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诡计、阴云、先败  花非花月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事实上,姬完的命令所引起的轰动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大。

要知道这个时代,能负甲的战兵可不是普通人,那些能统领一小队的基层军官都是拥有采邑的基层贵族。

基层士兵也都是脱产的精锐,这些贵族从小训练,就是为了给天子服兵役,军事素养相当高。

姬完这种命令传下来,到达基层就形成了轩然大波。

天子六军这种精锐中精锐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命令下来,他们连日行军本就疲累,这种情况之下怎么能够去渡河进攻呢?

但是面对数十年积累下的天子权威,这些天子的附庸只能听从。

统兵大将都是天子卿大夫,位比诸侯,但面对盛怒的天子,没人敢去顶撞。

邯侯很快就见到了名单上最重要的一个人——余伯修,他也算是素王之后。

先祖是素王庶长子,被封在余地,同时也是这次亲征中辖制两军的将领。

“余伯,王上这是乱命,绝对不能按令行事,否则恐怕要落得一个全军覆灭的结局。”

邯侯的声音有些急切,余伯安抚道:“邯侯不必如此急切,太傅离开洛邑之前,曾经告知过修。

若是有乱命,便假意为之,寻求时机保全自身。现在王上正处于怒极的状态,孤自然不会奉命,邯侯可有什么办法吗?”

听到洛苏早就嘱咐过余伯,邯侯微微放下心来,沉吟道:“大军肯定是不能渡河的,必须要好好休整,孤不懂统兵,不知我军几日能休整完毕。”

余伯微微思索道:“连日行军,三日为好。”

邯侯喃喃道:“三日,也就是说要拖延三日,既要让天子看到我军在渡河进攻,又不能真的让我军进攻。”

突然他眼中一亮喜声道:“余伯,孤有一策,你看能不能施行。”

“哦?邯侯但说无妨。”

邯侯便将自己的奇思道出:“军中辅兵、奴隶众多,不如派遣一员小将,将这些辅兵、奴隶换上我军服饰,带上旌旗军旗,日夜渡河,船上不多站人,只做虚幻遮掩,造成大军蜂拥的假象,我军便在汉水边扎营,让将士们好好休整,天子不懂军阵之事,定能蒙骗过去。”

“邯侯好计策,孤这便派人去做。”余伯喜声道:“太傅曾对孤说过,邯侯临乱有急智,如今果不其然,我们二人这一次一定要精诚合作,由纪二人都没有才能,此次南征便依靠邯侯了。”

邯侯又派出信使与名单上的几人沟通,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看看熊顿是不是真的像洛侯苏所说的那样勇不可挡。

楚国的使者乘着姬完暴怒悄悄地熘走,片刻也没有歇息的向着王都而去,熊顿从使者口中得到了姬完暴怒出兵的消息,又从两处驻守的将军口中得知王军的先头部队正在对岸起帆,看来是要渡河。

见到姬完果然中计,熊顿便对着左右笑道:“姬完果然是个无知小儿,这样不懂得体恤将士的君主,怎么可能获得将士的效忠呢?寡人猜测周人军中定然人心浮动,心中必然有怨气。

传寡人令,各师长按照先前指示放周人前军过河,待他们的中军渡河之时再行攻击,切记小心谨慎,周人军中必有能人,事不可为便先行撤退,等寡人亲自披挂上阵再行决战。”

熊顿很是谨慎,他相信周人军中必有能人,不可能真正不反抗姬完的乱命,毕竟抗命最多就是被天子贬斥,回国还能享受荣华富贵,真听了姬完的命令,那可是真的会送命的。

楚国之中现在有精兵一万五,都是熊顿一手带出来的,其中有五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这些人成分比较简单,主要是当初追随楚国先祖建国的功臣后裔、这些年南迁的殷商后裔、以及从其他诸侯国中掠来的国人,在这个遍地是南蛮的地方,这些人都紧紧地围绕在熊氏的周围,是楚王的基本盘。

军中数量最庞大的自然是奴隶兵,熊顿这些年征服了很多的南蛮部落,所以他军中的奴隶蛮兵极多。

这些蛮兵主要作为炮灰以及做苦力,列国的军队之中都有大量的奴隶兵,表现好了就能得到赏赐成为自由人,就算得不到国人的地位,但也不再是肆意被打杀的货物。

熊顿将自己麾下的奴隶兵分到另外两个将军手中,自己则带着精锐人马与姬完对峙,如果能提前将姬完这边打崩,甚至活捉邦周天子,另外两路大军自然就不战而胜。

即使姬完这边比较谨慎,也能在周人另外两军援救天子的时候予以打击,围点打援向来都是非常好用的战术。

南方气候湿润,土地较之北方松软,而且溪流、丛林极多,熊顿已经给姬完准备了这种大礼,他会让洛邑的天子明白,打仗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兵员数量的比拼。

在熊顿与姬完分别下令出兵之后,驻扎在邓国的余伯修开始装模作样,驻扎在卢国的起子以及鄀国的成伯则开始整顿大军,准备让前军率领一师的人马过河,先行探路,随后再派遣两师的人马过河,这样整个前军就能掩护稍后渡河的军队。

疲累的士兵坐在大船上,这些人大多都是北方人,这一路上走来,本就有些水土不服,再被大船一晃,不少人更是晕起船来,昏昏欲睡,浑身无力,但是军令是不能违抗的,只能向前,但是军中的怨愤之言却是越来越多。

姬完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些事的,他站在邓国的城墙上,望着旌旗飘扬,无边无际的军队,心中不由豪情大发,对于熊顿的挑衅早已抛之脑后。

在现在的他看来,熊顿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肥羊,那番挑衅不过是临死前的猖狂罢了。

在这种有些诡异的气愤中,三支王军的前军基本上都渡过了汉水,其中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