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四章:镐京大战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镐京城中,气氛有些凝滞。

勤王军比申侯预料的快了足足几天的时间,从点燃烽火开始计算,就算是日夜兼程也不可能这么快啊。

姬宜和申侯还有些没想到那一场六月飞霜造成的影响会这么大,现在镐京城中堪称暗流涌动。

高卿对姬宜进言说:“王上,现在城中到处都是传言,说先王不是贼子杀死的,而是您弑杀了先王,根本不配王天下。”

姬宜很是生气,因为他心中清楚,自己的外祖父真的弑了君,他的王位上确实沾了父王的鲜血,所以他不允许别人这么说。

为了防止国人说他的坏话,他派出了很多人在大街上转悠,只要听到有说他坏话的,就立刻将那人抓起来。

不过短短几日,就抓了上百人,全部关进了监狱,这样一来,还真的没人敢说他坏话了。

高卿没想到姬宜会这么做,便对申侯说:“申公,舜王的时候发洪水,一开始使用了堵塞的方式,不能成功,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危险。

后来用疏通河道的方法才成功的解决了水患。

不让国人说话批评,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

言论如果不经过引导,而是一直堵塞,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啊。”

申侯知道这样不是办法,但是他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现在大敌当前,只能寄希望于打败勤王军,然后再慢慢疏导城中的言论。

那场大雪虽然已经在太阳的照灼之下烟消云散,但却下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彷佛一颗种子,姬宜的暴行就是催化剂,所有人都认为姬宜不是真正的王。

不要说这些普通的国人,就连那些被裹挟的公卿贵族暗地里都准备抛弃姬宜和申侯。

只要在稍后的决战之中,申侯这一方露出一点败像,他们立刻就会反水。

申侯心中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根本没让这些畿内诸侯带兵上阵,而是将这些人软禁起来。

前军临阵反戈一击,最终导致全军崩溃的受害者数不胜数,最着名的就是武王伐纣一战定天下的牧野之战以及素王东征的洛水之战。

……

镐京城外广阔的大地上,超过二十万的军队在这里集结。

西部诸侯联军在西侧与戎王对垒,申侯亲自带着大部分的军队在东侧与勤王军主力厮杀。

只见申侯一身甲胃,背负弓箭,身旁插着长戈,端的是英武不凡,他驾车上前,大声问道:“洛侯可在?”

洛成当然不会再与他见面,只见队列分开,郑伯站在战车之上,与申侯几乎同样的装束。

拔出长戈遥指申侯怒骂道:“申贼,你弑杀了王上,还杀死了王后,这是何等的恶毒啊,即使那蛮荒之地的豺狼虎豹,也不如你狠毒。

即使用尽泾渭的河水为你洗刷,也洗不净你身上的王血罪孽。

洛公是素王的子孙,身份是何等高贵,对邦周是何等的忠诚。

你这样的罪人,还妄想见到洛公吗?”

郑伯这一番话,直接刺痛了申侯,他同样怒道:“郑伯,你这样颠倒黑白,血口喷人,就不怕山川河流之神的惩罚吗?

孤的嫡女乃是王后,外孙则是太子,王上受到奸人的蒙蔽,搞出了废嫡立庶的事情,这是践踏邦周的宗法制度啊。

孤率领申国大军,来到镐京清君侧,洛侯不相信孤的心意,还这样污蔑,真是让人伤心。

待孤见到洛侯,一定要与他好好讲清楚,王上是被奸贼所害,与孤没有关系。”

两人言语交锋一番,都没能占到便宜,便纷纷回到阵中,准备战场之上分胜负。

两军开始擂鼓助威,各个将军依照军令率领着军队与对方撞在一起。

至于西部的战场,勤王军和戎人更是没什么可说的,早早就厮杀在一起。

在三河平原这个广阔的大地上,超过二十万的军队,数千辆的战车在轰隆隆的冲锋着。

箭失纷飞,喊杀声充斥着整片大地,双方的士兵早就绞杀在一起,以现在的通讯手段,想要将军令传到基层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大致的控制,真正的作战全凭基层的将领自己的嗅觉。

那些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姓名的将军都是在战场之中能够抓到战机的非常之人,这就是所谓的以正合,以奇胜。

世代专门服役的小贵族们是最勇勐的,他们有从小的亲兵保护,驾驶着战车在战场之中纵横驰骋。

双方早就已经陷入了胶着状态,完全杀红了眼,这个时候即使鸣金收兵恐怕也有人已经停不下手中不断挥舞的兵器。

如此激烈的战场之中,乱箭齐射,刀剑挥舞,尸横遍野,青铜器本来就不耐久战,很多士兵手中的武器甚至都卷了起来。

从天空之中俯视下去,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场面血腥残忍至极。

郑伯是此次会盟诸侯之中,唯一一个亲自下场冲杀之人,他也的确称得上勇冠三军,一把劲弓左右齐射,几乎每一箭都能杀死一个敌方的军官,甚至还三箭齐发,连杀三人。

看的太子姬服双眼都在发光,洛成等人也是忍不住赞叹道:“郑伯有熊顿之勇啊。”

熊顿人间兵主的大名,从遥远的镐京以西到东海之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洛成用熊顿来形容郑伯,可见对他的勇武有多么认可。

郑伯感觉这一次的大战,就是为自己量身制定的,郑国的实力在姬姓诸侯之中很强,但是相比较晋国还是不能相比的。

那如果想要拿下头功,就要在大战之中发挥作用,恰好他最擅长这一点。

郑伯在郑国精兵的保护之下,在战阵之中左冲右突,手中长戈根本不需要挥舞,高速的战车冲过去,直接就是一个血窟窿。

申侯也是不遑多让,两人各自率领着最精锐的军队试图撕裂对方的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