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八章:褒姒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大概理清了王畿目前有些严重的问题,洛成有些心情沉重的见了洛氏在畿内的盟友。

目前王畿之中的畿内诸侯与百年前已经完全不同,当初不过是一块一块的采邑而已,地不足五十里,公卿贵族掌握权力主要是依靠世代传承的官职。

但是随着一代代天子将王畿之中的土地赐下,加上畿内土地兼并严重,现在畿内诸侯是真的诸侯。

他们拥有大片的土地控制权,爵位,畿内执政的地位,已经事实上与畿外的诸侯没有什么不同了。

洛成想要做事,自然需要他们的支持。

却说自从宫中夜宴之后,洛姜便经常进宫与申姜相谈,主要是为了安定申姜的心,以及给所有人一个信号。

那就是,姬宜的储位,洛氏一族保了。

这一招还真的挺有用,由于姬宜多年不在镐京之中,自然有很多有心之人暗流涌动。

现在这些事情都隐了下来。

但这件事却引起了褒姒的注意,她与申姜母子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关系,自然不能容忍现在这种情况。

只不过洛氏的声名她也是知晓的,只能暗自焦急烦躁,一个渐渐失去理智的女人是可怕的,洛成未曾设想过的事情发生了。

……

这一日姬涅来到褒姒宫中,便见褒姒在帷中垂泪。

褒姒出生时,姬昭曾经见过,她的美根本就不是人间能够造就,这是上天降下的背负气运之人。

倾国倾城亦不能形容她万分之一,现在泪水涟涟,真是天见犹怜,何况姬涅?

姬涅来到褒姒身边,握住褒姒柔荑,心疼道:“爱妃,什么事能让你垂泪啊?

寡人富有四海,无论你要什么,都能为你取来。”

褒姒便盈盈扑入姬涅怀中,泣声道:“王上,妾身本来只是邦周西陲一个小国的女子罢了。

能够有幸嫁给王上,这是上天赐下的恩典。

因为错误的蒙受了您的宠爱,还不幸的生下了孩子,王后便妒忌臣妾。

臣妾身份卑微,又恐惹得王上心烦,便不敢与王后争辩,没想到王后却愈发过分。

近日洛国夫人进出王后宫中,王后言语之中颇多怨愤之语。

还说要将太子召回,为她报仇,太子在申国这么多年,怨恨臣妾。

若他回来,臣妾母子的性命就悬于一线了。

臣妾的生死不重要,但服儿是您的王子,还请王上为臣妾母子做主啊。”

姬涅捧起褒姒的脸蛋,为她抹去眼泪,柔声道:“爱妃切莫担心,有寡人在,姬宜便永远在申国,寡人不会让他回到镐京的。

至于洛侯虽然势大,但洛氏最重规矩,恪守君臣之道,不会对爱妃不利。”

褒姒痴缠一番,哀道:“王上您是上天之子,自然没人能够违抗您的命令。

但是您千秋万岁之后,便是太子为君,到那日,妾身母子定然死无葬身之地了。”

说完便呜呜啼哭起来,几行清泪彷佛直接落在了姬涅心中。

姬涅怀抱着褒姒,又想起申国对自己的不敬与控制,更是心头大恨,叹声道:“爱妃,寡人早就想要废掉申姜,那戎人之女,怎么能做王后呢?

况且那申侯仗着国力强盛,又有戎人作为姻亲,对寡人不敬。

若是可以,寡人愿意即刻便立你为王后,立服儿为太子,那才是一件美事。

但是申姜是宣王时的大臣所迎立,她没有过错,寡人废掉她的后位,群臣恐怕不会同意啊。

尤其是洛侯,必然以周礼谏言寡人,那时应该怎么办呢?”

褒姒眼底闪过一丝冷光,很快隐去,柔柔的从姬涅怀中抬起头来。

微红的眼中还带着一层水雾,眼中满是对生的渴求,柔声道:“王上,周礼上说,臣子听从君主的话,是符合天道运转的;君主听从臣子的话,是不对的。

臣子应当向君主进谏,但是君主应该下最终的决定。

臣子心中即使不愿意,也应该听从君主的决定,这才是符合礼仪的。

群臣如果进谏,您可以说不见,这样就不会伤了您与臣子的感情。

等到事情平息,想必就没有人会再谏言您了。”

姬涅一听,只觉得这话说到了自己心中,便大喜道:“爱妃如此聪慧,此言诚是真知灼见。寡人明日便知会虢石父,昭告天下。”

虢石父是现在唯一在位的三公,从制度上来说,确实可以直接下诏。

但是一般都是召集群臣商议,才会决定某件事,然后开始走流程。

现在姬涅得到了褒姒暗示,竟然真的直接下诏,完全没有想到后续的结果。

褒姒这才绽放出笑意,见得这美景,姬涅心中大悦,更是洋洋得意起来。

……

翌日,一道旨意从天官官署而出,传遍四方。

“王诏曰:

王后申姜,本来是戎人的女子,因为先宣王的恩典,才能成为邦周天子的王后,得到天命的卷顾。

但是她不感念天家的恩德,反而因为姬宜不在身边,就对天子生出怨愤的言语,甚至诅咒天子。

真是恶毒啊!

难道这样没有德行的女子也能成为王后吗?

但是念在她为寡人诞下了王子宜,于姬姓有一份血缘的贡献。

寡人依照祖宗的规矩,废掉她的王后之位,将她打入冷宫之中反省。

邦周不能一日没有王后,夫人褒姒是有德行的女子,出身诸夏之国,上天卷顾她,寡人便册封她作为王后。

素王定下宗法制度,嫡子是上天赐下可以继承地位的。

自古以来,儿子因为母亲的血统才尊贵。

现在申姜不过是一个罪人,王子宜不过是一个罪人的儿子,他还担任太子,是不和礼制的。

姬服的母亲是王后,他便是寡人的嫡长子,以他作为太子,想必是上天认可的。

寡人册封王后与太子,是为了邦周的社稷。

用这封诏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