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七章:定乱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如今勤王大军共分三路行军,以晋侯统领五万战兵走尹水,向熊顿的西侧迂回。

齐侯与宋公两人率领大军在熊顿北侧与他正面对峙,而且还缓步逼近,关键是军令一致,防止熊顿发挥出他最擅长的打短仗的本领。

第三路由郑伯率领,主要任务是占据房、蔡之地,防止熊顿向东劫掠。

这些时日,诸侯联军与楚军交战了不少次,对楚兵的悍勇深有感受,尤其是熊顿本人,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甚至甲胃都没用,他能直接把甲胃打的凹进去。

不过熊顿的处境依旧不太好,毕竟楚兵还是人少,而且这一战收获太大,楚兵都想要回国了,现在完全依靠着他崇高的威望镇压着。

这些时日,一车车的奴隶、财宝、粮食向着楚国运去,整个楚国的家底瞬间膨胀了一倍不止,仅仅姬完南征带来的财富就有这么多,可想而知,洛邑王畿之中有多少财富。

洛苏对双方的形势洞若观火,他来到这里就是要赶紧结束目前这种对峙的状态,维持目前庞大的勤王大军对财政的压力极大。

实际上,虽然勤王军现在对楚军形成了三面的合围,但是楚军只要愿意,随时能够直接顺着汉水而下,现在汉水五城全都在熊顿的手里,他进可攻、退可守,战略主动权完全握在他的手中。

洛苏来到前线一刻时间也没有耽搁,直接就派遣使者向楚军提出,要与熊顿商议。

熊顿一直想与洛苏见一面,这也是他不退兵的原因之一,两人时隔多年,再次会面却已是物是人非。

一缕清风拂面而来,两人对向而坐,洛苏没有带护卫,他有想过使用卫兵能不能擒下熊顿,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没有必要,也没有把握。

熊顿为洛苏与自己满满斟了一爵酒,有些感慨的说道:“洛侯啊,寡人想见你很久了,至今还记得,洛邑之大,只有你一人称赞寡人是‘邦周支柱,诸夏之光’,没想到如今再见,你效忠的王却死在了寡人手中。”

面对熊顿自称寡人,洛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他只是澹澹的说道:“楚子,由纪二人畏惧忠正之士清君侧,所以挟持天子,导致天子崩于乱军之中。你不是弑君之人,否则孤现在不是坐在这里,而是尽起大军,与你决一死战了。”

先将熊顿弑君的帽子摘出去,这场谈判才能谈下去,否则真的没得谈,弑君之仇如果不报,邦周的礼仪法度还怎么运行下去呢?

“哈哈哈。”

熊顿开怀大笑,对于洛苏称呼他楚子也没有丝毫恼怒,因为洛苏是素王之后,维护制度几乎是本能,“洛侯可真是一个妙人啊,只可惜你是素王之后,否则将你带回楚国,寡人或许也能得到天命卷顾了。”

洛苏望着大笑的熊顿,面上澹澹说道:“楚子,昨日之事不可追也,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孤到了此地,你就该退兵回楚地了。”

熊顿收起笑意,冷声道:“洛侯所言狂妄,甚是可笑,寡人麾下十万大军,姬完小儿尽起邦周大军也被寡人大败,如今进取汉水之地,又占据申吕,三面齐出可直击洛邑,你说退军便退军吗?”

熊顿脸色变冷,洛苏反倒笑了起来。

“诚如楚子所言,孤乃是素王之后啊,邦周社稷、天命归属,尽在孤的手中!”

他直直的望着熊顿身后波涛滚滚的江水,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楚子,你可知天意如刀,逆天之人,必被其责。

殷商六百年社稷也不能幸免,这申吕之地属实是大好风光,可若是天降大雪,大河结冰,又当会如何呢?”

熊顿听到洛苏恐吓之语,满脸不以为意道:“洛侯真是奇思妙想,寡人出生入死,不信这些,如今六月时节,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却见到洛苏依旧是一脸认真的神情,陡然回想起典籍之中记载的,当年素王东征时,向上天借来狂风的传说,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直冲他的脑门。

若是天降大雪,河面结冰,楚军将死无葬身之地!

熊顿浑身杀气瞬间直升而起,他直直的盯着洛苏,嗓中有些沙哑道:“洛侯想必是在与寡人玩笑,上天……”

洛苏彷佛没有感受到那几乎实质化的杀气,他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意道:“楚子坐,尝尝这杯冰酒,孤来时特意到宗庙之中,向老祖宗求来的,在这个时月能喝上一杯,可是一件快事。”

老祖宗!

素王!

“洛侯莫要玩笑,素王早在康王时便已薨了。”

熊顿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伸手拿起那杯酒,只觉刺骨生寒,定睛一看,竟然有厚厚的冰块凝结在上面,亡魂皆冒,直接失魂落魄的跌坐下来,喃喃道:“素王,这就是天命庇佑吗?”

望着洛苏那张儒雅的脸,想着若是大雪降下,不知有多少楚军能够逃出生天。

熊顿心中不禁生出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先杀了洛苏,再率军与勤王联军拼一场,不枉他在这世上走一遭。

一看熊顿表情,洛苏就知道熊顿心中估计已经在思考杀了自己,他本来也不打算将熊顿真的逼急,便再次取出一个酒爵,斟满酒推过去,笑道:“楚子不必如此慌张,若是要将楚军一网打尽,孤今日便不会坐在这里。”

已经心神俱震的熊顿闻言忙道:“洛侯有何教寡,不,教孤的。”

见到熊顿态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洛苏不禁感慨神器真是好用。

刚才他使用了一支老祖宗赐下的竹签,在酒爵上凝上冰块,加上先祖的威名事迹,以及邦周多年来失志不渝的天命宣传,瞬间就制服了熊顿。

实际上就算是真的用了六月雪,也不可能将一条大江冻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