们作战英勇,洛邑的支持也很是重要。

结果展开竹简一看,洛仲数瞬间大笑出声,整个人都恨不得直接跳了起来。

“仲弟:这些日子你在许邑幸苦,洛国的儿郎们辛苦。

宴儿出使楚国,已经成功与楚国达成盟约,楚国从申国随国退兵,我已经向申国、随国、唐国下发了调令,勒令他们带着两国的军队前往应国和许国支援你和仁儿。

楚国也会派出一支军队绕道淮夷人后面,配合你们,再坚守一段时间,淮夷距离败亡不远了。”

匆匆看完信件,洛仲数完全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终于不用每日都听到执法官向自己汇报又有多少洛国人战死,简直太折磨了。

“立刻将这封信中的内容向所有的士兵公布,再坚持一段时间,大量的援军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就能找那些淮夷报仇!”

随着这封信件被传播出去,整个许邑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

希望,是比黄金还要宝贵的东西。

申随唐三国的援兵来得比洛仲数想象之中还要快,洛成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如果敢逾期,即使他们是姬姓侯爵,也要直接将他们绑到洛邑之中抽打。

除了应国方向的诸侯,几乎所有的诸侯都聚集到了许国之中,光是侯爵就有三个,申侯、随侯、唐侯,都是姬姓的小宗,由洛苏册封,其他的伯子男、附庸更是极多。

洛仲数以总摄汉阳诸姬管事,征夷上将军的名义统帅所有的大军,即使是侯爵也要听从他的命令。

淮夷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许邑之中的守军越来越强,和之前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直到他们收到了楚国竟然与周朝和谈的消息,还派出了军队来进攻他们。

紧接着就是洛仲数等到了王畿运来的粮食,在许邑之中誓师之后,率领着所有的军队第一次踏出了许邑的城池。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淮夷还没有强到能比大半个汉阳诸侯的联合起来的实力更强,之前能够势如破竹,也不过是因为汉阳诸侯互相之间没有配合,才被各个击破。

尤其是现在负责防备楚国的申随唐三国的生力军加入了进来,这股实力已经完全超过了进攻的淮夷的实力。

尤其是楚国同时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两面夹击之下淮夷就是砧板上的肉。

当实力可以碾压对方的时候,就一定要稳扎稳打,用硬实力和对方去拼,洛仲数深谙此道,进攻的阵型被摆的密不透风,而且他一向喜欢上阵冲杀,这一次也不再上前,留在中军之中指挥,让其他的勇士上阵冲杀。

“各军之间注意保持距离,任何一军都不能贸然脱离队伍,不得冒进,听令行事,按鼓声行军。”

“冬冬冬!”

三通鼓,每一次战鼓声响起,就是一波箭雨,最前排的盾兵则掩护着后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