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七章:王畿弊政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场宴会之中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一个小圈子之中流传开来,那些利益相关的人开始不安起来。

本来还有些怀疑的人,在见到洛成旗帜鲜明的站在王后申姜这一边,而且一直待在太史寮之中,没有接触政事,也相信这位新一代的洛侯真的和天子的关系一般。

夜幕落下,洛成在书房之中捧着竹简在读。

宴会之上以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于他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

洛成敢于激怒姬涅,自然是有他的底气,姬涅即使愤怒,但是该给他的权力是不会少的。

权力表面上是由上而下的,但本质上是由下而上的,尤其是在这个王权不太振作的时代。

历代洛侯的力量来源,第一得益于历代天子的信任,第二得益于洛氏本身在邦周的体制所占有的位置。

甚至在康王和昭王的时代,他们两人能够一登基就手握大权,是因为他们完整的继承了素王与洛文公的衣钵。

这百年里洛氏的权势虽然在不断的衰落,但洛氏的地位依旧是特殊的。

百多年前洛文公时代担任摄政会议诸侯的六人,现在只有洛氏的后人还在王畿之中担任高位就是明证。

洛成并不喜欢姬涅这个天子,认为他志大才疏,没有自知之明。

索性眼不见为净,先到太史寮待一段时间,时间到了自然会开始接触政事。

王室现在对于洛氏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比如姬涅不喜欢洛成和前代洛侯,但是从心底里面,他知道这两人都是能做事的忠臣。

其他人可能会有不轨的心思,但是洛氏不会,这种政治层面的信任已经突破了人心的范畴,到了一种理所应当的地步。

况且洛成在太史寮中不是无事可做,可以详细了解王畿的情况,为后续执政打下基础。

洛成在太史寮中看着各种记录的典籍,很快就发现,镐京的问题比他想象中的大很多,而且问题各个都非常棘手。

这些问题有的是百年前洛文公已经记载在书籍中的。

每一代洛侯都会将自己一生的执政经验,记录在书籍中,留给子孙。

洛文公的记载种有他对邦周进行的一系列改革。

但是同时他也说明了,这些改革只是缓解问题,不可能彻底解决,之后执政的子孙要特别注意。

洛文公当年的改革之中,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就是再次大行封建,这条策略很成功,诸夏能够实际控制的土地大幅度增加了。

尹洛之戎被打压的很惨。

但是,对西戎的战争是失败的,到了姬涅时期,犬戎的势力已经昌盛到西部诸国不能制的阶段。

随着实控面积的增加,西部的这个问题比百年前更严重了。

从武王伐商到现在,邦周已经两百多年。

几百个诸侯国分布在广袤的大地上,和蛮夷进行着殊死的搏斗。

他们之间互相争夺生存空间,很多的丛林被开拓成可以耕作的土地。

诸夏列国在空旷的荒野上建立起了一座座城邑,蛮夷就生活在这些城邑之间的未统治地区。

随着不断生存空间的挤压,中东部的蛮夷力量越来越小,甚至列国之间的争斗烈度已经超过了夏夷之间战争的烈度。

但是在镐京这里,情况是相反的。

作为邦周的宗庙所在,这里同样开拓了很多的土地,但是犬戎势力越来越庞大。

宣王时代任用了一大批贤臣,团结晋国、申国、虢国等大诸侯国,取得了不错的武功。

但是连年对外用兵,同样让王畿的财政状况非常不妙,国人也开始厌战。

再加上后期宣王昏聩,身为天子,带头践踏宗法制,强行干涉诸侯君位的继承,甚至带兵攻打一个姬姓诸侯国,这让诸侯对他心生不满。

还滥杀大臣,导致忠臣也弃他而走。

最后失去了诸侯支持,又遭遇了千亩大败,王畿的军事力量损失殆尽。

之前本来就只是暂时被压制的犬戎,再次猖獗起来,开始向着王畿迁徙。

各个诸侯国城邑之间聚集的犬戎部落也越来越多。

戎人聚集在城邑周围,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姬涅依靠虢石父执政敛财,也许存在着打压畿内诸侯的想法,但这是不明智的。

他在贵族之中没有威望,国人对他也是多有忿怒之语。

失去了这两者支持,王畿的军力又亏空,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现在姬涅还能安稳的坐在王宫之中,完全是邦周完整的制度保护了他。

即使他的权力被侵蚀,依旧还是天子。

两百多年的分封制度、宗法制度、礼乐制度,让天子的威严深入人心。

宣王虽然晚年昏聩,但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还能算得上是一个中兴之主,而姬涅就完全不行。

在制度的保护下,他还能算得上安全。

所以他的第一选择应该是加强这个制度,寻求机会削弱其他人的力量。

而不是现在姬涅做的这样,宠幸褒姒,疏远王后申姜,甚至想要废后,立褒姒为后,让褒姒的儿子做太子。

这是再次公然践踏邦周制度,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真是不知死活啊!”

洛成旗帜鲜明的支持王后申姜和太子宜,就是告诉全天下,邦周的宗法制度还在,洛氏还在。

在邦周所有人心中,历代洛侯都是宗法、周礼的捍卫者。

但历代洛侯自己心里清楚,宗法与周礼都是维护天子统治的工具。

如果嫡长子很差想要换一个,这是非常合理的要求,毕竟这么多年洛氏的先辈深受无能君王的烦扰。

但不能这么明目张胆。

素王当年定下制度的时候,实际上已经留了暗门。

在制度中举出了很多种不能继承的例子,最常见的就是不能有明显的残疾。

他的先祖洛文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