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章:天命在谁?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离开王廷,回到府邸之后,洛成感觉自己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他刚刚来到镐京不久,还没来得及布局,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超过了他的处理能力。

洛成最擅长的是富国,是肃清吏治、改革财政。

不论放到哪一个朝代,都能得到一个治世能臣的美誉,但是他的权斗和御人都达不到治世能臣的层次。

碰到正常的君主与朝堂还行。

但是遇到姬涅这种亡国级别的君主和如此糜烂的朝堂,他就不能妥善的协调其中的关系。

最强的治国用不出来,现在最需要的协调和军略他又不算是顶尖。

这就是他的困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整个局势向着深渊滑落却无能为力。

他忍不住想起老祖宗说过的话,邦周的天命正熊熊的燃烧着,很快就要如烛火摇曳,但是不会熄灭。

无计可施的洛成最终还是将目光放到了天命神器身上,“老祖宗赐下的天命神器,是挽救局势的唯一办法了。”

彷佛感觉到洛成的心思,姬昭的目光投了过来,仅仅洛成手上的那几件玄阶、黄阶的道具怎么可能逆天而行呢?

洛成已经深陷其中,当局者迷,他不能坐视镐京被戎人攻破。

“千里符!”

洛成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到了这一件神器上,只要能够确定申侯的位置,派出一个强大的刺客,或许就能直接将他刺杀。

“不行!”

想法刚刚升起就直接被洛成放弃掉了,“申侯还不配使用一件如此珍贵的神器。”

在往后的岁月之中,洛氏可能遇到无法抵抗的敌人,千里符的作用极大。

他不能自私的将珍贵的道具浪费在这里。

而且现在的形势,不是杀掉申侯就能解决的。

申国已经与戎人绑在了一起,他们必须要攻破镐京,否则就是死。

“六月雪!”

洛成的目光最终落到了这件道具上,他想起家族典籍之中的记载,先祖洛文公曾用一支竹签化冰说退楚国熊顿。

“天命之说,世人半信半疑,若是真能让申侯见到这等神迹,心生恐惧之下,说不得还真能将大军退去。”

若是不成,便与叛军做过一场,反正勤王之军总会到来,邦周是亡不了的。

王廷之上的公卿贵族们,大部分心中都清楚,不要看申侯与戎人来势汹汹。

但真正有危险的只是天子姬涅一个人罢了。

即使天子姬涅当场战死,邦周也亡不了。

两百多年的邦周,正统的天命早已深入人心,申侯与戎人不可能是天下勤王大军的对手。

等到申侯和戎人一走,勤王大军扶立新王,又是一个崭新的邦周。

这些公卿贵族离开王廷之后,纷纷让公室之人回到采邑之中,将采邑之中的私兵带一部分来到镐京之中。

剩下的则留在采邑之中,继续防备可能到来的敌人。

他们将精锐的私兵调来镐京,主要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

申侯这么果断的起兵,以一国敌天下诸夏,实际上很多人已经猜到他想要做什么。

无非就是杀掉天子姬涅与太子服,扶持他手中的太子宜登上王位。

太子宜做了那么多年储君,自然有一批人是支持他的,如果能够造成既定事实,勤王大军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毕竟到时候太子宜是唯一的王位继承人,还能怎么办?

判断出申侯的目的,他们就知道自己这些贵族是没有危险的。

毕竟新王还需要他们这些大贵族拥立,他们调私兵过来,主要是防止在乱军之中直接被攻破府邸。

他们怕的不是申侯这种贵族,而是那些小兵小卒,这些人不一定能看出他们的身份。

万一被一刀砍了,那可真就冤枉死了。

这些心思不足为外人道,却都是心照不宣的。

……

申侯与戎王率领的大军速度太快了。

从泾水的上游一路上都是平坦的大道,这些戎人马匹战车都很多,称得上是转瞬即到。

一百年前曾经在这里拱卫天子的诸侯国,早就在历次的戎乱之中销声匿迹。

有的迁入了王畿,有的身死国灭,有的亡国之后公室到了其他诸侯国中做卿大夫。

这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像样的阻挡,联军竟然径直向着镐京城扑来。

那些畿内诸侯就直接将申戎的军队放了过去,申侯与戎王自然知道这些人恐怕打着前后夹击的想法。

但是他们带来的军队何其之多,只要直接攻破镐京,这些人根本对他们形成不了任何威胁。

申国距离镐京实在是太近了,勤王大军还都在路上走着,申戎联军就直接杀到了镐京城之下。

镐京的城门楼上,王畿的公卿大臣们望着城外不远处那些密密麻麻涌来的大军,各个都是惊骇莫名。

姬涅有些惊慌的问道:“虢公,这有多少人啊?”

他久居深宫之中,从来没有见识过战阵上的凶险,申国与戎人的联军铺天盖地,一眼望去根本就望不到边。

只能看到林立的兵戈,一辆辆雄武的战车,迎风飘扬的大纛。

虢石父哪里懂这些,只能含湖的回答道:“王上,怕是有十万大军啊。但是我军战车更多,还是能与贼军一战的。”

“洛侯!”

姬涅的目光落到洛成身上,洛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

申侯与戎王两人望着眼前的镐京城,眼中满是志得意满,下令大军扎营休息,之后攻城。

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来到镐京城下,按照烽火燃起的时间,勤王大军想要来还早,他们有充分的时间攻破镐京。

申国的高层正在研究着接下来的攻城以及城破之后的事宜。

一个信使走进大帐,单膝跪地说道:“主公,镐京来信。”

“姬涅昏君说什么?”

“信中定然是羞辱之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