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七章:淮夷乱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洛成送晋郑二公离开。

走出殿外,晋公与郑公两人脸上满是喜色,拿到天子授予的征讨不臣之权,这是合法兼并小国的权力,晋国与郑国接下来会迎来实力疯狂膨胀的时期。

三人顺着宫中宽阔的大道走,两侧是高高的城墙,兵士们在城墙之上巡逻,三人的脚步声在甬道中清晰可闻。

洛成望了望只露出一线的天空,想起现在邦周的处境,觉得有些压抑,沉声道:“晋公、郑公,王室倾颓,夷狄异动,天下谁来守护呢?

诸夏的土地是两百多年来披荆斩棘才得来的,如果就这样失去,难道你们就甘心吗?

诸侯的权威来自天子,天子的王位稳固,我们的子孙才能永远享有尊位。

殷商那么多贵族,只有宋国一脉还传承着,难道是因为其他支脉没有能力吗?

天下几百位姬姓的诸侯,难道各个都是有德之人吗?

这都是因为我们是王室的宗亲,所以姬姓尊贵,才有了我们的今日。

可是这些年来,多少诸侯国中,周礼衰微。

君臣父子之间,宗法制度崩坏,臣子弑君、儿子弑父的逆伦之事层出不穷。

齐国从前多么强盛,二十年内换了三次国君,公室之间互相屠戮,结果现在国力已经渐渐衰微起来。

晋国和郑国都是几百里土地的大国,人口众多,军力强大,可以说是很强盛了。

你们这样的大国,即便是连吃几次败仗,也不过是一城一地的损失,稍微休养生息一下,就能卷土重来。

可若是公室之中自相残杀起来,定然是公室衰微,再强的国势衰落起来也不就是一代人罢了。

攘外必先安内,这次回去定要在国中振作周礼,谨慎的选择继承人,不要凭借自己的喜好。

要明确继承人的地位,不要让某些公子产生不该有的心思,这才是关系国家存亡的大事。

若是做不到这一点,即便二公勇武睿智,国家一时强盛,后代子孙不肖,最终也会衰微下去。

等到国力损失殆尽,亡于夷狄或诸侯之手,可真是为天下笑了。”

晋郑二公一听,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

从洛苏时代起就与洛国交好的晋侯持手道:“洛国礼仪之国,九代以来,传承有序,孤应当向您学习,回到国中定然依照周礼行事。”

洛成不知道两人心中听进去几分,若不是晋郑二国的国力,对于诸夏列国、王室存续太过重要,他也不会对这二人说出一番肺腑之言。

洛成将晋郑二公送出宫外,感慨道:“现在夷狄昌盛,大战不远,二公回去整顿兵事。

若有要事,只需一封信递来洛邑之中,孤会为二公办妥。

邦周有你我三人,定然稳如泰山。”

晋郑二公口中称是,便坐上马车回国整顿兵马,洛成则返回王宫之中,为姬服授课,顺便处理邦周、王畿的事务。

……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前探听到的异动,化作一条条军情信息,蜂拥般向着新生的王畿涌来。

“王上,来夷国大举入侵,齐侯已经率兵抵御。”

“狄人同样入寇,晋公与卫侯、邯侯、邢侯、张侯连同伯子男诸侯已经率兵北上,声势不小,恐怕已经没有精力注意王畿。”

“徐国国君僭越称王,宋公、陈侯已经协同率兵往前线去了,徐君悍勇强横,两国节节败退。”

西戎攻破镐京彷佛给了四夷一个信号,邦周的虚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这些四方的敌人乘着这个机会群起而攻之。

第一个乱起来的是来夷国。

从素王东征时起,东夷一直都是邦周的重点打击对象。

在齐国、洛国的连番打击之下,势力逐渐萎缩,但是在齐国东部的半岛上,还是有一个大国,名为来夷。

这是齐国不死不休的敌人,这一次来夷国主纠集了整个东夷几乎所有的部落同齐国开战。

齐国也借着天子权力下放的这个机会,抽调纪国等东方诸侯国的力量一同对付来夷国。

齐国同样是倾国而出,就连一直给燕国的援助都停了下来,让燕国去独自应付那些狄人和胡人。

随着一份份军情送来,洛成在王畿之中为姬服讲解着天下的形势。

“王上,军情越是紧急,越是要冷静分析其中破绽,比如说四方的情势之中,齐国这边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来夷国虽然强大,但是齐国占据着有利的地形,能够居高临下的打击,也能够慢慢拖着来夷国。

真正危险的是燕国,没有了齐国的援助,燕国地处偏远,人口不多,这次就要看燕国到底有多少实力了。

如果燕国不能抵挡胡人,那么齐国就要腹背受敌,那个时候齐国才会陷入苦战之中。”

晋国、卫国、邯国、邢国则面对着从北方南下的狄人,尤其是晋国,是护卫王畿的主力。

这两个方向的敌人都已经是老生长谈,这么多年下来互有胜负,晋国他们按部就班的作战即可。

姬服望着眼前的地图,问道:“洛公,西周侯一国能对抗尹洛之戎吗?他们会不会顺着尹水和洛水直接突袭王畿?

申国、应国都紧挨着尹洛之地,郑国也可以直接通过大船前往,可以让他们出征吗?”

洛成摇摇头道:“三个国家都不能动,徐国反叛,根据传来的消息,徐国的君主是个天生的统帅,将宋国的军队打的一败涂地,还是依靠着陈国的援军才能勉强守住。

一旦两国联军战败,王畿东南就会大开,这是不能允许的,只有把战火控制在王畿之外,才能避免所有的意外情况。

所以要立刻让郑公率领大军支援宋国。

郑公勇武,想必徐国的叛乱暂时不会影响王畿。”

“那申国、应国呢?”

洛成叹道:“邦周最虚弱的时候,楚国一向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