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001 老父亲的信  方俞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

【眼前的世界似梦似幻,被蒙在一片白纱下的人形剪影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可那低声的呢喃实在太过微弱,根本无法分辨。】

【正当要靠近些聆听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吸扯力将一切拖入白纱之中,那隐匿在其中的人形剪影根本不是生物。】

【而是一片宇宙,一片虚空,一片未知。】

【现在能听清了,现在能听清白纱之下的低语声了,那是一种极其诡异莫名的语言。】

【好似能听懂,却又无法被理解,无数光怪陆离的知识被灌输到脑中,要将头皮撑破,让人几近疯狂。】

青年喘着粗气从睡梦中惊醒,猛地起身手肘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转头看去一盏提灯翻倒在地。

里面插着半截黑色蜡烛,上面抖动着苍蓝色的火焰。

他看见火焰即将灼烧到旁边那张皱巴巴的信件,赶忙将提灯扶正。

现在大白天的为什么要点灯。

青年不解,他猛地朝向苍蓝色火焰吹了口气。

诡异的是看似即将熄灭的火焰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吹灭。

灯座上繁复的花纹雕刻越看越心悸。

本就有些迷茫的思绪在苍蓝色火焰的影响下变得更加混乱。

青年不想和这盏提灯共处一室,赶忙从湿漉漉的帐篷中走了出来。

他近期好像经常会做刚刚那个梦。

在那个梦中有某种未知想与他交流。

但他的精神无法承受对方传递的信息。

他每次在接收到断断续续的半句话时,便会伴随着精神层次的剧痛醒来。

恶心、难受,灵魂仿佛要被抽离一般。

不过这次接收的信息与以往不同。

仿佛是在催促他去做什么。

但在梦中可以理解的意思,在醒来后就变得模糊不清。

“杜格大人,您醒了。”

帐篷外一名卫兵模样的男子看青年走了出来,赶忙上前慰问。

此时的青年记忆依然有些混乱。

他记得自己好像叫杜维。

可面前站着的卫兵却称呼他为杜格。

仔细一看这人他还认识,正是父亲的亲卫,名为霍华德。

可为什么现在会保护着自己。

而自己又为何会在这里。

等等,自己又好像不叫杜维,而是杜格-维克多。

杜维的思绪有些混乱,他环视一圈,观察周遭的情况。

此时此刻他们正位于山谷之中。

除了刚刚上来搭话的卫兵,还有十余人在四下巡视,这些人都是父亲的亲卫。

杜维隐约回忆起些许事情。

在被充满绝望火焰所包裹着的城镇中,父亲将他口中的传承之物交予自己。

之后便带着部下重返战场。

只身前往魔兽肆虐的外城,为正在撤离的民众争取时间。

记忆至此便中断了,再想回忆后脖颈就会隐隐作痛。

杜维揉了揉发胀的后脖颈看向身旁亲卫,

“霍华德,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的父亲后来怎样了?”

霍华德撇了一眼杜维红肿的后颈,吞咽了下口水。

当时情况紧急。

杜维的父亲要他带着杜维进入暗影之森,躲进这处隐蔽的山谷。

可杜维极力反抗。

想要与父亲一同出城迎击魔兽。

霍华德不得已只好一手刀将杜维打晕。

然后扛了过来,看现在的情况少爷应该是失忆了。

求生欲很强的霍华德心知肚明。

这时候就要对少爷说些善意的谎言:

“当时情况紧急,老爷让我们带您先撤到这里,城里着了大火浓烟滚滚,您可能是被呛晕了,我们看您不省人事,就背着您过来了。”

杜维狐疑看向霍华德。

不确定他的话语里有几分真假。

要真是被呛晕了,那就是一氧化碳中毒。

自己应该面红耳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后颈阵痛。

等等,一氧化碳是什么。

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杜维再次尝试捋清思路,回忆过往。

记忆中的父母即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对于杜维,而熟悉则是对于杜格。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有两个身份在这幅躯壳中,难道是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又是什么?

杜维头皮发麻,越想越晕。

霍华德看少爷眼神急切,焦躁的抓耳挠腮,似乎在尝试着回忆起某件事。

这要让他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还得了,霍华德赶忙上前打断。

“少爷,老爷给您留的那封信看完了吗?”

临行前老爷特别嘱咐过霍华德,一定要提醒少爷将信全部看完。

杜维的思绪被完美打断,一脸茫然的看向霍华德。

霍华德乘胜追击,继续说道:

“就是老爷临行前交给您的信件,上面的内容很重要,一定要看完。”

杜维挠头,突然想起帐篷内的确是有一封皱巴巴的信件,刚刚还差点被提灯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没有了 目录 下一页