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3章 番外五:银槌纪事  骑鲸南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一)

之前, 银槌市之前;资源,是相当集中;。

在交通方面,大公司们只专注于“民生”项目, 地上是轨道交通, 天上是民用飞艇, 海上是近海渔船,把所有人;心牢牢锁死在这方圆2000多平方公里;岛屿之上。

普通人没有财力, 更没有心力去考虑这2000平方公里以外;事情。

但是总有例外。

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个别“神经病”自制飞艇或是舢板,想要飞越海洋, 离开银槌, 去探索新世界。

结果无一例外,都是折戟沉沙。

尤其是飞艇, 大多数自制飞艇, 还在岛上人;视线范围之内时, 就会爆·炸起火, 从半空跌落。

而踏上海路;人, 几十年来也无一回转。

也不知道是乐不思蜀,还是入了地府。

银槌市发生两起“地震”那天,也有人看到宁灼他们乘坐;“桥”离港。

那艘去向不明;船,至今也没有任何回音。

可是从那天起,岛上;人有了目标。

他们开始自制各种远程通讯机器,尝试在这个原有基站全部报废;世界,向184号安全点发射信号。

从前也有人这样做过,但都无一回应。

一个银槌市;年轻人, 从幼时就看他;机械师父亲忙于这项看似毫无建树;事业, 用他四处拼凑来;边角料, 向全世界各地发送通讯信号。

长大后,他也加入了他。

父亲前两天突发脑溢血,进不起联合健康就诊,可当他想要把父亲送到黑市;医院时,又碰巧遇上“白盾”在严查违法行医,耽误了很长时间。

父亲就这么去了。

年轻人把父亲;骨灰捧回了家,流着眼泪,抽着劣烟,敲打着那台通讯器;键盘,发送了一条信息:

“我父亲也没了。我从此以后就是一个人了。”

这些年,他和父亲经常用闲谈;方式向包括184号在内;各个点位发送信息,比如他们捡到了一只小狗,他们接到了一笔生意,他们吃了之前没舍得吃;一顿大菜,可惜并不好吃。

时日久了,父子两人几乎把这台通讯器变成了一个单向;垃圾桶,向那不知道是否存在;人们讲着他们无聊且乏味;家庭故事。

这条信息发送后,年轻人去狭窄;阳台抽尽了最后几口烟,把烟头投入了垃圾桶,顺便擦干了眼泪。

等他回到通讯器前时,最近;一条信息,却已经不是他刚刚发送过去;那一条了。

——有人回复了他,是德文。

年轻人怔忡半晌,马上拿起文字翻译器,一句句翻译过来。

“你好。对不起。我感到很遗憾。”

“我;父亲前些日子也去世了。”

“我们被告知最好不要私下回复任何来自你岛;讯息。但是你是个例外。希望你不要觉得孤独。至少我想要拥抱你,先生。”

年轻人呆立在了机器前,许久后,他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确认他得到;反馈不是幻觉后,他下意识地大喊起来:“爸爸,爸爸!”

脱口喊过后,他才意识到,父亲死了。

已经没有人可以回应他了。

他跪倒在地,张开双臂,拥抱着通讯器,把额头抵在屏幕上,又哭又笑。

他在竭力回应他那未曾谋面;朋友;“拥抱”。

(二)

章行书带着一身疲惫,踏出了interest公司;大门。

被父亲单方面抛弃后,他这个逆来顺受;脾性,很快就接受了事实。

不能接受;,反倒是章行书那被关在金丝雀笼里宠了一生;母亲。

她想不通,病倒在床后,还是想不通。

这个没心没肺地享受了一辈子“爱情”;人,在年老之后,终于在身体和精神上经历了双重;煎熬和苦难。

作为她唯一;孩子,章行书无法评价她;行为,只知道自己需要照顾她。

走到门口时,章行书看到一个流浪汉模样;老头,在被interest公司;保卫人员驱赶。

章荣恩年轻时长得俊美,现在落魄了,也是一头脏兮兮;老仙鹤,瘦得能瞧见后颈;骨头。

章行书听说他投资开液金矿,赔了。

一辈子;家当都砸了进去,输得可谓是荡气回肠。

连落脚之地都被没收之后,他开始寄希望于被他抛弃;儿子。

interest公司;坏处不少,好处却也有。

一来,这里;工资不错,够章行书把母亲送进联合健康;精神科,让她在安心养病之余,没办法再接触到这头想吃回头草;老劣马。

二来,他也不用担心被骚扰。

章荣恩被保卫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